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商业人文
  • 文旅产业与城市更新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深圳要建一座国际级科学城,新一轮城市运动如何避免出错

第一财经 2020-01-07 09:44:53 听新闻

作者:李刚    责编:李刚

第八届“深双”“游牧”到城市的更多角落,与深圳的新一轮城市建设密切关联。这些鲜活而具体的场景里, “野生”活力带来的前沿思想碰撞是最为宝贵的

从福田高铁站出发,23分钟后可抵达光明区光明城站。作为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网络的关键节点,深圳市光明区毗邻东莞,约半小时即可达香港西九龙火车站、广州南站以及深圳机场等地。正在如火如荼建设中的光明科学城,将令这块深圳昔日的边缘之地高速蜕变为国际级科创中心。

2018年5月,光明区成立。这个深圳最年轻的城区,2019年前三季度的经济增幅以8.1%领跑全市;1月至9月,光明区完成工业投资总额171亿元,在深圳各区中排名第一。2019年1月,光明科学城破土动工。8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正式发布,确定要在深圳建设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

这片对深圳未来意义重大的产业热土上,亦有独具特色的田园风光、历史村落以及大片生态用地,历史与未来,新城与乡村,产业与生态,如何均衡发展?作为第八届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深圳)的九个分展场之一,“深双”光明云谷分展场尝试回应这个问题。

“深双”光明云谷分展场在深圳光明科学城展示中心举办

2019年12月22日,“深双”光明云谷分展场开幕,展场设在光明区未来发展的节点——光明科学城展示中心。当日,18个参展团队围绕“历史中的未来”、“光明回溯” 、“迈向未来的光明之城”、“绿色与生态”和“光明未来”等主题,从国内外多个案例的不同研究视角出发,探讨城市空间利用之道。

主策展人尹毓俊说,过去对城市的理解过于单一,规划单一、建设单一、管理单一,过于从上到下。“作为策展人,我选择参展机构、论坛专家的出发点,在于邀请他们从不同领域回应当前城市发展的问题。”

开幕论坛现场,新加坡重建局展示了如何应用数据可视化工具实现信息化城市管理。一些研究机构分别从不同维度呈现大数据在城市建设和管理过程中的应用研究。多位参展人也从具体个案出发,反思现有城市规划的弊端和问题。“对于(与参展机构)未来的合作,主办方、承办方都希望这个展览能引入国际智慧,也希望通过这些国际智慧把光明带向世界,这是一个双向的状态。” 尹毓俊说。

为新城建设注入思想

2019年3月,光明新区开发建设署找到建筑师尹毓俊,希望他担任“深双”光明分展场的策展人。作为2017年光明分展场的策展人,尹毓俊希望这是一个通过策展影响光明区城市规划的机会。

从2005年第一届“深双”的实习生,到近两届的光明分展场策展人,尹毓俊认同“深双”引领了一场城市运动的观点。这场运动引入了不同群体参与,而“深双”搭建起了参与的平台。

“不管是政府主导还是开发主体主导,都意识到了‘深双’不只是一个短暂的展览,通过它,可以在城市空间里植入更多的内容,让城市空间因为有了这些内容而拥有活力和创造力。”在尹毓俊看来,这也令“深双”在全球双年展的竞争中具有了独特的地位。

更多分展场的出现,是本届“深双”尤其值得关注的现象。“这代表每个区域的政府和开发主体都意识到(‘深双’的)这个事实”。对于光明云谷分展场展示的内容,他表示,希望能在3个月展期之后仍可以持续地向大众和专业人士传播,给他们的观念带来影响。

尹毓俊认为,“深双”改变了人们对城市建设的理解

接洽初期,光明区方面告诉尹毓俊,希望通过分展场为光明引入城市建设和规划方面的前沿思想和专家,给政府、开发主体一些建议和策略。“我觉得这就比较有意义了,(因为)通过一个展览可以影响一个地区的建设。至少在建设初期可以植入一些想法。”尹毓俊希望能在新城建设大规模铺开之前,在规划阶段尽可能避免错误。“通过展览,可以以比较柔性的方式向政府和开发主体以及公众传递这些信息。”

城市建设的过程极其复杂,有政府、开发商等各类主体参与。“对各个层级的政府来说,能看到什么、见识过什么,会对城市的未来有很大影响。很可能一到两个判断,就决定了这个事情的成与败。”尹毓俊再次阐释“深双”对于深圳这座仍在快速发展中的城市的意义,“它可能是一门课,对大众和政府来说,都会带来观念的改变。它引入的学术资源和实践资源,可以在深圳有落脚之地。”

在地研究与“野生”活力

2017年,“深双”以“城市共生”为主题,将主展场设在了南头古城城中村。这成为一个显著的标志:政府、建筑规划界、艺术家和公众都认可了城中村对于深圳的特别意义。十几年间,“深双”带来的观念变迁深刻影响了现实,若干年前的城市之耻已经成为深圳的个性与魅力所在。

“2005年,张永和老师策了第一届‘深双’,动用他所有的国际资源请来许多国外参展人,他们发现了深圳的城中村现象,开始研究它。直到2017年,‘深双’把展览放在了城中村,这是一个很大的观念性的改变。”尹毓俊说,展览的效果不会立竿见影,但是会持续地让人知道有些事情正在发生。

“双年展在光明的种子才刚刚发芽,我们希望分展场能像主展一样能不断影响一个区域,能带来更好的城市意识。”2017年,尹毓俊团队把光明分展场设在迳口村,那里有800余年历史的黄氏大宗祠等文化遗迹,社区保留着空间肌理,也因光明区的城市化而站在了急速发展的风口。

光明新城的很多区域都在生态控制线之内,只能拆不能建,且有很多自然村落分布其中。尹毓俊和团队选择其中比较典型又默默无闻的迳口村作为展场,目的是为了探讨光明进入新一轮城市发展之前,这些村落该如何发展。

“光明有点像80年代的深圳,但状态不一样的地方是,这些村落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发展了,因为已经被城市规划管理条例锁定。”他希望“通过展览的方式尝试寻找一种非经济导向的发展模式和激活社区的机会”。

通过“深双”的展览介入新城建设,可以用柔性的方式改变人们的观念

“深双”光明分展场选择的都是很重要的公共空间节点,也是未来城市发展很重要的节点。“这样的布局如果能持续下去,效果会非常好。”尹毓俊认为,如果有一系列不同类型的节点,“深双”就可以为进行中的光明区城市建设提供一个比较完整的框架。

今年“深双”设有9个分展场,在宝安、龙岗、龙华观澜古墟、盐田“沙头角保税区”、大鹏所城、溪涌等分展场,深圳主流叙事之外的历史与现实得到发掘、展示和讨论。因为双年展的介入,建筑师们也得以与人文、社会机构合作,获得新的素材和视角。

在光明云谷分展区,由深圳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策划的“光明回溯”的展览项目中,精选呈现了光明区公共文化艺术发展中心发掘的很多历史资料,例如改革开放初期设立光明农场、安置越南侨民等内容。“通过这样的活动,把更多我们不熟悉的材料组织进来,与整个城市建设发生关系。”尹毓俊说,“我相信,像盐田、大鹏所城、观澜等分展场都有做这样的工作,我也期待他们的研究内容。”

“深双”分展场“城市游牧”的形式与主题,让深圳这座城市的不同角落成为展览现场,在这些鲜活而具体的场景里, “深双”的“野生”活力、先锋前沿的思想碰撞是最为宝贵的。“欢迎观众参与进来一起畅想未来我们生活在其中的城市。”尹毓俊说。

(摄影/张超)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