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同样面对疫情反弹,韩国和日本如何应对?

第一财经 2020-06-23 09:37:14

作者:文思敏 ▪ 陈锐    责编:高莉珊

新冠的卷土重来其实不止在北京。亚洲范围内,韩国和日本其实均在近期出现了新冠疫情回潮,但不同之处在于各国应对颇殊。

根据北京市卫健委6月22日通报,6月21日0时至24时,北京新增本地确诊病例9例、疑似病例2例、无症状感染者5例。这一轮疫情自北京新发地市场复发以来,自6月11日0时至6月21日24时,北京已累计报告本地确诊病例236例,昨日亦是确诊病例数首次降至个位数。

过去10天,北京已提升了多个城区的风险等级,加强了人员进出的流动限制,部分行业也因此中断复工复产,疫情有再度回到热点话题之势。

若将目光投向全球,新冠的卷土重来其实不止在北京。亚洲范围内,韩国和日本其实均在近期出现了新冠疫情回潮,但不同之处在于各国应对颇殊。

韩国:“生活防疫阶段”暂未变

韩国防疫部门数据显示,截至21日零时,韩国较前一天新增新冠确诊病例48例,现有确诊1273例。韩联社的报道指出,由于境外输入病例减少,当天新增病例数较前一天的67例下降明显,但新增本土病例数不降反升,意味着新冠疫情仍未得到有效控制。

此前,韩国的防疫模式在全球广受赞扬,指称其在未封城、未封锁经济的代价下,以最为有效快速的方式控制住了传染源。与北京此次疫情再爆发的情况相同,随着社会活动的恢复,新冠出现了小规模二次爆发。

新一轮疫情反弹始于5月。5月1日深夜,首尔一名男性先后前往梨泰院多家夜店,导致人群聚集性感染。截至5月30日,与梨泰院相关的确诊病例升至269例;5月25日,韩国电商平台Coupang京畿道富川市的一名快递员也确诊,此后该公司确诊人数持续增加至46例。

5月,首尔梨泰院酒吧集体感染蔓延。|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年初至今一直待在首尔的中国留学生颜惠琴从这时起又开始持续收到一系列公共等级信息,最多的时候一天收到了超过5条。

在信息里,韩国安全部会列出确诊者的活动范围和行动路线,以提示市民注意。但是,国家对防疫等级并没有上调,仍然在“生活防疫阶段”,与此前“保持社交距离”阶段的严控措施有明显的不同。“到了周末还是会有很多人去喝酒、吃饭、聚餐,没有什么差别”,颜惠琴对《第一财经》YiMagazine说道。

她也历经了韩国社会防疫状态的变化——严重时期,地铁里有专员敦促市民戴口罩,饭店和娱乐场所的消费人群明显减少,教会里的聚集性活动以及其他市民集会也受到严格控制。到“生活防疫阶段后”,外出消费人数回升,教会也放宽了管控。“4月份确诊人数控制住那段时间,可以感觉到大家似乎都不太爱戴口罩”,颜惠琴说,“但是在最近的第二波小规模爆发后,外出的人们又开始有意识地戴口罩了”。

在韩国,大邱和庆尚北道地区疫情控制后,自4月中旬起,韩国经历了短暂的“消停期”,每日增长人数在10例左右停留。4月15日,韩国如期举行普选,成为第一个在新冠疫情期间举行选举的国家。数据显示,此次普选投票数为28年来最高投票数据。5月1日,韩国卫生部门确认没有发生与普选相关的确诊病例。

5月6日,韩国政府宣布放松“保持社交距离”的规定,进入“生活防疫阶段”,即允许企业分阶段复工复产,也允许在消毒指南下举办聚会和其他活动,正式转入日常生活与防疫并行的节奏。

5月6日,韩国转入生活防疫阶段。|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4月以后就没有那么强制性了,但还是会每天跟我们强调大家勤洗手戴口罩这些东西。”颜惠琴对《第一财经》YiMagazine说道。疫情爆发初期,所有从全球入境韩国的留学生都必须在手机上安装一个App,每天在上面做体温检测和身体状况报告,同时还有两周的强制隔离。“之前有过确诊病例的酒吧和夜店会禁止两个星期营业,其他的一直都是照常营业”。

但防疫等级的维持再次体现了韩国政府保住经济的意图。近两个月,韩国发生过多次聚集性感染,但从社会运行来看,禁令并未到达此前的高度。五月底,韩国政府签下了两周的加强首都圈防疫管控措施,内容主要包括暂停8000多家公共设施的开放,酒吧、补习班、网吧等场所克制运营等等,但并未强制关闭。

不过,进入6月,政府再次将原定于5月29日至6月14日实施的加强首都圈防疫管控措施的时效延长,直至单日新增病例降至10例以下,许多公共场所将暂停或限制开放。同时,据韩国媒体报道,韩国政府在近日也开始在首尔、仁川、大田等多处场所试运行QR二维码电子出入登记系统。而在此之后,公众今后进入酒吧、歌厅、夜店等场所必须出示二维码,以便跟踪流调信息。

颜惠琴告诉《第一财经》YiMagazine,除了出现过感染事件的酒吧和夜店需要强制关停两个星期外,其他的娱乐场所仍然照常营业。“虽然之前紧张过一段时间,但是现在还是该出门的出门,该去饭店还是去饭店”。

而根据韩国广播公司(KBS)6月22日消息,在当日首尔市政厅举行的紧急情况通报会上,首尔市市长朴元淳表示,如果3日内的日平均确诊人数超过30例,会返回到“保持社交距离”阶段。“当我们的感染人数达到超过医疗系统的负担时,我们只能回到原有的‘保持社交距离’阶段”。

首尔市政府同时宣布,将准备加强跟踪监视系统以及在下个月建立一个流行病学调查室、一个隔离管理团队和一个传染病研究中心来应对可能到来的第二次大流行。

日本:“东京警报”

日本的疫情反弹出现在紧急事态全部解除之后不过20天。

事实上,自首相安倍晋三5月25日宣布解除紧急事态开始,东京都每日的新增感染病例又呈现了增长趋势。6月14日,东京感染病例再次出现反弹,新增47例确诊病例。在确诊的47人中,32人为牛郎店员工以及与“晚间繁华街”相关的感染者,其中18人均与同一家牛郎店相关。

而面对经营者们要求“完全解除停业状态”的请求,日本政府同样面临“防控”和“经济”的两难抉择。但从目前的政策来看,日本和韩国一样,也选择了以再度激活社会为优先的经济选择。

根据日本5月25日发布的《新冠疾病预防基本政策》(Basic Policies for Novel Coronavirus Disease Control )修订版,日本对新冠紧急事态的疾病预防框架主要基于三个方面:

一是感染状况,是否存在爆炸性的传播迹象;

二是医疗服务体系是否反应充分,能否对有症状人群作出及时的反应;

三是监视与跟踪系统,是否建立系统来检测感染传播的早期趋势,并作出及时反应。

日本对新冠的预防和控制对策主要围绕这三个方面展开。文件称,一旦日本政府认为不再有宣布紧急事态状态的必要,对新冠疫情的考察标准也将基于以上三个方面。

而紧急事态的解除的标准是“近1周的新增感染人数合计为每10万人口在0.5人以下”且“新报告病例可以达到采取非集群性措施的水平”。截至5月24日,据日经新闻网报道,东京都的新增感染人数为每10万人0.36人,低于标准;而神奈川和北海道分别为0.70和0.72人,仍高于解除标准,但日本政府认为已经查明感染途径,且医疗体系可以应对,因此在25日这天仍解除了紧急事态宣言。

“本次疫情已经基本控制住了”,安倍晋三当时称。在当日的首相发言中,安倍晋三表示,政府已制定针对100多种行业的预防感染措施方针,目的是为了让商业活动重启和开始“新常态”生活。

日本政府认为,“彻底防止感染”与“经济活力”并存总是困难的,如果一直保持严格的经济活动封锁措施,社会难以维持运转。因此其强调“再次流行的风险是存在的”,并表示若感染再次扩大,会再次发布紧急事态宣言。

“即使我们完全按照指导方针行事,我们也不能将感染风险降到0”,在发言里安倍晋三提到,“我们必须准备好经受一些考验和错误。我们会沿着完全恢复日常生活的道路前进,同时控制好感染的数量。这将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很多公司都开始通勤上班,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约束”,一位在日本东京工作的人士告诉《第一财经》YiMagazine。

不过,在这期间,东京都政府曾于6月2日发布 “东京警报”。根据日经新闻网消息,警报的设定指标主要是:最近一周的日均新增感染病例在20人以上;感染途径不明的比例在50%以上;以周为单位统计的感染人数增加。

6月2日正是因有两项指标均超出了范围而触发警报。但是,不同于紧急事态宣言,警报的发布意在呼吁市民警惕疫情的蔓延,并未做出限制民众的社会经济活动的具体要求。“从社会的角度来看,警报没有什么约束力”,上述人士对《第一财经》YiMagazine说道。

6月6日,日本东京都发布“东京警报”后的首个周末,选择出门逛街的民众数量并没有大幅减少。|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6月11日,在当日指标均低于“东京警报”标准后,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当晚即宣布警报解除,并宣布从12日起解禁包括网吧、卡拉OK店、夜总会、餐饮店在内的商业设施。而从6月19日起,日本解除跨县出行限制,音乐会、展览会等活动也正在逐步恢复,同时允许举办人数不超过1000人或人数为场地容纳人数50%的各类室内外活动。

正是在当晚,北京进入了由新发地拉响警报的新冠反弹期,战役又一次打响。

文章作者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