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评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林采宜:中国不同城市的居民富裕指数

第一财经 2019-11-20 11:38:28 听新闻

作者:林采宜 ▪ 刘星辰    责编:任绍敏

在32个主要城市中,除去一线城市之外,居民收入最高的依然是东部地区,如苏州、杭州、厦门和青岛。

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市场经济的发展促使我国居民的富裕程度大幅提升,从1992年到2018年,人均储蓄存款余额自1000元增至5万元以上。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2027元增至39251元,年均增速12.1%;人均消费性支出从1672元增至26112元,年均增速11.2%。

总体数据看着很辉煌,但区域之间、城市之间的差异在不断扩大。本文甄选32个主要城市为样本,考察不同地区、不同城市的富裕指数。画出时代的“富裕”地图。

各主要城市的富裕指数

全国四大地理区域中,居民富裕指数从高到低分别为东部(122)>东北(105)>中部(103)>西部(97)。东部地区凭借其高收入与高消费依然占据绝对的优势地位。东部地区的平均生存型消费比例为全国最低,发展型消费比例为全国最高,跟当地人口老龄化有关。西部地区总体收入水平和消费水平较低,且城镇化率较低,因此,居民的综合富裕程度最低。

一线城市北京、上海、深圳和广州居民富裕指数最高。除去收支因素之外,决定其排名靠前的还有政府民生支出。如北京市政府用于教育医疗社保的人均民生费用超过1万元,上海9589元。同时,杭州、苏州的居民富裕指数接近一线城市,其中苏州的发展型消费比例高达36.6%,居民生活水平之高可以想见。

中部地区中,长沙的居民富裕指数最高(119),仅次于一线城市及苏杭两地。其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为中部地区最高水平,发展型消费比例为全国最高,达39.7%。相比之下,郑州、南昌、合肥的富裕指数位于全国平均线及以下。

西部地区中,最富裕的是乌鲁木齐,其富裕指数高达116,仅次于厦门(118)。主要原因在于,当地的居民消费支出较高,占其人均可支配收入的84.8%,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仅为66.5%。同时其生存型消费中的食品和居住支出比例较低,发展型消费中用于医疗及交通通信的比例较高,这也与地区的老龄化以及当地汽车拥有量较多有关。

东北地区中,沈阳较为富有(富裕指数为113),其人均存款和居民收支水平明显高于其他两个城市。

中国主要城市的居民收支和储蓄情况

在32个主要城市中,除去一线城市之外,居民收入最高的依然是东部地区,如苏州、杭州、厦门和青岛。在西部地区中,作为三线城市的呼和浩特、乌鲁木齐的居民可支配收入高于多个二线城市。同时,昆明的居民收入及消费水平位于中等偏上水平、超过成都。

收入和消费水平最低的城市主要分布在西北地区(西宁、兰州)及西南地区(重庆、贵阳、南宁)。整体来看,苏州属于高收入且低生活成本的城市,一方面,其居民收入仅次于北京和上海之后,另一方面,居民的消费支出均低于一线城市。

西部和东南地区的储蓄水平较高,如兰州及太原,尽管居民收入水平较低,但储蓄存款却比较高。这跟当地政府一般财政支出中的医疗教育社保等民生支出水平较低有关,居民更倾向于存钱防病防老。

城市居民的生存型支出严重受到房价的影响

居民生存型和发展型消费比例显示居民的生活质量。总体来看,我国四大区域中,生存型消费支出占比由低到高的是东北地区(53.7%)<西部地区(59.2%)<东部地区(60.6%)<中部地区(60.9%),出现这种排序最重要的原因是各地的食品支出比例差异不大,生存型消费支出主要取决于居住支出。从居住支出比例分布来看,东北地区最低,占15.8%,东部地区最高,占26.3%,西部地区(19.8%)和中部地区(23.7%)居中。可见,东北和西部地区的低房价是导致其生存型消费支出比例较低的原因。

从居民的发展型消费支出比重来看,各地的教育文化娱乐支出差异不大,东北地区“发展型支出比重”高达35.9%,主要是因为交通通信以及医疗支出较高,这跟当地轨道交通建设的不完善以及老龄化人口程度较高有关。

从具体城市来看,苏州的生存型消费比例最低,为55.8%,而深圳和上海的生存型消费比例为最高和次高,分别为66.2%和63.9%,均受到高房价的影响。中部地区中,长沙的生存型消费比重为全国最低,为50.7%,主要受益于当地较低的居住成本。同时,其发展型消费比重为全国最高,用于教育文化娱乐的支出比重高达18.4%,远高于第二名苏州的15%。西北部城市的生存型消费较低,如银川、乌鲁木齐、呼和浩特和西宁,这与当地物价水平较低所耗费的食品支出较少以及居住成本较低有关。东北地区中,长春受当地高居住成本的牵制,其生存型消费比例最高为54.7%。

政府民生投入对当地居民的医疗保健支出及平均寿命有重要影响

各城市的发展型消费支出主要取决于医疗保健和交通通信。其中医疗保健支出较高的地区通常是政府财政支出在医疗教育及社会保障上投入较低的城市,例如银川、乌鲁木齐、兰州及长春。

除此之外,政府医疗费用的支出也与居民预期寿命密切相关。例如,深圳、北京和上海拥有的政府医疗支出为全国前三,其居民的预期寿命也位于全国前列。而在西部地区,如银川和乌鲁木齐,居民的预期寿命较低,平均为76.9岁,这与当地医疗水平较低,政府在公共医疗上的投入相对较少有一定关系。

城市的富裕指数跟城镇化率及政府的民生支出密切相关

城镇化率是衡量各地经济发展程度和城乡建设水平的重要指标。32个城市的平均城镇化率为74%,四大区域的城镇化率分别为东部地区81.5%、中部地区77.6%、东北地区68.5%、西部地区68.3%,可见,西部与东北部地区的差异正在逐步缩小。西部地区中,乌鲁木齐的城镇化率最高,为90%,仅次于深圳,这与当地的旅游业发展和城市建设密不可分。东部地区中,石家庄的城镇化率最低,为63%,在32个城市中仅高于拉萨的53%。

从教育、社保以及医疗三部分来看,东部、中部、西部和东北人均享有的政府福利分别为6779元、4798元、 4601元、和4351元。其中北京、上海、深圳享受全国最高的居民福利,每年人均支出超过8000元。东北地区,如哈尔滨和沈阳,虽然人均享有的政府民生支出较少,但是每年政府支出中用于教育、医疗、社保三部分的支出比例超过40%,其中社保支出是主要拖累因素,占比超过20%,主要与其养老金收不抵支有关。

(作者系华安基金首席经济学家)

第一财经获授权转载自“林采宜”微信公众号

文章作者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