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科技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失去老罗,张一鸣的坚果手机多了什么?

第一财经 2019-11-01 12:22:30 听新闻

虽然失去了老罗,张一鸣与字节跳动给予了坚果手机团队更多资源与新角色:硬件中台。

“为什么没有离开?”

在回答第一财经记者这个问题时,原锤子科技首席运营官、现字节跳动新石实验室总裁吴德周示意话筒交给方迟。

“我们留下来一定不是为了钱,”原锤子科技UC设计总监、现字节跳动坚果手机设计师方迟称,“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从事产品工作以及UI设计的同事,实际上对做操作系统或做手机这件事是有情怀在里面的。我不认为我们输了,之前我们在商业化上不是特别成功,但我们做出来的产品一点不比别人差。”

2019年1月22日,字节跳动官方证实收购锤子科技部分专利使用权,将探索教育领域相关业务,并称有锤子员工入职公司,系正常的人才流动。

10月31日,坚果手机发布会现场,吴德周公开回应称,除了罗永浩以外,原锤子科技的软硬件核心团队都加入了字节跳动,原坚果品牌名称和英文品牌“Smartisan”将被保留。

没了老罗,没了黄牛,没有相声,时隔一年,坚果手机团队的整体风格已然不同;但他们所坚持的,又似乎根本没有改变。

留在红海

不论是现场、直播间、还是微博等诸多社交场合,消费者对老罗的讨论没有断绝,但时隔一年,这种讨论更多地演变为“怀念”。

吴德周也在现场称,“我也知道你们今天晚上可能会有一点不习惯,因为过去7年里,每一次发布会从舞台后面走上来的都是另外一个人,一个有点胖、身材魁梧的人。”

跳至局外的罗永浩在其个人微博忙着为小野电子烟做宣传,而剩下的坚果手机团队仍留在这片智能手机红海战场。

10月30日,全球调研机构Canalys发布最新数据,中国智能手机市场今年第三季度出货量从第二季度的9760万部小幅上升到9780万部,较去年同期下降3%。除华为外,其他几家手机厂商均出现不低于 20% 的份额下降。坚果手机团队坚持的道路并不好走。

吴德周称:“锤子科技历史上的优势一直是工业设计还有操作系统,以及整个用户体验,之后的产品还是会在这些方面上持续地做创新,这是我们会一直区别其它所有手机品牌的巨大的差异化的点。”

但需要注意的是,不同于过往手机产品讲究软件与硬件的结合,当下手机红海战场,头部手机厂商已然提前进入5G手机价格战。

10月31日,工信部副部长陈肇雄和三大运营商正式开启5G商用仪式。陈肇雄表示,网络设施不断完善,今年年底将开通13万个5G基站,北京上海等地将连片覆盖。

在如此紧锣密鼓的5G布局态势下,坚果手机将5G新品的时间线延迟至2020年。吴德周称,坚果在5G布局上确实有一点晚,但没关系,后面我们会快速跟上,5G对大家来说都是一个非常大的机会。

Canalys移动业务全球副总裁彭路平表示,鉴于华为在5G网络部署中和运营商建立的紧密关系,以及其拥有能与本地网络兼容的5G芯片组等关键零部件的控制权,华为现在的市场地位将会在5G时代得到进一步巩固。这给OPPO、vivo和小米带来了巨大压力。

优势互补

虽然失去了老罗,但作为“后爹”,张一鸣与字节跳动给予了更多,包括更充沛的资金支持,不会逼到极致的自由发挥空间,边界模糊资源互补的部门配合,以及字节跳动强势的商业化运作能力等,此外,坚果团队还多了一个新角色——硬件中台。

方迟在现场演示四摄排布时表示:“一直以来,过去的锤子手机在相机方面做得不够好,主要还是因为公司太小,无法投入这么多资源。而今天,这一切正在向非常好的方向发展,也因此,产品直接从三摄跨越至四摄。”

方迟称,从坚果团队刚进入字节跳动起,相机部分就被列入需重点进步的部分,坚果团队基本上会参与头条各个相机部门及影像部门的双周会、双月会,会有专门的产品经理跟他们一起讨论,我们提出诉求,他们给我们反馈最新的技术进展,如此反复对接跟进。“实际上字节跳动是一家边界非常模糊的公司,所以我们资源互相拉齐的时候没有遇到什么特别大的障碍。”方迟表示。

另外,字节跳动的强商业运营能力也被寄望于拯救坚果手机过去一直羸弱的商业化能力。对此,吴德周表示,实际上创作最容易出现的问题是你真的想到了一个点子,但你的方向不是特别对,而且你没有办法去验证,只能围绕着这个点子一直在做东西,但是它的可行性或者最终的数据反馈却不会是你预期的那个样子,而字节跳动可能会帮助我们更准确地看到未来发展的方向。

在回答关于坚果手机于整个字节跳动内部的战略定位问题时,吴德周反复强调了“硬件中台”的理念。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坚果手机会为整个字节跳动内部所有的硬件项目提供工业设计、供应链、生产、销售等相关支持,字节跳动公司内部也的确有很多团队在做硬件产品,所以我们都会去支撑它们,同时生产研发我们自己对应的产品。“字节跳动还是希望我们做软硬件结合的产品,这样真正让客户体验更好。”

“字节跳动有非常强大的技术实力,无论是视频还是整个中台能力,”吴德周称,坚果团队的强项更多是在硬件和操作系统方面,而字节跳动在软件上方面,尤其是在视频、影像等方面给了我们很大的补充。

未来,吴德周表示,坚果团队大的方向还是会走中高端精品的路线,只要用户有需求,我们还会继续做下去。“大的方向是往手机+智能硬件的方向走,尤其是教育类的智能硬件,当然我们可能还会有其它的智能硬件出来。”

10月14日,字节跳动宣布计划于明年年初发布一款直接面向用户的K12教育硬件产品,该产品由原musical.ly创始人阳陆育负责,依托字节跳动AI团队及吴德周的硬件团队。过去数年,字节跳动持续探索教育领域,如投资美国大学Minerva,收购学霸君,孵化好好学习、gogokid、AI KID等产品,坚果团队在硬件领域的积累,或将帮助字节跳动以全新方式切入家庭教育场景。

责编:刘佳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