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俄韩密切观望后安倍时代日本政坛动向,继任者能否破局?

第一财经 2020-08-31 13:50:49

作者:潘寅茹 ▪ 权小星    责编:冯迪凡

俄罗斯与韩国目前都在观望后安倍时代的日本政坛布局。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请辞后,留下哪些遗憾,又是否能破局?

在28日安倍宣布因健康原因辞职的消息后,多国和国际组织领导人纷纷对此表态。他们赞扬了安倍对于本国和日本关系发展做出的贡献,并祝愿他身体健康。

在当天的记者会上,安倍除了详细解释了请辞的原因外,还谈到,(日俄)北方四岛问题、修宪、日韩关系等,都是他任期内未能全力推进的遗憾。而俄罗斯与韩国目前都在观望后安倍时代的日本政坛布局。

日俄领土问题僵持

尽管近年来,安倍本人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私人关系不错,安倍曾表示与普京在国际场合见面不下30次,但这种热络的私交没能延续到日俄关系上。迟迟未能推动解决的领土问题,也成为了安倍的“心头痛”。

对于安倍因健康原因“闪辞”,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28日也在第一时间表示,克里姆林宫对安倍辞职感到遗憾。佩斯科夫说:“安倍确实为俄日双边关系发展作出了无价贡献。俄罗斯总统(普京)绝对赞同他坚持通过谈判和在共同关心的领域发展双边关系的方法来解决所有争议问题、甚至最棘手问题的原则。”佩斯科夫还表示,普京高度评价与安倍之间的工作关系,佩斯科夫将其形容为“辉煌”。

佩斯科夫表示:“我们希望他的继任者将同样走进一步发展俄日关系的道路。”他补充说,克里姆林宫首先希望安倍“尽快解决他的健康问题”。

而最新消息显示,安倍将在31日与普京通电话。

日俄领土争端的焦点在于,日本要求俄方归还“北方群岛”(俄罗斯称“南千岛群岛”),并强调只有在俄罗斯让步的基础上解决了领土问题后,才能签署和平条约。

而领土问题解决的最大希望出现在2018年。当时,普京与安倍会面时同意将1956年的日苏宣言作为进一步谈判的基础。宣言规定,在缔结条约之后,俄方会将两个岛屿移交给日本,以表示诚意。但是日本方面一直希望俄罗斯能移交所有的四个岛屿。而俄罗斯还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要求日本承认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果,但安倍明确表示拒绝了。

此后,日俄间的领土问题一直没有任何进展。原本,安倍计划在今年5月9日卫国战争胜利日时到访莫斯科,继续与普京商讨这一话题。但新冠疫情影响阻碍了这一见面,如今加上安倍的突然请辞,日俄领土问题谈判的未来前景不定。

俄罗斯资深议员路特斯基(Leonid Slutsky)表示,“我们目前只能希望安倍的继任者能继续务实推动俄日间领土谈判。缔结和平条约目前依旧是双方议事日程的重点。”

俄媒认为,一旦日本防卫相河野太郎或者自民党前干事长石破茂上台,将在领土问题上对俄罗斯更为强硬,而这将导致双方通过和谈解决领土问题的契机日渐渺茫。

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卡扎科夫(Oleg Kazakov)则认为,安倍的提前离职完全是由他的健康问题决定的:与任何地缘政治、政治和经济学无关,而新任首相上台后,俄日关系不会出现任何严重恶化,“因为日本政治的惯性很高,对话将继续。可能领导人之间的热络不会像普京和安倍那样活跃。”

韩国抛“橄榄枝”?

韩国则似乎在为后安倍时代的韩日关系缓和寻找契机。

就在安倍宣布这一消息后,韩国青瓦台发言人姜珉硕当日就安倍因病宣布辞职一事表示遗憾,并祝愿他早日康复。姜珉硕表示,作为日本在任时间最长的首相,安倍晋三取得了很多有意义的成果,尤其是对发展韩日两国关系发挥了重大作用。他强调,韩方愿同新任首相和内阁保持合作,进一步提升双边关系水平,深化互利合作。

韩国高丽大学政经学院教授李国宪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上述青瓦台声明确实肯定了安倍在任期间对于韩日关系的一些积极举措,但也回避了一些关键问题,“既体现了韩国部分人士对于后安倍时代的一些期许,又反映出疫情当前,对于韩日两国经济状态的担忧。”

去年7月,日本宣布对出口韩国的三种半导体原材料加强管控,并将韩国移出出口“白色清单”。随后,日韩之间开启贸易战,不仅两国关系陷入二战后以来的低谷,同时经济与贸易上也陷入了“报复与反报复”的怪圈。今年7月底,韩国方面将一纸诉状告到了世贸组织(WTO),后者已正式介入这一贸易争端,同意设立专家组来调查日韩的出口管制争端。对此,日方谴责了韩国采取了不利于对话的做法,并担心在WTO上诉机制受阻的情况下,日韩间的争端恐长期化。

韩国共同民主党委托韩国民调机构Real Meter进行的民调显示,近70%的韩国民众,对于抵制日本消费品的行动持有肯定态度,有30%的受访民众认为“没有日本消费品,我的生活不会有任何变化”。在安倍宣布辞职后,与跌落近六百点的东京股市形成鲜明对比,韩国KOSPI及KOSDAQ股指均出现反弹,8月28日韩国KOSPI股指以2353.80收盘,相较上一交易日上涨0.40%。其中,被称为“爱国概念股”的一批企业股价出现了大幅度的涨势,有部分股价上涨幅度达到近20%,接近涨停。这些企业以消费品生产企业为主,并与在韩国市场领先的日本产品有强烈的竞争性。

韩国经营学会会长李斗熙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随着安倍政府向韩国发起芯片材料制裁,韩国政府与民间企业对于国产化的热情大幅度提高,事实上也反向引发了韩国民间对于国产品的关注,进而变相为韩国本土中小企业打开本土市场提供了机遇。

李斗熙则认为,由于目前韩日两国间的产业结构及主力产品有所冲突,两国贸易关系快速转向竞争关系,因而日本对韩大方向及态度并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