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中诚信连与两家银行“分手”,中小行风险化解需多措并举

第一财经 2020-01-16 22:12:04 听新闻

作者:陈洪杰    责编:陈天翔

不少中小银行较为普遍存在流动性隐患,一旦出现信用风险或声誉风险,流动性紧张极可能跨市场、跨行业传染。

以往并不多见的评级机构和银行分道扬镳事件,在2020年开年便已出现两起。

日前,中诚信国际公告称,将终止对平遥农商行的主体及债项信用评级,并将不再更新平遥农商行的信用评级结果,原因是其在对平遥农商行不定期跟踪评级过程中,多次以电话、邮件以及业务联系函等形式请平遥农商行提供材料,而该行始终未能提供。

无独有偶,1月3日,中诚信国际发布公告称,因山西运城农商行不配合提供评级材料,中诚信国际决定终止对其信用评级。

“评级机构和两家银行的散伙与中小银行的资产质量有关。一方面,中小银行深耕地方,是支持地方经济和小微企业的重要力量,一定程度上弥补了现有银行体系不足,提高了金融服务可得性。但另一方面,不少中小银行较为普遍存在流动性隐患,一旦出现信用风险或声誉风险,流动性紧张极可能跨市场、跨行业传染。”一位银行分析人士称。

平遥农商行和中诚信国际的恩怨

中诚信国际与平遥农商行的恩怨要追溯到2019年7月份。当时,中诚信国际将平遥农商行的主体信用等级由A+下调到A-,并把其2018年发行的二级资本债券的信用等级由A下调到A-。

“以上等级是中诚信国际基于对宏观经济和行业环境、平遥农商行自身的财务实力以及债券条款的综合评估之上确定的。”中诚信国际表示,上述评级肯定了平遥农商行在当地较高的市场份额、灵活的决策和稳定的存款结构。同时也反映了平遥农商行面临的诸多挑战,包括业务运营和资产质量较易受到当地经济环境变动的影响、贷款集中度高、不良贷款风险暴露对盈利能力产生负面影响、不良贷款仍面临较大上升压力、业务品种单一、存在一定流动性管理压力、资本补充压力较大以及公司治理机制和风险管理体系有待进一步完善等。

第一财经记者发现,2018年以来,平遥农商行将本息逾期90天以上贷款计入不良后,2018年该行新增不良贷款大幅增加,新增额为8.12亿元,其中单笔金额1000万元以上共22笔,金额合计6.99亿元,主要集中在铸造产业。其后,平遥农商行虽通过转贷、开展专项清收活动等方式加大不良贷款处置力度,其中转贷6.04亿元。另外,截至2018年末,该行关注贷款余额同比大幅增加10.75亿元至12.52亿元,在总贷款中的占比同比大幅上升20.51个百分点至24.03%。

“通过转贷方式消化不良,只是暂时的缓解不良余额上升的压力,未来仍存在较大隐形不良贷款风险,风险值得关注。”银行业内分析人士称。

在行业方面,平遥农商行的贷款主要投向制造业、批发零售业和采矿业。截至2018年末,前五大行业贷款总额在总贷款中合计占比72.65%,贷款行业集中度较高。在产能结构调整和环保监管趋严的背景下,煤炭和部分制造行业经营压力较大。另外,平遥农商行扶持部分当地大中型企业,且以社团贷款形式发放多笔大额贷款,客户集中度较高,截至2018年末,最大单一贷款和最大十家贷款在资本净额中的占比分别为6.51%和60.01%,信托投资中最大一笔余额为12.06亿元,占资本净额的98.11%,相关风险需保持关注。

记者发现,截至2018年末,平遥农商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7.48%和10.81%,分别较年初下降3.28个百分点和1.06个百分点;截至2019年3月末,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和充足率进一步下降至6.84%和10.09%。

2020年1月3日,中诚信国际发布公告称,需在运城农商行“17运城农商二级”存续期内进行持续跟踪评级,及时评估风险状况。2019年12月以来,在中诚信国际对运城农商行不定期跟踪评级过程中,项目组人员多次以电话、邮件及业务联系函等形式请该行提供跟踪评级所必需的材料,该行始终未能提供。

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2018年末,运城农商行关注类贷款余额为31.41亿元,较年初大幅增长15.62亿元,在总贷款中占比34.33%,较年初上升14.57个百分点,虽然2019年以来,运城农商行加强逾期清收处置,但截至2019年6月末,抵债资产进一步上升到8.79亿元,未来压缩不良贷款和处置抵押物仍面临较大压力。在拨备覆盖方面,受不良上升较快及核销导致存款损失准备金额下降影响,2018年末,运城农商行拨备覆盖率为160.1%,较年初下降143.92个百分点,未来仍面临较大的拨备压力。

中止合作的不仅有评级机构,还有核数师。2019年5月,锦州银行原核数师安永在辞任函中表示,于进行锦州银行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综合财务报表审计期间,安永注意到有迹象显示银行向其机构客户发放的某些贷款实际用途与其信贷档中所述的用途不一致。有鉴于此,安永已要求提供额外证明档以证明客户偿还贷款的能力(尤其是可被强制执行的抵押物)及该等贷款的实际用途,旨在评估该等贷款的可收回性(未完成事项)。安永已提请本行管理层及审计委员会注意未完成事项。

中小机构风险化解需多措并举

评级机构和银行分道扬镳背后的原因是不少中小银行资产质量的恶化。央行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9)》称,评级结果为8到10级和D级(已倒闭、被接管或撤销)的机构,被视为高风险金融机构。截至2018年,4355家中小银行机构中,评级在8-10级586家,D级1家(8-10级以及D级为高风险金融机构),主要集中在农村中小金融机构。

2019年4月2日,审计署发布《2019年第1号公告:2018年第四季度国家重大政策措施落实情况跟踪审计结果》,对2018年前三季度审查出的问题进行落实,点名多家地方性金融机构。

例如,不良贷款率方面,截至2018年底,河南浚县农村商业银行等42家商业银行贷款不良率超过5%警戒线,其中超过20%的有12家,个别商业银行贷款不良率超过40%;拨备覆盖率方面,吉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下辖的9家农村商业银行和14家农村信用合作社、山东省内78家银行业金融机构、湖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下辖16家法人行社、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等10家农合机构的拨备覆盖率均低于120%-150%的监管要求;在资本充足率方面,海口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等14家农合机构资本充足率未达到10.5%最低监管要求,占海南省农合机构数量比例为73.68%。

“对于高风险的中小金融机构,除了常规手段外也要采取主动出击的一些措施。2019年银保监会会同人民银行依法接管包商银行,对恒丰银行、锦州银行进行风险处置和改革重组,这些都是重大措施,除了这些机构外还有其他机构我们都采取了处置不良资产、引进新的战略投资者、通过市场化法治化手段兼并重组等方式在处置。对于中小机构的风险,今年(2020年)我们同样会采取综合手段,但是根据每家机构的不同情况,因机构而采取分类措施进行化解。”2020年1月13日,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兼办公厅主任、新闻发言人肖远企称。

1月4日,银保监会在《关于推动银行业和保险业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中称,要精准有效防范化解银行保险体系各类风险,对不同机构,必须分类施策,遵循市场规律,在充分评估潜在影响的基础上稳妥实施,严防出现处置风险的风险。多措并举深化高风险中小机构改革和风险化解,采取不良资产处置、直接注资重组、同业收购合并、设立处置基金、设立过桥银行、引进新投资者以及市场退出等方式。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