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科技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嘉楠不挖最后一枚比特币 | 海斌访谈

第一财经 2020-01-15 13:12:12

与其开发矿机,穷尽最后一枚比特币,不如更早寻找新方向

嘉楠科技(NASDAQ:CAN)的最终上市让张楠赓松了一口气。他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开始分配给另外一项重要工作:推动团队开发AI芯片,并为其找到合适的应用场景。

如果观察嘉楠的财务业绩和股价,它的走势和比特币的价格紧密相关,作为该公司的创始人和CEO,张楠赓近日在国际消费电子展(CES)期间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他渴望改变这一点。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6个月里,嘉楠的总收入为2.8亿人民币。该公司上市之初九成以上的收入来自于比特币矿机的销售。

比特币矿机的核心是专用集成电路(ASIC)。跟电脑上的CPU相比,矿机上使用的集成电路专注于算力的提升。

张楠赓告诉记者,在2013年1月底,张楠赓等几个人用了四个半月的时间就实现了第一台矿机的发货。“从第一代开始到现在的矿机用集成电路功能都是一样的,虽然现在的性能提高了”。

从公司运行的角度考虑,“我们还是希望把业绩作平稳”。

与其开发矿机,穷尽最后一枚比特币,不如更早寻找新方向。在上市之前,张楠赓和团队已经开始考虑,手中掌握的技术除了挖矿,还能干什么?

张楠赓认为,一项技术的价值取决于两点,一是能否提升社会运行效率,二是能否改善人们的生活方式。

最终,嘉楠的管理团队决定把公司定位为超级算力解决方案提供商,也许会有更长久的未来。基于此,嘉楠开始尝试一条更难走的道路,于2016年开始AI芯片的研发,并于2018年9月发布了第一代AI芯片勘智K210。

嘉楠的策略是将矿机专用集成电路背后的技术用于AI芯片研发。

嘉楠在ASIC设计过程中的技术积累,包括算法开发和优化,标准单元设计和优化,低电压和高能效操作,高性能设计系统和散热等技术。这些技术是矿机和AI芯片研发所要解决的共性难题。

“芯片设计和芯片量产,两者之间还是有很大的距离”,张楠赓表示,嘉楠此前开发ASIC芯片的经验对于开发AI芯片起到了作用。

从时间上看,嘉楠正式入局AI的时间稍晚。当时市场上已经有商汤科技和旷视科技等更具辨识度的算法产品,并完成了部分消费市场的培育。

张楠赓表示,嘉楠的AI芯片是能够落地的硬件产品。事实上,在百度AI市场的官网中,第一款边缘计算类硬件产品就是嘉楠与百度联合开发的PaddlePi-K210终端核心运算模块。

嘉楠的第一代AI芯片在刚刚推出的前两个月“特别难受”,张楠赓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当时市场根本不相信该公司的产品能实现复杂的人脸识别功能。

嘉楠开发AI芯片过程中发现这个领域的坑特别多,难度也特别大。张楠赓承认,“消费者此前发现芯片不那么好用是有原因的”。

随着技术的改进,嘉楠的芯片在2019年下半年才慢慢在门禁等应用场景打开一些市场。

张楠赓表示,在实际落地的过程中,很多客户的信息化程度落后,实际上并不具备直接使用AI芯片的技术条件。这就需要嘉楠为其提供包括芯片、算法优化和产品模组在内的整体解决方案。

目前嘉楠的AI芯片已经在智能园区、智能家居、智能能耗和智能农业等场景部署。2020年,嘉楠有望推出它的第二代AI芯片。

这是一个好的开始。相比整体三百余人的规模,嘉楠的AI芯片板块是一个四五十人的团队。张楠赓希望这个成长期的业务能在两年左右时间上与传统的矿机板块营收打平。

责编:刘佳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