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评论
  • 英国脱欧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1月31日不是英国脱欧的结束,只是一个开始

第一财经 2020-02-09 20:59:46 听新闻

不确定性是目前英国经济面临的最大下行风险。应让企业不再受到不确定性拖累,找回追加投资英国的商业逻辑,让民众看到确定性的未来,看到问题会有解并得以控制。

1月31日晚,唐宁街10号首相官邸灯火辉煌,觥筹交错,英国首相约翰逊发表全球演说:“今天晚上我们将离开欧盟。”“这是黎明破晓、我们伟大的国家将掀开新的序幕……50多年后,欧盟的发展方向已经不适合英国。我能够理解人们对于脱欧的不同情感,而政府的职责是团结整个国家,向前迈进。”

看着约翰逊的慷慨激昂,笔者却想起了唐宁街10号之前的两个转身,一个是卡梅伦,脱欧的始作俑者,2016年6月,由于他对民意的误判和孤注一掷,一场公投发酵成了一场民主政治的闹剧,也断送了他的政治生涯。

梅姨临危受命,成为撒切尔夫人后英国的第二位女首相。“脱欧就是脱欧”,上台时曾是意气风发、作风强硬的“新铁娘子”,三年过后,尝试了三次脱欧,被反对党攻击,被自己所在的保守党议员逼宫,在布鲁塞尔的谈判桌上挣扎,但最终泥潭深陷,完成不了脱欧的使命。2019年6月,梅姨一袭红衣站在唐宁街10号前,向世界宣告她不到3年的首相生涯结束。她表示她已为英国脱欧做了最大的努力,妥协绝对不是一种难堪,脱欧的失败是她职业生涯中永远的遗憾。发言时梅姨几度哽咽,疲惫不堪落寞离场,转身留下的背影更显悲凉。

英国结束欧盟国身份不是脱欧结束,只是开始

耗时三年半,英国结束了其47年的欧盟成员国身份。虽然到2020年年底前,还有一系列复杂的协议需要谈,多块“硬骨头”需要啃,但1月31日仍意义重大,将被载入史册。这象征着欧盟失去了一个体量大、经济富裕、实力强劲的成员,由原来的“三驾马车”,变为德法两国的“双轮驱动”,这不仅宣告了欧盟这一政治理念的瓦解,也无疑将削弱欧盟的整体实力和外交砝码。英国缺席的欧盟在全球格局中的位置和影响力将发生变化。

对此,特朗普的态度一直十分高调。不同于奥巴马对脱欧的反对,特朗普一开始就多次情不自禁地公开表示,他盼着约翰逊早日当上英国首相,并且支持英国脱欧,愿意与脱欧后的英国达成大规模的贸易协议,他表示“和欧盟达成的任何交易相比,这笔交易的潜力都将更大、更有利可图”。美国希望借此削弱欧盟和欧元在全球版图和货币体系中的权重,在多方面给英国施压:一方面希望英国脱欧倾美,譬如为更多的美国企业及农民争取英国市场的机会,让美国医药公司提高在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中的药品价格;一方面要求英国限制华为参与英国5G网络的建设。

然而,即使约翰逊与特朗普私交甚好(约翰逊被戏称为“英国特朗普”),这不代表约翰逊会任其摆布。前几天,英国对华为的态度就是一个佐证,英国不想把中国赶出全球技术供应链。在一些全球议题上,英美之间仍存在矛盾,譬如伊朗问题、巴以冲突问题、土耳其问题、全球气候问题及WTO问题等。

约翰逊上任后不到六个月,就让议会下院通过了“约翰逊版”脱欧协议草案,显示出他对民意和议会有着超乎常人的把握能力,是个聪明的机会主义者,然而1月31日不是脱欧的结束,只是一个开始。与欧盟方面,年底前需要达成一份极为复杂的跨地域、多行业的自贸协议,可谓时间紧、任务重,更有可能达成的是一份基础的、只有主干的贸易协议,之后会逐步推出后续安排,以便于企业逐渐过渡。

英国和欧盟未来的贸易关系,将会介于瑞士-欧盟贸易关系和加拿大-欧盟刚达成的贸易关系之间,可能是一份不包含太多服务业内容的自贸协议,英国将要脱离欧盟的监管规则,会有关税方面的安排。应该说,未来英欧贸易关系一定会有所疏远,相关制度也会发生诸多改变。历史上,欧盟总是倾向于就问题作出具体、细节的安排,而英国则习惯于建立原则和顶层设计,在框架体系内执行。

除了贸易,英欧之间还需要厘清在移民、气候保护、金融规则、劳工准则、药品管理、信息分享与安全、电力与煤气供应、航空标准等方方面面的关系。

脱欧后的英国将以单一国家身份与全球各国/地区进行贸易谈判。作为资本主义与自由贸易的支持者,贸易谈判将是约翰逊政府今年的重中之重。一方面,英国将得以摆脱欧盟制定的各种繁复规定的枷锁,但另一方面,与非欧盟国家达成的自贸协议的相关安排可能会与欧盟的监管规则相冲突,这可能会引发英欧之间的贸易壁垒。英国需要评估协议将为英国带来怎样的经济红利。根据英国国家经济社会研究所的预测,和美国等主要的非欧盟经济体达成自贸,将带来相当于英国GDP2.3%左右的经济增长。

总体来说,英国需要重新定位自己在全球的位置,各项规定将变得更英国化,政策制定将更富有弹性和自由。“脱欧”后,英国需要重振经济,加大国内基础设施的建设、教育医疗的投资。同时,应充实“全球化英国”的实质性内容,实施更加开放的对外贸易和投资政策,吸引非欧盟国家的游客与留学生。

当欧盟议会通过脱欧投票时,大家合唱了《友谊地久天长》,有人欢歌笑语,有人伤感落泪。三年半的拉锯战,脱欧也许是英国历史上最分裂的一次事件。不仅在政治层面上加深了政客们之间的“隔阂”,更是给英国社会画下了一道鸿沟。朋友告诉我一家人在饭桌上都不敢谈论脱欧了,怕这个话题引起不快。英国已经为脱欧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据估计已累计耗费英国经济逾1.3万亿英镑。

不会对英国产生颠覆性影响

与其欧洲大陆伙伴不同,加入欧盟是英国人在成本收益比较基础上的理性选择,但拥欧、疑欧、脱欧的争论从来没有离开过英国政治舞台。早在1975年,英国人曾就是否留在欧共体进行过一次公投。当年,英国人选择了留欧。就笔者看来,留欧可以享有与欧盟在资本、货物、服务和人员的自由流动及种种贸易优惠;脱欧可以让英国获得主权完整,并以单一国家身份与全球各国/地区进行贸易谈判。

留欧也好,脱欧也罢,都不会对英国产生颠覆性的影响,也没有绝对意义上的对与错。第一,像英国习语所说 “you can’t have your cake and eat it” (不能只占便宜不出血),必须有所取舍;第二,应尽快消除不确定性,结束内耗,接受短期的阵痛。只要认准了一条路,就团结一致,按选定的路坚定地、不迟疑地、尽最大力量地走下去。

不确定性是目前英国经济面临的最大下行风险。应让企业不再受到不确定性拖累,找回追加投资英国的商业逻辑,让民众看到确定性的未来,看到问题会有解并得以控制。唯有如此,约翰逊才能证明自己是一个战略家,而非一位随意浪漫又特立独行的机会主义者;英国才能真正拥抱国家的又一次复兴与变革。

(作者单位:中国工商银行总行,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

责编:任绍敏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