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瑞幸造假牵连金融机构,华尔街大牌也被坑

第一财经 2020-04-06 19:52:01 听新闻

作者:杨佼    责编:林洁琛

瑞幸造假,机构跌倒。

贷款还没到期,持仓亏损可能已经超过八成。瑞幸咖啡造假丑闻暴露,跌倒的是一干金融机构。

美股上市公司瑞幸咖啡(LK)4月2日晚间自爆,2019年二季度至四季度,公司存在22亿元的销售造假。造假丑闻暴露后,该公司在金融机构的未偿债务也随之面临险境。虽然一些机构在造假败露前已全身而退,但仍有一些金融机构面临险境。已知债务中,仅西藏信托的一笔借款金额就达到3亿元。

而造假丑闻持续发酵,引发的股价连续暴跌,也让一众大牌机构陷入尴尬。截至美国时间4月3日,瑞幸咖啡的最新收盘价仅5.38美元。而就在3个多月前,仍有多家国际投行增持瑞幸咖啡,一些机构甚至在浑水发出造假指控后,仍在增持瑞幸咖啡。按最新股价计算,目前这些机构浮亏已经超过85%。

西藏信托3亿贷款涉险

根据瑞幸咖啡招股书,截至2019年3月底,该公司有息负债中,主要包含两笔,其中包括短期银行借款6558万元,长期借款2.99亿元(长期借款中期限超过一年的金额1.53亿元),合计金额约3.6亿余元(均为人民币)。

上述长期借款是一笔信托贷款。根据披露,2018年6月,瑞幸咖啡与TTCO签订了一份营运资金贷款协议,获得期限两年、最高额为人民币3亿元,折合4470 万美元的信托贷款,该贷款年化利率为8%。

招股书还显示,为了获得这笔质押贷款,瑞幸咖将所持有的“北京外商独资企业”48%的股权,质押给了TTCO,瑞幸咖啡董事会主席陆正耀、CEO钱治亚同时提供了个人担保。

虽然招股书中并未点明提供融资的金融机构全称,但公开资料显示,这家名为“TTCO”的金融机构乃是西藏信托,被质押股权的“北京外商独资企业”则是香港瑞幸100%持股的瑞幸咖啡有限公司(下称“北京瑞幸”)。

瑞幸咖啡上述信托贷款,一度出现在西藏信托的官网上,目前仍可找到痕迹。在西藏信托官网2018年的公司大事记栏目,西藏信托表示,2018年7月,以瑞幸咖啡为代表的创投债业务顺利落地两单,开拓投贷联动的新思路,并称公司创投债项目“瑞幸咖啡”于2019年5月在美国上市。

西藏信托官网2019年6月25日新闻披露,该公司大力开拓消费金融、创投债等多个业务模式,特别是新探索的创投债业务,助力瑞幸咖啡顺利完成股权融资,最终成功在美上市。不过,该公司网站上的这些内容,在瑞幸咖啡造假暴露后已经不见踪迹。

除了上述贷款,TTCO还对瑞幸咖啡进行了股权投资。根据招股书披露,为了得到扩展融资,瑞幸咖啡向这家授出了认股权证,可以对其进行6000万元的股权投资。2019年4月,瑞幸咖啡向其一家附属公司发行了15211股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代价为890万美元。

随着瑞幸咖啡业绩造假败露,公司可能面临严重的法律后果,以及境外投资者集体诉讼的巨额赔偿,在造假中负有责任的管理层,可能也要受到严重的刑事处罚。而上述3亿元的信托贷款或许早已使用殆尽。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19年3月底,瑞幸咖啡未偿还总额为人民币2.998亿元(折合4470万美元),西藏信托如今已面临险境。

而按照发生时间推算,瑞幸咖啡在西藏信托的这笔贷款,目前仍在有效期内。启信宝信息显示,2018年7月25日,瑞幸中国将持有的2400万股北京瑞幸股权,质押给了西藏信托,该质押目前仍在有效状态。

西藏信托未来将何以脱身?

有机构事发前脱身

在上市之前,瑞幸咖啡还向多家金融机构和类金融机构进行了多笔融资。但比西藏信托幸运的是,这些机构在瑞幸咖啡造假暴露前,可能就已经脱身而去。

2019年3月,瑞幸中国曾以动产作抵押,在中关村租赁进行4500万元的租赁融资。瑞幸咖啡当时曾回应称,此举为常规设备融资租赁,为保证资产价值最大化。可查信息显示,这笔动产抵押有效期为2019年3月27日至2020年3月31日。这意味着,在瑞幸咖啡造假自爆前两天,这笔租赁融资已经到期。

虽然租赁抵押已经到期,但资金是否偿付,目前仍然未知。第三方信息显示,目前相关质押仍然有效。

除了上述机构,瑞幸咖啡此前还在浦发银行、光大融资租赁等机构进行了多笔融资。

根据招股书披露,2018年5月,瑞幸咖啡在光大融资租赁进行3.5亿元的租赁融资,期限12个月,年化利率为5.22%,瑞幸咖啡为此向光大融资租赁提供了担保,陆正耀以UCAR INC的3530万股担保。

此外,瑞幸咖啡还于2019年3月,在浦发银行进行了最高6000万元的循环贷款。招股书显示,瑞幸咖啡在浦发银行的贷款是一笔定期循环贷款,期限为9个月,到期后是否续贷有待证实。

浦发银行对此回应第一财经称,6000万元为该行给予瑞幸咖啡的授信额度,已使用部分额度开立全额保证金的银行承兑汇票。目前相关业务正常。

而陆正耀用以担保的UCAR INC股份,就是其控股的新三板公司神州优车。公告显示,2019年11月5日,陆正耀质押给光大金融租赁的3530万股,已经全部解除质押。

华尔街大牌机构也被坑

随着造假曝光,瑞幸咖啡业务、股价崩塌,给投资者带来的冲击要远远大于该公司进行的数亿元债权融资。

通过股权质押,瑞幸管理层早已曲线套现。做空机构浑水此前指控,虽然瑞幸咖啡的管理层声称从未出售过该公司一股股份,但他们已经通过股权质押方式套现,而质押股份数量几乎占其拥有的全部股份的一半。

就在造假暴露前夕,仍有投资者加仓。公开信息显示,一家名为纳尔逊·范登堡·坎贝尔财富管理集团的投资者,还在近期增持了瑞幸咖啡650股,加上此前持股,共计持有瑞幸咖啡1200股,持股变动时间为3月31日。

但相比瑞银、瑞信、美国银行等华尔街大牌机构,上述机构持股数量微不足道。2019年,这几家机构分别增持了瑞幸咖啡数十至数百万股不等的股份,其中增持最多的达到600余万股。

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19年底,瑞银持有瑞幸咖啡286.07万股,增持83万股;瑞信持有219.05万股,增持94万股;美国银行持有352.43万股,增持数量高达347万股。而持股数量最多的龙松资本,更是增持了607万股,股权变动披露时间均为2019年12月31日。

即便到了今年2月份,也还有基金增持。第一财经查阅数据发现,今年2月28日、29日,共有4家基金类投资者,共计增持了瑞幸咖啡90.6万股,最多的一家增持了50万股,持股总数为80万股。而就在此前的2月1日,浑水已经发布了对瑞幸咖啡造假的报告。

然而,造假带来的股价暴跌,对于瑞幸咖啡的诸多投资者来说,无异于“灭顶之灾”。4月2日自爆22亿元财务造假之后,瑞幸咖啡股价一路暴跌。截至目前,最新股价为5.38美元,较美东时间4月1日26.2美元收盘价,已经累计下跌20.82美元以上,累计跌幅约80%。倘若持股至今,这些机构的亏损已达85%以上。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