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疫情之下的两难选择题,美国高校如何挽回入学率

第一财经 2020-08-17 21:39:09

作者:高雅    责编:杨小刚

对美国高校而言,开学还是不开学,这是一道两难的选择题。

8月,历来是美国大学迎接新生和返校生的时节,但随着全美新冠肺炎疫情的持续蔓延,这个秋季的校园注定要比往年沉默得多。

根据美国戴维森学院(Davidson College)对全美约3000所高等教育机构的调查,25%的学校计划以线上授课为主,但允许个别课程面授或一定时间后恢复面授;21%的学校将以面对面教学为主,但一些课程可以在线上进行;15%的学校实施的是教授自行决定如何授课的混合制度,如一周内线上教学和面授可以交叉进行;完全执行线上教学或线下面授的学校比例分别为5%和3%;另有大约26%的学校仍未作出决定。

对高校而言,这是一道两难的选择题。允许学生返回校园可能会招致一场公共卫生的噩梦,但若转为线上课程,学生可能会选择推迟入学或转学,从而导致入学率下降。这不仅关系到千万学生和教职员工的健康,还涉及到数十亿美元的学费和住宿费。

而选择网络教学的美国高校可能会损失大量期待亲身赴美体验优质教育的中国留学生。原本定于今年8月就读纽约大学法学硕士项目的赵潘(化名)就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为应对疫情带来的影响,学校允许学生在2020年8月、2021年1月、2021年8月三个时间段自由选择入学。目前,她已决定将前往纽约的计划推迟至明年年初。

五花八门的开学方式

自5月起,许多高校陆续出台了学生重返校园的计划,但新冠肺炎疫情却从6月下旬起在美国部分地区再次涌现。

根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监测的数据,8月16日美国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仍超过4万例。因此,随着开学日期的临近,选择线下授课的美国大学的数量出现了明显的收缩。根据一项对超过1200所美国高校的调查,5月下旬,近70%的学校表示将在秋季恢复面授,但截至7月下旬,这一数字已下降到49%。

7月底,杜克大学、迈阿密大学、西弗吉尼亚大学、华盛顿州立大学和乔治华盛顿大学等纷纷宣布,他们将撤回之前的重开计划。包括布朗大学与马里兰大学等学校推迟了面授课程的开始日期,而杜克大学等学校则进一步缩减了住宿生的比例。

目前,据第一财经记者统计,全美排名前25的大学中,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耶鲁大学和普林斯顿大学决定在线上教授全部或绝大部分课程,其中大部分学校允许某些情况特殊的学生回到校园;哥伦比亚大学、加州理工学院、纽约大学、杜克大学、密歇根大学、卡内基梅隆大学、南加州大学、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芝加哥大学为学生提供了线上和面授两种选项;波士顿大学、布朗大学、斯坦福大学出台了分学期、分年级或分学院的返校计划;而最为“激进”的康奈尔大学则宣布,所有学生都将从9月2日开始回到校园开启秋季学期。

接受了杜克大学环境管理项目录取信的霄娜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根据收到的最新通知,杜克将采取混合制的方式开启秋季学期。“大课在网上进行,小型的课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会考虑面授”,霄娜说,“我已经决定推迟一年入学,学校批准的理由也是基于疫情影响。据我了解,目前杜克校园内很多设施都未开放,所以我们怀疑,即使说是按照混合(Hybrid)制度进行,最后也是全部线上授课。我身边计划去美国留学的同学基本都推迟了,少部分推迟不了的就只能在中国上网课。

进退两难的财政抉择

对于美国高校来说,欢不欢迎学生返校,都是一大财政难题。

尽管推迟了面授课程的起始日期,但布朗大学仍将于10月初开始迎接学生入学或返校。该校校长帕克森(Christina H. Paxson)4月份在美媒发表的评论文章称,校园应该重新开放,原因包括低收入学生面临远程学习的障碍以及高校需要收入等。

自3月中旬美国高校因疫情突然转向在线授课以来,多家大学已经宣布了数亿美元的亏损,管理层纷纷减薪,捐赠基金缩水,招聘被冻结,建筑项目也被迫停工。一些大学表示,140亿美元的联邦援助计划不足以让陷入困境的学校维持运营。麻省理工学院就因疫情而增加了5000万美元的意外支出,包括购置进行在线学习的设备,向学生退还住房和餐饮费,以及为被迫离开校园的学生提供经济援助。该校表示,疫情使得捐赠、研究经费、基金会支付等多个收入来源面临萎缩。

美国教育委员会(ACE)在4月时预计,美国秋季学期的国际招生人数将下降25%。根据布鲁金斯学会的一项研究,如果国际学生无法入学,加利福尼亚州面临着高达4亿美元的损失,纽约的潜在损失超过3亿美元,马萨诸塞州则超过2亿美元。以单所学校为例,康涅狄格大学估计,如果失去国际招生明年将损失7000万美元。

联合了15所公立大学的密歇根州立大学协会主席赫雷(Daniel Hurley)称:“我从这些大学听到的预测是,可能今年不会招收到国际学生。这不仅仅是对今年的打击,因为这些学生一般会就读四年,因此这对资产负债表的负面影响将是持续多年的。”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校长丹尼尔斯(Ronald J. Daniels)称,支出上升和收入骤减导致该学校本财年最后三分之一的阶段内的预算缺口超过1亿美元。他预计,从7月开始的下一财年的预算缺口总额将达到3.75亿美元。

但即使对那些坚持开放校园的学校来说,防治新冠肺炎疫情的准备工作也需要其掏出一笔巨款。马萨诸塞州总医院的研究人员发现,要想遏制病毒的蔓延必须进行频繁的测试,学校可能需要每两三天对学生进行一次筛查,同时要求严格遵守社交疏离、戴口罩以及其他预防措施。为此,学校可能还需要重新配置宿舍和食堂以降低食宿设施的密度,并修建新的建筑或帐篷式的教室来减少人与人的接触。

这些措施可能会给全美5000所高校增加总计700多亿美元的预算负担。

选择网络教学的美国高校,可能会损失大量期待亲身赴美体验优质教育的留学生。

如何挽回中国学生的入学率

十多年来,中国学生一直是美国高校留学生的主力军之一。根据国际教育协会(IIE)的数据,2009~2019年,留美中国学生几乎增加了两倍。2018~2019学年,留美的中国学生有36万多人,约占全美国际学生的三分之一。根据美国商务部的估计,中国留学生在2018年为美国经济贡献了150亿美元。

但由于疫情原因,包括中国留学生在内的国际生的入学率将受到显著影响。IIE在5月发布的一项对近600所美国高校的调查发现,88%的学校预计下一学年国际学生入学率将下降,其中30%的学校预测将出现“大幅”下降。尽管一些高校将扩大招收能够支付全额费用的美国本土学生,但也无法完全填补缺口。

为了防止中国留学生的入学率陡降,不少美国大学为此推出了新措施。譬如,拥有多个海外校区的纽约大学决定安排学生就近入学,以解决复杂的签证审批问题。该校已经为上海纽约大学提供了2300多个学生名额,供无法前往美国的学生入学。康奈尔大学也表示,将让国际学生前往海外合作院校学习,比如被录取的中国学生在这个秋季学期可以选择在清华、北大等学校就读相关的项目。

霄娜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中国昆山设有校区的杜克大学也推出了类似的政策。“我的环境管理硕士的项目比较特殊,因为杜克大学在中国有个杜克昆山大学,这里设置了类似的项目,所以我们学院通知说,有愿意的同学可以在杜克昆山大学上课。据我了解,被这个项目录取的二十几个同学中有大概三四个同学决定去昆山了。”她说。

不过,尽管有这样的选项,但霄娜本人和被纽约大学录取的赵潘都选择推迟入学,等美国疫情平息下去再前往美国攻读学位。

“我们学校一部分已经在纽约的同学正在准备开学,因为有些国家没有签证限制”,赵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为了应对延迟开学留下的空窗期,她在北京找了一份实习的工作。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