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朱民:良好的货币政策将支持经济稳健高质量发展

第一财经 2019-12-23 20:03:33 听新闻

对明年经济增速达到6%有信心。

此前,外部不确定性因素导致全球经济承压。今年三季度,我国GDP同比增速6.0%,也引发了市场对明年经济增速的热议。

近日,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在接受第一财经等媒体采访时表示,世界经济已进入“日本式衰退”,美国也仅是一步之遥。随着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文本达成,将有利于稳定全球市场情绪、投资以及消费增长。

此外,对于全球及我国未来经济形势、民营小微融资、货币政策等近期热点问题,朱民也阐述了自己的观点。他表示,中国经济韧性强、空间大,良好的货币政策将支持我国经济稳健高质量发展,“对明年经济增速达到6%有信心。”他称。

美国离日本式衰退仅一步之遥

朱民表示,此前,美联储加息远远没有达到应有的目标就开始降息,引发世界范围内的“不安”,全球股市随之大幅波动。目前来看,世界经济进入了“日本式衰退”,美国在减税等政策帮助下经济表现相对较好,但未来离“日本式衰退”也仅是一步之遥。

所谓日本式衰退,是指日本在上世纪90年代利率水平出现负值,通货膨胀低迷,经济增长低位波动。

今年以来,全球经济进入低利率区间,普遍处于降息通道。据不完全统计,自从美联储降息后,全球各央行跟进降息大概近100次。

“全球有17万亿美元资产是负利率,以前几乎不可想象。这表明金融市场和世界对未来预期极其悲观,当大量的钱注入市场后,一是大量的资金进入安全资产,长期的低利率、负利率就是这个指标;二是进入股市,追求高风险的回报。这是非常典型的日本式衰退。”朱民表示。

受近日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文本达成一致这一重大利好消息的推动,全球股市表现强劲。

对此,朱民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达成有利于稳定整个市场情绪、全球投资以及消费增长。

此前,由于不确定性因素对全球直接投资影响很大。2017年,全球直接投资为1.48万亿美元,2018年降至1.2万亿美元,下跌20%左右,2019年继续下滑9%左右。

朱民预计,协议达成将对全球投资提升有所帮助,2020年投资倾向乐观,此外也将有利于提升市场信心,利好全球股市,并有利于推动全球消费的增长。

“2020年,中国对美国出口回升将推动中国经济继续增长。贸易一直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策略。随着中国对美国进出口的增加,对国内的投资也会有所帮助。”朱民称。

中国经济韧性强

2019年以来,经济下行压力加大。11月CPI同比上涨4.5%,一面是防止通胀预期扩散,另一面是加大金融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CPI“高位运行”让市场目光聚焦在未来货币政策的调控上。

朱民对记者表示,CPI上升是暂时现象,从其他基础CPI指数看,CPI仍稳定在2.5%左右区间。“最近CPI上升较大的原因是食品、猪肉价格上升反弹导致。非洲猪瘟等外来冲击以及国内的养猪政策调整造成了猪肉供给和需求的匹配冲突,不必对近期CPI上升过度担心。”

稳字当头!对于未来的经济形势,近日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我国经济稳中向好、长期向好的基本趋势没有改变。

实际上,在全球经济变动中,中国经济发展韧性正在不断增强。“良好的货币政策将支持我国经济稳健高质量的发展。”在朱民看来,全球普遍处于一个降息通道中,我国并未跟随降息,而是采取市场化改革方式降低企业融资成本,这对经济特别是中小企业发展帮助很大。

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我国GDP分别为6.4%、6.2%和6%。朱民认为,中国经济韧性强、空间大。我国经济在经过40年的高速增长后,从过去的高增长转变为高质量发展的过程中,增速放缓是正常现象。

随着经济形势的稳定,小微企业融资难不断缓解,服务和消费将继续上升。朱民预计,明年经济增速有信心达到6%。

融资贵不是主要问题

不久前,国常会提出,2020年实现普惠小微贷款综合融资成本再降0.5个百分点,贷款增速继续高于各项贷款增速,其中5家国有大型银行普惠小微贷款增速不低于20%,这一增速在2019年为不低于30%。

对此,有国有大行人士认为,综合融资成本再降0.5个百分点难度较大。

朱民认为,中小企业贷款难度来自于三个方面,即信心的不匹配、风险的不匹配、成本的不匹配。“解决这三个难题主要是靠科技。人工智能、大数据基本上能够解决客户的信息不足问题。比如,通过客户画像有效管理客户的风险,同时通过完全的智能电子化,也可使成本大幅下降。”

随着金融机构对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持续加强,贷款余额不断增加,融资成本也在逐步下降。2019年1~10月,新发放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平均利率为6.76%,比2018年平均水平下降0.64个百分点。

不过,朱民也称,不应过于强调把利率水平降的太低。“银行还是要有回报的,中小企业贷款风险相对还是高。从这个意义上讲,提高银行对中小企业服务质量、扩大对中小企业服务面更为重要。

朱民认为,中小企业普遍反映的问题是融资难、融资慢,而不是融资贵。融资贵并不是中小企业关心的最主要问题。应让银行根据自己的业务成本来实际核算,保持合理的利润度,使整个贷款可持续发展。

责编:林洁琛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