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A股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浑水回应一财:上市公司造假构成重大风险,卖空者有存在必要性

第一财经 2020-04-03 21:44:58

作者:周艾琳    责编:黄向东

浑水创始人Carson Block一直本着“高调做事、低调做人”的原则,一旦出现做空目标,便会通过媒体表达出来

大名鼎鼎的浑水(Muddy Waters Research)早年多次做空美股上市公司,让很多公司闻风丧胆。此次做空矛头指向的“中国版星巴克”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4月2日突然披露出来巨额财务造假的消息。

4月3日晚,浑水方面回应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瑞幸咖啡事件显示了为何市场上需要卖空者的存在。早前,当我们读到(匿名指控瑞幸造假的)报告时,我们相信报告所述是真实的,因此我们开了空仓。这也对美国市场政策制定者、监管者和投资者敲响了警钟,上市公司造假对市场构成重大风险。”

浑水官网首页,创始人接受外媒关于做空公司的采访

浑水开年告捷

今年1月31日,浑水称收到了一份关于瑞幸咖啡的匿名报告,浑水认为报告内容属实,在官方推特上发布了这份做空报告。

报告认为,瑞幸咖啡从2019年第三季度开始捏造财务和运营数据,夸大门店的每日订单量、每笔订单包含的商品数、每件商品的净售价,从而营造出单店盈利的假象。又通过夸大广告支出,虚报除咖啡外其他商品的占比来掩盖单店亏损的事实。

这份研究报告一经发布,当日,瑞幸咖啡股价盘中跌超26%,收盘仍下跌10.7%。随后瑞幸在2月3日否认了所有指控,并回应称报告毫无依据,论证方式存在缺陷,属于恶意指控。

但美国已有多家律所对瑞幸咖啡提起集体诉讼,控告瑞幸作出虚假和误导性陈述,违反美国证券法。目前,该项集体诉讼已于2月13日在纽约南区地方法院立案。美国多家律师事务所发布声明,提醒投资者,有关瑞幸咖啡的集体诉讼即将到最后提交期限。加州的GPM律所、 Schall律所,纽约州的Gross律所、Faruqi律所、Rosen律所和Pomerantz律所等均表示,在2019年11月13日至2020年1月31日间购买过瑞幸咖啡股票的投资者如果试图追回损失,可以与律所联系,2020年4月13日是首席原告截止日期。

美国资本市场以“宽进严出”著名,集体诉讼制的建构原理是,将众多原告针对同一被告的索赔请求聚合在一个诉讼中,形成规模效应,实现纠纷的一次性解决。从运行效果看,它在补偿投资者损失、惩戒不法行为、提升上市公司质量以及维护市场稳定方面成效显著,是注册制顺利运行的重要配套制度保障。

早年浑水靠着做空中概股打响知名度。在2019年,浑水的成绩只能说好坏参半,终于最后以一个不错的押注收官。自浑水公司在2019年12月17日表示,医院运营商NMC Health Plc低估其债务,高估其现金以来,该公司股价已经下跌了33% 。NMC Health是浑水最新的目标。该公司否认有不当行为,表示将聘请一家会计师事务所进行审查,并将对试图操纵其股价的第三方采取监管行动。

这是浑水当年最成功的押注。创始人卡尔森·布洛克(Carson Block)在2019年共锁定7家公司卖空。根据他的公开披露的仓位,这是他入行近十年来的最大规模的做空行动 。尽管其中四只股票股价还在下跌,但亚洲的两家目标公司和德国的一家目标公司已经收复失土。

高调的“做空者”

2020年3月26日,浑水创始人布洛克在英国金融时报发文表示,“禁止卖空是对造假公司的施舍”。

此前,律师和大型企业游说者试图禁止卖空。近期,疫情导致全球市场剧烈波动,因此韩国、意大利、法国、希腊、西班牙等国先后对做空下了禁制令。布洛克发文提及,这些禁止令将损害市场。“这些大型企业当然知道在近期的市场波动下,抛压主要来自于持有多仓的投资者。在我们这个卖空群体看来,如果有人认为我们有足够的资本来对市场是施压,这种说法就太有趣了。在2008年金融危机复苏阶段,很多卖空者都关门歇业。目前,最大的两大致力于卖空的公司的管理资产规模都不超过20亿美元。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富达投资纯做多策略的资管规模高达2.5万亿美元。此外,禁止卖空就降低了大型做多投资者承担风险的能力,因为这限制了他们对冲的能力。”

值得一提的是,布洛克一直本着“高调做事、低调做人”的原则,一旦出现做空目标,便会公布在社交媒体上,或通过媒体表达其观点。靠做空而名声大噪的浑水自称“主动卖空者”,也有另一个更有趣的称呼——“吵闹的卖空者”。 这就意味着,布洛克不是建好空仓以后就被动地等待股价下跌,而是先去积极地做调研,然后建立仓位,再对外发布引用了大量数据和事实的报告,以此说服其他人加入他们的行列,一起做空目标公司。任何人都能轻松地在浑水网站上找到每一份研报并下载。

浑水官网做空报告

在瑞幸之前,对中国投资者而言,浑水最近最具名气的案例就是做空辉山乳业。2017年做空辉山乳业时,浑水也表现得十分“吵”。当然,“吵闹”需要资本,而浑水不计成本、面面俱到的公司调查手段就是其一贯的特点。

以做空辉山为例,浑水动用的资源之庞大令人叹为观止。其在报告中写道:浑水对辉山进行了长达数月的调查。调查员拜访了35家农场、5个生产基地(其中有一个仍处于建设中途状态,另外两个并没有开工建设的迹象);此外,浑水还发动了无人机来观察辉山的地址;浑水咨询了三个资深乳业专家,包括两个具备深刻中国乳业背景的专家;同时,调查员还与来自三个不同省份的多个供应商和进口商进行了沟通,其中有一些向辉山供应苜蓿;最后,浑水还对辉山进行了广泛深入的尽职调查。

在调查辉山的过程中,浑水将自己的调研特点展现无遗——公司实地调研、调查供应商、调研客户、倾听竞争对手。

例如,为了证明辉山扩大了对农场建设的资本支出(以做高当期收益),浑水运用了咨询专家和倾听竞争对手的方法。包括浑水从MWC公司的调查员拍摄的图片中发现,辉山多个农场实际都未完成建设,而真正资金耗费颇大的实则为两三家“演示农场”,用以接待访客等。同时,浑水咨询了几名中国乳业专家,也确认辉山严重夸大了农场建设成本。

做空并非皆坦途

浑水做空中概股的历史要追溯到2010年,当时其因做空东方纸业一战成名以来,浑水狙击的中概股对象包括:嘉汉林业(在浑水报告发布当天股价狂泻64%)、网秦(股价暴跌近50%)、分众传媒(股价大跌40%)、大连绿诺干脆(在浑水报告发布之后仅23天就被纳斯达克摘牌)。

不过,做空从来没有这么简单,被做空对象也不会“善罢甘休”。比如,网秦当年很快发表声明称浑水的指控纯属“子虚乌有”,并在中国对浑水提起了诉讼;嘉汉林业在2011年遭遇浑水狙击之后,为调查这项指控花费约5000万美元进行反驳。

布洛克也承认,说服投资者相信他们对一只股票的看法是错误的,这是很困难的事情。

此前,布洛克还称,会把眼光放到香港市场来。他早年在与第一财经记者的交流中也表示,香港市场很多公司的故事都是夸大其辞,浑水将密切关注。他指出,在香港市场,有一些上市公司主席、董事长持股量可以达到75%,剩下25%的股权在市场流通,就意味着可以用很少的钱操纵股票市场,影响股票价格。

在港股市场,如果投资者看淡某只股票,会借券后再沽空,等待股价回落后再买回股份还货,赚取差价。但借券沽空也有风险,如股沽空后股价不跌反而升,那么投资者则需要按要求增加押金,如果以高于沽空价买回股份,差价连同相关利息及费用都会造成损失。

截至2017年3月31日,港交所允许沽空的股票达到939只,其中就包括了辉山乳业,尽管如此,并非所有券商愿意提供借货沽空的服务。另外,也有很多市场人士认为,目前香港市场越来越不好做空了。很多市场人士认为,浑水此前在辉山乳业的交易中根本没赚到钱。

原因在于,当时辉山乳业的股价跌得急促,只有及时把股票还上才可以盈利,但辉山乳业跌得太急,很快就停牌了,意味着浑水没办法及时平仓赚到钱。此外,从券商借货的成本也不低,除了要向券商及交易所支付费用外,其间也需要向借出股票者支付利息。

而且,浑水在2016年12月就已经发布了辉山乳业的相关报告,但是股价并没有出现明显反应,由于做空的资金成本很高,一般沽空机构在发布报告后的几天,看见股价没有反应就会离场。所以目前市场上普遍认为,浑水在辉山乳业一战中并未有太大斩获。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