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证监会12问郑州银行60亿定增案,破净已引发稳定股价措施

第一财经 2020-01-06 17:01:07 听新闻

作者:陈洪杰    责编:林洁琛

证监会的反馈集中在郑州银行的公司治理、理财业务、同业业务、不良贷款率、净利润等。

郑州银行(002936.SZ,06196.HK)60亿元定增再遇波折。

日前,证监会披露了9家上市公司再融资反馈意见,其中对郑州银行提出12项反馈,问题集中在公司治理、理财业务风险、同业业务相关风险、不良贷款率呈上升趋势、净利润下滑等问题。

早在2019年7月17日,郑州银行发布《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称,拟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不超过10亿股,募集资金不超过60亿元,在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该行的核心一级资本。

近年来,郑州银行已经通过多种方式补血。2015年,郑州银行在香港IPO融资48.15亿元;2017年,郑州银行非公开发行优先股募集资金78.26亿元;2018年9月,郑州银行回A募集资金27.27亿元。

不过,郑州银行资本补充压力较大。截至2019年三季度,郑州银行资本充足率13.07%,一级资本充足率10.49%,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8.38%,逼近监管“红线”。

证监会的12问

去年7月17日,郑州银行公告称,拟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数量不超过10亿股,募集资金规模不超过60亿元,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非公开发行的对象为不超过十名(含十名)特定投资者,包括郑州控股、百瑞信托、国原贸易等。其中,郑州控股认购股份数量不少于1.715亿股;百瑞信托认购金额不超过8.6亿元,且不少于6.6亿元;国原贸易认购金额不超过6亿元,且不少于4.5亿元。

此次定增,郑州控股、百瑞信托及国原贸易为郑州银行关联法人。证监会要求郑州银行补充说明,上述认购对象认购资金的具体来源,是否存在对外募集、代持、结构化安排或者直接间接使用上市公司及关联方资金用于本次认购的情形。

证监会还要求郑州银行补充说明,实际控制人对郑州银行控制情况,相关公司治理机制是否建立健全,报告期末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是否存在挪用郑州银行资金偿还大额负债的风险;郑州银行与关联企业的交易情况,结合关联企业与郑州银行的异常交易,说明是否存在通过关联交易非关联化输送利益或利润操纵的情形;对照监管部门规定,说明各项业务管理架构、决策程序的相关内控制度是否已建立健全,并有效运行。

需要注意的是,郑州银行年报显示,截至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末,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31%、1.5%、2.47%,不良贷款率呈上升趋势。而郑州银行2018年年报显示,该行年末营业收入同比增长9.43%,但净利润同比下滑27%。

证监会要求郑州银行补充说明,贷款五级分类中,各类别贷款的划分依据及具体比例,划分为不良类贷款是否充分、完整,逾期90天以上贷款情况,是否均划分为不良贷款;不良贷款率上升的原因及合理性,针对不良贷款率上升的风险防范及应对措施;2018年拨备覆盖率较以前年度出现较大幅度下降,说明拨备覆盖率下降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进一步下降不能满足监管指标的风险。

郑州银行2019年三季报显示,截至9月末,该行不良贷款率为2.38%,较年初下降0.09个百分点,依旧高于上市银行平均水平。去年前三季度,郑州银行拨备覆盖率160.01%,较年初增加5.17个百分,资本充足率13.07%,较年初有所下降。

此外,证监会要求郑州银行对其他多项业务进行补充。对于理财业务风险中,主要理财投资业务的底层资产情况,说明底层资产运行出现重大不利、不及预期的情况及风险;关于同业业务相关风险,各类同业投资的构成、金额、比例及其变动情况、期限结构;投资对手方涉及风险银行的,说明同业投资减值准备的计提、对公司财务状况的影响及后续收回情况;关于表外业务相关风险,使用表内资产购买表外资产、将表内业务转表外业务发生的时间、金额、交易内容、交易对手方,相关业务是否合规,是否存在重大经营风险等。

破净引发稳定股价

截至1月6日收盘,郑州银行A股收于4.67元,低于每股净资产4.72元;港股收于2.850港元,微跌0.35%。

早在去年12月18日,郑州银行发布《郑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并上市后三年内稳定公司A股股价预案》称,自2019年11月7日起至12月4日,郑州银行A股股票已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最近一期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经除息调整后的金额4.72元(2019年3月29日,郑州银行披露2018年年度报告,最近一期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为4.87元;2019年6月19日,实施2018年度权益分派方案,最近一期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经除息后相应调整为4.72元),触发稳定股价措施。

公告称,拟采取由第一大股东郑州市财政局增持股份的措施稳定股价。郑州市财政局拟以累计不低于截至本稳定股价方案公告之日所享有的郑州银行最近一个年度的现金分红15%的资金增持该行股份,即增持股份金额不低于1104.54万元。

近年来,银行板块不断扩容,但破净也相伴而来。第一财经根记者据Wind资讯统计,截至2020年1月6日,仍有将近20家银行破净。

另据记者统计,2019年1月至2020年1月的一年来,已有10多家银行启动稳股价措施。包括浙商银行12月31日公告,自2020年1月1日起6个月内,董事长沈仁康、行长徐仁艳等13人,将以不少于上一年度自公司领取薪酬15%的自有资金增持公司股份,增持金额合计不低于316.64万元。

上市一周后即破净的渝农商行去年12月10日发布稳定股价方案,12名董监高拟以不超过上一年度薪水(税后)15%的自有资金增持本行股份,对于此次增持计划不设价格区间。

一位银行分析人士称,银行和高管稳定股价、增持措施,可以增强投资者的信心。但几千万、几百万资金,对于几百亿、上千亿的银行大盘子来说,所起的作用很小。当前,银行管理者最重要的是不要像前几年那么冒进,做好银行的基本面,让时间、市场修复估值。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