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产经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上市航司三季报多下滑,盈利水平进一步分化

第一财经 2019-10-31 20:05:43 听新闻

大部分国内航企的净利润仍同比下滑,只有华夏航空(002928.SZ)和春秋航空(601021.SH)实现了逆势增长。

截至今天(10月31日)),所有航空上市公司都已公布三季报,尽管与去年相比,油价上涨和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带来的汇兑损失影响在减弱,但大部分国内航企的净利润仍同比下滑,其中海航控股的下滑幅度最大。

三季报显示,中国国航(601111.SH)、东方航空(600115.SH),南方航空(600029.SH)、海航控股(600221.SH),吉祥航空(603885.SH),山航B(200152.SZ)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都同比有所下滑,只有华夏航空(002928.SZ)和春秋航空(601021.SH)实现了逆势增长。

盈利同比整体下滑

从营业收入来看,上市航空公司中的南方航空、中国国航、东方航空排在前三位,这与三家航司的机队规模略有不同。

而从净利润来看,三大航的排名更是发生了变化,分别是国航、东航、南航,这个排名与剔除规模效应后更能反映三家盈利能力的收入利润率排名也是一致的。

今年前三季度,只有春秋和华夏两家民营航司实现了净利润增长,这样的成绩单其实在上半年已露端倪。民航半年工作会上曾披露,今年上半年,民航全行业累计盈利316.1亿元,同比下降2.4%,其中航空公司盈利同比减少24.5%,上市航司中同样只有春秋和华夏两家民营航司实现了盈利增长。

都说民航“靠天吃饭”,意思是航空公司的业绩极大地受宏观经济、油价、汇率等客观因素的左右。去年几家上市航企的业绩不理想,就是因为油价同比上涨,以及人民币对美元的贬值带来的汇兑损失扩大。

但从今年上半年各航司公布的财报来看,油价和汇率并没有带来太多负面影响,新的问题则来自于客运增速的放缓,以及客票收入的难以提升。

不过,尽管整体的供需环境并不是很理想,航空公司今年的业绩变化也受会计准则调整的影响,但具体到不同的航空公司,还是展现出了越来越大的盈利能力差别。

为此,第一财经记者计算了更能反映各家剔除规模因素后盈利水平的“收入利润率”(净利润除以营业收入)。与2019年上半年相比,春秋航空依旧排名第一,高达14.86%,吉祥和华夏排在第二,分别为9.5%和9.08%,其次是国航的6.56%,山航由于三季报扭亏,收入利润率(4.7%)超过了东航(4.68%),南航(3.09%)和海航(0.24%)。

春秋华夏增长为什么

相比之下,业绩逆势增长的春秋航空,则以相当于南航十分之一的营收,实现了相当于南航四成的净利润,并且上半年的客座率和客公里收益都是双升,也显示了宏观经济减速下的民航需求受影响,低成本模式的优势会更加明显。

另一家盈利逆势增长的华夏航空是国内唯一上市的支线航空公司,半年报显示,公司获得的航线补贴数额1.49亿元,已经超过了其净利润1.41亿元。三季报的投资收益增长997%,同样是由于航线补贴的增加。

在此之前,华夏航空曾公告获得政府补助2.17亿元,该笔补助将计入第四季度业绩。

据记者了解,华夏航空是典型的支线运行模式,地方政府的航线补贴是重要的收入来源。不过如果查看其他上市航企的半年报可以发现,目前各家航企获得的补贴数额都比去年同期有所增加,有的补贴数额甚至超过了利润总额。

事实上从去年开始,各家航企获得的补贴数额就都比上年有所增长,这与在民航局“控总量调结构”的要求下,国内航企新开通的航线更多是三线城市,部分城市当地政府会有一些保证公司毛利水平为正的补贴政策不无关系。

此外,对于一些具有战略性意义的航线(尤其是国际远程航线),航空公司在开通的前1~3年,一般都可以从地方政府或者民航局那里获得数量不等的航线补助,比如海航就在深圳开了15条洲际航线,而深圳市政府为鼓励航企开洲际航线的航线补贴也是相当大方。

责编:陈姗姗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