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科技
  •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华南海鲜市场的动物去哪了?

第一财经 2020-01-27 17:31:28 听新闻

作者:童兰    责编:宁佳彦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的溯源工作的开展,华南海鲜市场几乎被锁定为疫情的源头,尽管该市场关闭前所销售的野生动物目前的去向我们不得而知,武汉官方也未做任何披露。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的溯源工作的开展,华南海鲜市场几乎被锁定为疫情的源头,尽管该市场关闭前所销售的野生动物目前的去向我们不得而知,武汉官方也未做任何披露。

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所日前披露,该所在新型冠状病毒溯源研究中取得阶段性进展,首次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585份环境样本中,检测到33份样品含有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核酸,并成功在阳性环境标本中分离病毒。

禁止野生动物交易只是暂时措施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在武汉早期确诊的病例,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关系很密切。追溯病毒来源、控制源头、阐明病毒中间宿主,是控制该病毒持续从动物传染到人的关键环节。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院士1月22日就曾表示:“该病毒可能来自于海鲜市场上的野生动物,尽管确切来源尚未确定。”在中国,多种野生动物是禁止贩运的,或者要求有特殊许可,但如果对某些物种进行商业化养殖,则会放宽对该物种的相关法规限制。

疫情爆发后民间呼吁禁止野生动物猎杀和捕食的声音不断。但直到1月26日,三部委才联合发文,市场监管总局、农业农村部、国家林草局决定,为严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阻断可能的传染源和传播途径,自公告发布之日起至全国疫情解除期间,禁止野生动物交易活动。

这份禁止野生动物交易的活动获得了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协会(WSC)的欢迎。该组织发布声明称:“中国禁止野生动物在市场、餐馆和电商渠道的销售举措应该是永久性的。”但该组织同时表示,从声明的内容来看,禁止野生动物的举措只是暂时的。尽管如此,WSC健康计划执行主任克里斯蒂安 · 沃尔泽(Christian Walzer)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我们对中国政府走出重要的关键一步表示欢迎。”

WSC还呼吁全球都永久取缔野生动物交易。沃尔泽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全球的新发传染病中,有70%来自于野生生物。那么长期与动物宿主和平共处的病毒为什么会突然向新的宿主人类发出进攻?尽管科学家还无法解释这个问题,但有观点认为,这些活体动物交易市场会促使病毒在不同物种当中来回传播,并在传播过程中发生变异,而这个过程中,病毒可能会感染人类。

沃尔则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野生动物市场等栖息地为病毒从野生生物宿主向外传播病原体提供了独特的机会。”

他还强调,不仅要投入资源来发现新病毒,更要确定传染病的溢出,扩增和传播的流行病学驱动因素。为此,沃尔泽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建议从三个途径应对这一全球性的复杂问题。他说道:“首先需要彻底关闭活体动物交易市场;其次是加强打击力度,永久禁止野生动物的交易,包括跨境交易;改变野生动物消费的习惯,尤其是在城市消费野味的习惯。”

目前人们认为蝙蝠是SARS冠状病毒的自然宿主,而在中国野生动物市场的果子狸中也发现了SARS冠状病毒,许多科学家认为,蝙蝠病毒是先感染了果子狸之类的动物,然后再感染上食用了这种动物的人类。SARS爆发后,中国严厉打击了果子狸和其他一些物种的消费市场。

但这种交易事实上仍在存在,比如在华南海鲜市场。据历史资料,令人吃惊的是,2003年5月SARS疫情刚刚宣告结束,同年8月,国家林业局就立刻确定果子狸为首批可进行商业养殖的野生动物,是合法的野味,同期养殖合法化的还有另外53种野生动物。

冠状病毒多次成功跨物种传播

位于田纳西州的范德比尔特大学医学院研究冠状病毒的传染病专家Mark Denison博士表示:“冠状病毒已经多次展现出跨物种的探测,成功地从动物宿主转移到人类。”他认为,病毒需要发生多个变异后适应新环境,还必须获得入侵人类细胞的能力,并且躲避人类的免疫系统,在人体内复制,传播给他人。

“虽然这种转移可以简单地用‘跳跃’来形容,但是这个过程非常复杂,就好像是要跨过1000个高栏的跨栏。”Denison博士表示。不过他对疫情的爆发并不意外,“这只是时间的问题。”

到目前为止,中国官方发布过两次关于《中国食用野生动物状况的调查报告》。最近一次报告发布是在2013年,这份由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和美国野生救援协会共同发布的《全国食用野生动物状况及公众对野生动物消费态度的调查报告》显示,尽管公众食用野生动物的比例较过去大幅减少,人工养殖的野生动物也已成为食用野生动物的主要来源,但经营利用的野生动物种类却在增加,某些地区,尤其是中国南方,野生动物消费依然热度不减。

当时的报告显示,每年10月至次年的1月是食用野生动物的主要季节,在北京、上海、广州等16个城市收到的2.4万份有效公众调查问卷显示,尽管有超过90%的受访者认为滥食野生动物是一种违法或不值得提倡的消费行为,但是仍有接近30%的受访者称过去一年食用过野生动物。

调查还发现,经营利用的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副食商场、超市和集贸市场的比例与1999年的第一次相比,分别上升23%和18%,野生动物的种类也从1999年的53种上升到80种。

受食补思想的影响,食用野生动物在中国有相当长的历史。多数公众还认为食用野生动物可以达到滋补的目的,有些人还把吃野生动物当作身份地位的象征,而这正是引发全国范围内盗猎及走私野生动物现象的根本原因。

谁在鼓励野味消费

沃尔泽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人类通过食用野生动物以及暴露在销售野生动物的市场中而得病;与此同时野生动物的数量因为被猎杀和贩卖正在急剧减少,而经济和贫困人口并不能从中受益,因为一旦发生疫情后,感染了病毒的动物就会大量被灭杀,比如禽类和猪,这又会反过来哄抬肉类和禽类价格的上涨,令经济承受打击。”

另一方面,养殖野生动物也成为一些偏远地区脱贫致富的途径,比如竹鼠和獾就在广西、江西等地被大量人工养殖,并且能够通过淘宝等电商渠道销售。有网友查询相关电商平台显示,这些动物都有明码标价,比如一只獾的价格约为人民币1300元,果子狸的价格约1500元,如果买500只或者以上,每只可以再便宜100元左右。

一些地方官员甚至认为,人工养殖的野生动物并不等同于野生动物,因为它们所携带的细菌和病毒都不同。但沃尔泽向第一财经记者解释道:“由于病毒是如何寄居在这些野生物种身上的现在并不清楚,所以我们需要禁止所有的野生动物交易,也包括人工养殖的竹鼠等。”

有相关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江西省养殖的雁鸭类存栏量500万只,竹鼠存栏量50万只,而一直到2015年,诸如竹鼠、蛇类、豪猪等野生动物并没有检疫标准。

2019年国家林草局发布的《林草局关于促进林草产业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指出:“规范有序发展特种养殖,发挥林区生态环境和物种资源优势,以非重点保护动物为主攻方向,培育一批特种养殖基地和养殖大户,提升繁育能力,扩大种群规模,增加市场供给。鼓励社会资本参与种源繁育、扩繁和规模化养殖,发展野生动物驯养观赏和皮毛肉蛋药加工。”

业内人士指出,因为鼓励供给端政策的出台,也推动了消费端的需求增加。环保人士呼吁改变通过野生动物养殖来获取经济利益的政策。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