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商业人文
  • 艺术市场新生态观察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五月天、刘若英频刷屏,疫情之后线上演唱会的商机在哪?

第一财经 2020-06-11 11:52:27

作者:吴丹    责编:李刚

直播演唱是疫情期间的过渡产物,其商业机制还没被设计完成,包括出资者、收费机制和标准,以及艺人酬劳,许多环节有待考验。

“谁说2020没有五月之约?当我们唱起同一首歌,你不再是一个人。”5月25日,五月天在微博宣布,在5月的最后一天举办“突然好想见到你”线上演唱会。

5月31日,这场演唱会引发80后、90后的集体刷屏。当天,五月天登上7个微博热搜,相关话题阅读量近28亿,在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和全民K歌等平台吸引3500万人次在线观看。

“突然好想见到你”线上演唱会现场    图/五月天微博

“这是一次特殊的‘五月之约’,总想要做点什么纪念一下。”音乐博主Candycandy得知线上演唱会的消息后,就开始构思一套实名票卡和手环。四天时间,这位每年都期待着五月天“五月之约”的乐迷,设计赶工完成票卡、手环,分送给朋友们。她翻出去年5月12日“五月之约”演唱会的最后,阿信大声问观众,“明年,会是什么样呢?明年,你会来吗?”

“突然好想见到你”既是约定,也是疫情下的特殊会面。Candycandy与数千万粉丝一起,在家里的屏幕上看完整场演出。这是五月天成军23年来第一次面对空无一人的现场,也是他们历年演出中线上同时观看人数最多的一次。

自今年3月起,这场演唱会背后的出品方TME live已连续推出10场线上演唱会。除了五月天,年度热播剧《想见你》的彩蛋音乐会、刘若英“陪你”线上演唱会,以及吴青峰、袁娅维等歌手的线上演出都成为微博热门话题,不但演出品质超乎预期,也在疫情时期树立起线上演出的新标杆。

一位独立音乐经纪人坦言,从TME live的几场线上live,他看到了音乐直播商业化的可能性,“最早的线上直播就是艺人拿手机,拍下自己的生活,弹唱音乐。但这样的音乐直播,谈不上质量,也看不到商业模式。”相比之下,TME live专业化、个性化的现场演唱会,像是针对粉丝群的定制服务,“突破了传统演唱会在时空的限制,未来也许能寻找到新的盈利模式。”

不变的“五月之约”

“第一次没有观众,蛮不习惯的。但我感受到成千上万的呐喊声。”五月天团员在空阔的体育馆现场前说起这话时,都带着笑意。

鼓点声在房间响起,五月天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镜头里,唱起《一颗苹果》。当人们以为演出就在排练室里举行时,五个人忽然站起身,推开大门,走进夕阳下空无一人的台北市立体育馆。21年前,这里是五月天第一次举行演唱会的所在地。时光流逝,当年20多岁的他们与乐迷都进入了中年。来自不同地区与时区的观众,一起完成这次不平常的“五月之约”,纷纷在弹幕里感叹青春。

眼尖的乐迷发现,座位上插满了蓝色海洋般的荧光棒,这是五月天演唱会上最常见的场景。“没想到整个舞美、音响效果和灯光,跟我去现场演唱会看到的一模一样。”北京乐迷小祖还记得,十年前的5月31日,24岁的他专门到香港红磡体育馆看五月天演唱会,阿信唱起《时光机》时,他也双眼模糊了。这次守在家里看演唱会,五月天的talking环节有了字幕,而那些跟随音乐摇晃的荧光棒安静地伫立在座位上,像是青春的见证。

“这是一个特别的时刻,我们现实的距离好远,没有办法看到彼此,但是心灵的距离好近。”吉他手石头在talking时如是说。

一小时零六分钟的线上演唱会,弹幕里充斥着观众间的相互问候和打趣,有人回忆往事,也有人感慨青春,其热烈欢快的程度,比线下演出的交流更直接、密集。

在五月天的演唱会中,总有一个默契,当《知足》的前奏响起,现场数万乐迷总会拿出手机,打给最重要的人,让对方听到这首歌的直播,现场也会因手机亮起的荧幕而星星点点。

线上演出中,这个环节也被重新设计。五月天走到观众席,那里已经点亮满天星般的灯光。对小祖来说,这个细节设计考虑到乐迷与五月天之间多年来延续的默契,令人感动。

3500万人次同时在线观看完这场演唱会后,五月天的歌曲在QQ音乐飙升榜迅速攀升,前100首热门歌曲里,有50多首都来自五月天。

同样数据亮眼的是4月17日,刘若英在复古怀旧的戏院里,面对空空的观众席唱了近两小时,在线收看达3000万人次,全球累计吸引超过1.5亿人次观看。

个性、定制的线上演出

五月天原定的线下演出被迫取消,只是疫情下的一例。刘若英原计划在今年开启“飞行日”巡回演唱会也因疫情而取消。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不完全统计,仅今年第一季度,全国已取消或延期的演出近2万场,直接票房损失已超过20亿元。现在,livehouse和音乐节何时能真正恢复,仍是未知。

因此,腾讯音乐娱乐集团迅速整合现有资源,快速成立了全景音乐现场娱乐品牌TME live,意图寻找新的机会和切入口,将现场演出、在线直播、粉丝经济等业务整合在一起。

3月开始,TME live接连推出10场线上演出,很多都登上热搜,成为话题。在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布局中,其旗下有QQ音乐、酷狗、酷我、全民K歌四个平台,TME live的每一场演唱会都能在四个平台同步直播。

在全球疫情期间,音乐行业最一致的选择就是转战线上。从Lady Gaga召集全球巨星完成的《One World:Together At Home》,到摩登天空的“宅草莓不是音乐节”、抖音的“沙发音乐节”、网易云音乐的“卧室音乐节”,线上音乐直播一夜成为行业趋势。

与其他同样做线上演出的机构和公司相比,TME live的核心是做高品质、定制性的现场,以求每一场都应对不同的歌手,做出独一无二的主题、话题和个性。

4月17日,刘若英在复古怀旧的戏院里,面对空空的观众席唱了近两小时。  图/刘若英微博

“现场演唱接连取消,但它不可能被取代。”TME live导演团队之一源活娱乐责任人陈镇川曾写道,直播演唱是疫情期间的过渡产物,其商业机制还没被设计完成,包括出资者、收费机制和标准,以及艺人酬劳,许多环节有待考验。他也认为,现场永远有不可取代的娱乐性、魅力和独特性,科技无论怎么发达,五感互动仍难以被虚拟取代。

陈镇川更愿意正面看待疫情,既然行业已经面临危机,不如做好更多准备,等待恢复正常的一天。等待的过程,他们仍然决定去做比线下演出更为复杂的线上live,而且要求比线下做得更具品质。

对导演团队来说,线下演唱会的所有编曲、彩排等流程,线上live都具备。更大的工作量还包括与观众的线上互动、协调镜头、制造并烘托互动气氛、流媒体传输技术等。演出中,摄像机位在舞台上360度切换,让观众最真实地贴近舞台,确保每一个乐迷都得到vip般的沉浸感。

为每一位音乐人打造不同的舞台,也考验团队的设计。杨丞琳的舞台设置在小剧场,歌手A-Lin置身台北酒店户外露台,年度热播剧《想见你》的彩蛋音乐会则放在上世纪90年代风格的场景中。

“这次不仅仅是音乐会,而是以音乐为载体的心灵交流。”在5月16日的“Ready For Love”线上演出后,歌手袁娅维很满意,室内搭建的树林实景,制造出氧气感十足的舞台。

TME live更具话题性的无疑是刘若英的“陪你”线上演唱会。除了唱歌,她像一位老朋友跟观众分享自己与好友的生活,实时回答观众线上提问,这也是线下演唱会不太可能实现的亲近感。

TME live的第11场演出,是6月6日徐佳莹的《放声去热爱》线上演唱会。官方数据显示,该演出逾千万人次共同在线倾听,#TMElive#官方话题阅读量超2.1亿。这一次,BOSE品牌成为了该演出的合作方,体现出超现场模式对品牌的吸引力和商业价值。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