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信托公司也看上消费金融,流贷、助贷模式承压

第一财经 2020-05-11 17:38:24 听新闻

作者:陈洪杰    责编:林洁琛

信托传统业务和消费金融业务并不是完全匹配,通过专业子公司的方式涉足更具优势。

作为我国第二大金融子行业,信托公司在近年的转型大势中瞄准了“消费金融”这一领域。截至目前,全国68家信托公司中,已有40多家信托公司开展了消费金融信托业务。

日前,又有一家信托公司打算成立消费金融公司,参与消费金融业务。西藏信托近日在2019年年报中称,计划组建消费金融公司,股东大会已审议通过。

“信托公司涉足消费金融业务已久,但是信托传统业务和消费金融业务并不是完全匹配,在获客、风控管理、智能系统建设等方面存在不少差异,信托公司通过专业子公司的方式涉足消费金融领域更具优势。”一位信托业人士表示。

目前,对于大部分信托公司而言,一方面,在行业回归信托本源的监管要求及趋势下,信托公司转型压力较大,虽然制定了以消费金融、供应链金融等业务为重要发展方向的业务规划,但另一方面,上述新业务对弥补原有业务的萎缩仍有一定难度,尤其在疫情下,消费金融开展稍有不慎可能出现新的风险点。

信托公司抢食消金业务

在经济下行叠加疫情的背景下,国家陆续推出刺激消费政策,让消费成为我国经济增长最主要的动力。

信托公司也不断加码消费金融业务,日前,西藏信托在2019年年报中称,公司于2019年11月20日召开2019年第二次临时股东会会议,审议通过《关于出资组建消费金融公司的议案》。

若西藏信托组建消费金融公司获批,将是第二家信托系消费金融公司。2019年6月,中信消费金融成立,注册资本为3亿元,中信股份、中信信托和金蝶软件分别持股35.1%、34.9%和30%,获批开展个人消费贷款相关的人民币业务。

数据显示,截至去年末,中信消费金融总资产27.51亿元,实现营业收入0.41亿元,但因开业初期花费0.13亿元,同时计提减值损失0.75亿元,实现净利润为-0.64亿元。

一位行业人士称,“资管新规”出台后,资管业务向主动管理转型,以银信合作为代表的信托通道业务逐渐压缩。此外,坚持“房住不炒”政策,限制了房地产类信托快速增长的势头,2019年5月以来,银保监陆续出台“23号文“和“64号文”,对房地产信托的监管力度加强。在此背景下,信托公司亟需拓展创新业务,以支持自身的转型升级,而消费金融信托则是信托公司发展的方向之一。

除设立子公司,信托公司参与消费领域还有ABS(资产证券化)、助贷和流贷模式。其中,助贷模式是指,信托公司提供自有资金或信托计划募集资金,通过助贷平台接触到借款人,与借款人签订个人消费金融信托贷款合同并发放贷款。助贷平台作为第三方服务,协助信托公司做贷前、贷中、贷后管理,收取服务费。

信托公司参与的另外一种是流贷模式,信托公司只是资金供给者,并不直接接触实际用款的客户,不穿透到底层资产,其余各环节由第三方贷款服务平台处理。在这一模式下,信托公司缺少个人客户端数据积累和风控环节,难以获取超额收益。

另外一种是信贷资产ABS模式,由于消费信贷业务对应的资产具有数量多、小额分散、预期现金流波动小、超额利差较高等特点,是资产证券化的良好资产标的,但目前在信托公司的业务量中占比不大。

信托公司流贷、助贷模式承压

春节假期本是消费增长的黄金期,但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大家呆在家中,线下消费按下“暂停键”,信托公司的消费金融业务受到了一定影响。

受整体消费环境影响,消费者在餐饮、旅游、电影、交通、教育培训等服务行业的支出断崖式下滑,其他领域的日常消费也呈现下降趋势,疫情期间,消费金融业务的整体需求减少。统计数据显示,一季度,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5082元,比上年同期名义下降8.2%,扣除价格因素,实际下降12.5%。其中,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6478元,下降9.5%,扣除价格因素,实际下降13.5%;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3334元,下降5.4%,扣除价格因素,实际下降10.7%。

在机构端,由于受复工延迟影响,信托公司财富端展业受到一定限制,资金的募集和信托发行速度下降,合约签订的时效性减弱,也会造成产品发行效率降低。

云南信托研究发展部相关人士称,信托公司的消费金融风险控制难度增加,加速了行业内部的分化。疫情的发生极大考验机构获客能力、风控能力、运营管理能力、催收能力,自主管理能力弱的消金机构短板更加明显,疫情强化了各类消费金融展业主体的优劣势,行业淘汰进程被提前。

“首先,短期而言,线下实体消费,包括餐饮、旅行,食品零售等都会受到影响。消费金融从场景出发,如果居民没有消费动力,线下部分消费金融交易额也会出现下降。由此,消费金融可能会从线下向线上迁徙。对于过度依赖外部资产管理方获客的金融机构,获客的短板更加突出。其次,疫情的发生短期内导致中低收入人群收入骤降,消费金融业务的违约风险增加。”上述人士称。

一位头部信托公司高管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每个公司有自己的资源禀赋和运营策略,对我们而言,信托公司传统业务是B端业务,消费金融则是面向居民个人的C端业务,我们公司不会大规模布局。尤其是在当前,受疫情影响,信托公司放款后,因个人客户小额分散的特征,信托公司流贷、助贷模式承受着很大的压力,后端的催收也将面临较多困难。”

不过,另一位业内人士称,尽管消费金融业务增速不如以前,但前景依然广阔。构建先进的IT风控系统、专业的团队、科学的风控模型,则是信托公司制胜消费金融领域、获取长远发展的核心优势。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