首页 > 新闻 > 海外市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欧洲央行按兵不动市场反应平平,那个“不惜一切代价”保卫欧元的人期满交舵

第一财经 2019-10-24 22:47:41

2011年上任至今,欧洲央行在德拉吉的掌舵下,克服了2012年的欧债危机;2017年欧元区经济增速创下10年最高水平;2018年欧洲央行结束了长达4年,2.6万亿规模的购债计划,向货币政策正常化迈出第一步;眼下又因全球贸易摩擦以及政局波动导致经济再次下滑,不得不重启量化宽松政策。

当地时间10月24日,欧洲央行在10月议息会议上选择按兵不动,符合市场的普遍预期,毕竟9月份该行刚刚宣布降息10个基点并且重启资产购买计划。在挣扎多年后,“黔驴技穷”的欧洲央行终于重返量化宽松的老路。

比起毫无悬念的议息会议,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Mario Draghi)任期内最后一次新闻发布会更令人期待。他将如何为自己是否应该用“大水漫灌”的货币政策来维持经济增长的争议进行辩护?他将如何号召发展不均衡的欧元区国家放宽财政政策,来改变每况愈下的经济现状以及看上去无法企及的通胀目标?

“欧元区通胀乏力的主要原因是货币政策有其局限性,必须要财政政策来推动通货膨胀。尽管德拉吉多次暗示,但欧元区经济的火车头——德国,始终不愿放松财政政策,希望最后一次德拉吉能够把话说开。”英国智汇外汇交易公司首席市场分析师阿斯兰姆(Naeem Aslam)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说道。

欧洲央行年内难有大动作

北京时间19时45分,欧洲央行公布了最新的利率决议,维持主要再融资利率在0.00%不变,将存款利率维持在-0.50%不变,将边际借贷利率维持在0.25%不变。欧洲央行重申自11月1日起重启净资产购买计划,规模为每月200亿欧元。

欧洲央行表示,如有需要将持续购债,并且将在加息前不久停止购债。预期利率将维持在当前或者更低水平,直至通胀前景稳定转向接近但低于2%的目标水平。

此前市场普遍预计,由于这是德拉吉在任的最后一次议息会议,透露未来欧洲央行行动方向的可能性很小,因此也不会对市场产生明显影响。

利率决议公布后,欧股反应较小,欧洲斯托克600指数上涨约0.6%,德国DAX指数涨幅一度接近1%。欧元对美元快速走低,盘中维持在1.110附近。

德拉在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需要在更长时间内维持高度宽松政策立场。“我们认为经济下行风险突出,通胀依然温和。”德拉吉说道。

北京时间24日下午公布的欧元区经济数据似乎再次证明欧洲经济复苏乏力,甚至逐渐靠近衰退边缘。

数据显示,10月份德国Markit制造业PMI为41.9,比前值略有回升但仍不及预期;欧元区制造业PMI数据同样低于市场预期,这给欧元区第四季度经济增长前景蒙上阴影。

Markit经济学家史密斯(Phil Smith)分析称,德国制造业PMI数据在一定程度上打压了第四季度制造业恢复的希望。“欧元区这个最大经济体的经济活动进一步出现萎缩,潜在需求继续走软。”史密斯说道。

“9月会议后公布的数据显示,欧元区经济的基本动能进一步放缓。我们对增长前景持怀疑态度,预计到今年年底经济将出现小幅收缩。”法国投资银行Natixis分析师舒马赫(Dirk Schumacher)在研究报告中说道。

FXTM富拓市场分析师陈忠汉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虽然欧洲央行9月份推出了支持措施,德国也实施了有限的财政刺激措施,但投资者并不完全相信这些措施足以抵消影响欧洲经济面临的挑战。“在国际贸易关系和英国脱欧僵局没有取得重大进展前,预计欧洲经济将继续维持目前的低迷状态。”陈忠汉表示。

对于短期内欧洲央行行动方向,贝伦贝格银行(Berenberg)分析师汉斯(Florian Hense)认为,9月份欧洲央行的宽松政策引发广泛争议和明显的内部矛盾,预计欧洲央行的政策将在今年余下时间内保持不变,甚至在2020年的大部分时间内保持不变。

德拉吉的政治遗产

2011年上任至今,欧洲央行在德拉吉的掌舵下,克服了2012年的欧债危机;2017年欧元区经济增速创下10年最高水平;2018年欧洲央行结束了长达4年,2.6万亿规模的购债计划,向货币政策正常化迈出第一步;眼下又因全球贸易摩擦以及政局波动导致经济再次下滑,不得不重启量化宽松政策。

德拉吉给人留下最深印象的一次公开演讲,莫过于2012年7月26日,德拉吉在英国伦敦兰卡斯特官邸参加会议,就如何应对当下全球挑战发表演讲时说道:“在我们的职能范围内,欧洲央行会不惜一切代价(Whatever it takes)保护欧元。相信我,我们足够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不惜一切代价”这一强有力的态度为当时面临分崩瓦解危机的欧元区注入了一针强心剂,随后欧元区国家的债券收益率稳步下降。

“德拉吉保住了欧元区的单一货币,这可以说是他任期内最大的功绩”阿斯兰姆对第一财经记者说道。除了拯救欧元之外,阿斯兰姆认为德拉吉的另一个重大成就是欧元区的就业增长,他在任期间,新增1100万个就业岗位。

但与此同时,德拉吉在任期间最大的遗憾,也是欧洲央行最重要的使命之一——稳定物价、提高通胀率至目标水平,并没有实现。

欧盟统计局10月16日发布数据显示,9月份欧元区通货膨胀率同比为0.8%,较上月回落0.2个百分点,较上年同期更是回落了1.3个百分点。

阿斯兰姆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9月份重启量化宽松政策可以看做是德拉吉为了提振物价稳定通胀做的最后努力,但很明显形势并没有好转,通胀依然萎靡不振。

“目前欧元区的经济单纯依靠宽松的货币政策已经无法解决,必须要调动欧元区国家,尤其是德国的积极性,实施宽松的财政政策,这也是留给德拉吉继任者的难题。”阿斯兰姆说道。

新任行长的难题

即将上任的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带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任总裁的光环接手欧洲央行面临的难题,如何继承并突破德拉吉留下的政治遗产成为拉加德面临的考验。

“拉加德最紧迫的工作将是弥合分歧,并要求所有欧洲理事会的成员集中精力向公众共同解释重启QE和购债这一决定,而不是强调分歧。”汉斯说道。

在欧洲央行9月份议息会议后不久,欧洲央行执行委员会成员劳滕施莱格(Sabine Lautenschlaeger)于9月25号意外宣布辞职,市场纷纷猜测,作为对欧洲央行降息并重启量化宽松政策最强烈的反对者之一,劳滕施莱格这一举动凸显了欧洲央行内部鹰派和鸽派之间的分歧。

值得一提的是,劳滕施莱格是欧洲央行20年历史上任期内辞职的又一位德国政策制定者,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近年来经济复苏领先于欧元区其他国家的德国,对于欧洲央行鸽派政策的不满。

“投资者渴望听到拉加德作为欧洲央行行长发表的观点。她需要在一定程度上改变现状,这意味着改变欧洲央行制定欧元区政策的方式及其对价格稳定的定义。”阿斯兰姆对第一财经记者说道。

责编:王蕾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