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产经
  • 航空那些事儿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49条商务航线放开航班量限制,航司和旅客影响几何

第一财经 2020-09-15 17:33:12 听新闻

作者:陈姗姗 ▪ 伍汝苗    责编:乐琰

这49条涉及北上广的商务航线解除航班量限制,将如何影响市场、航司、旅客?

在今天举行的民航局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运输司副司长靳军号通报了放宽部分国内航线航班的准入政策,主要有两方面措施:

一是放开49条核准航线每周最大航班量限制。航空公司在符合航空安全、通达性和运行品质要求的基础上,可以灵活自主的安排航线航班。

二是放宽涉及“北上广”三大机场支线航线准入限制。调整后,2019年旅客吞吐量在100万-200万间的32个机场至北上广航线,将不受通航点数量的准入门槛限制。

根据民航局于2018年印发的《中国民航国内航线航班评审规则》,国内航线分为核准、登记两类。核准航线是指涉及北京、上海、广州机场之间及北上广连接部分国内繁忙机场的客运航线,目前共49条,核准航线设置最大航班量。

其中上海-深圳航线每周可飞最大航班量达到806班,相当于每天可飞多达115班;广州-太原航线每周可飞最大航班量仅126班,相当于每天可飞18班。

如今,这49条涉及北上广的商务航线解除航班量限制,将如何影响市场、航司、旅客?

民航业内人士林智杰认为,原来三大枢纽相关的49条商务航线上,有额外的航班量的限制,不能超过多少班,现在这个限制解除,便于航空公司投入更多的运力新增更多的航班。所以首先旅客是受益的,能够享受到更多的航班选择,也会有更便宜的机票。

第二,对于航空公司来说,可以方便的把运力配置在效益更好的市场,所以相对来说是有利于航空公司的收益水平。但对三大航这些既得利益者可以有一定影响,因为这些核准航段的航班量增加,现有航班的收益会被摊薄。

第三,随着航班量的放开,这些商务航线就具备了完全市场化票价的前提。因为原来航班量没放开,如果票价完全放开,那么就容易造成天价机票,那么现在航班量放开,才能够完全放开票价,实现真正的价格市场化。

而对于放宽涉及“北上广”三大机场支线航线准入限制,广州民航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綦琦表示,现阶段,因国际疫情尚未平稳,国际航班复航加密不确定因素巨大。将原本国际枢纽的国际时刻预留转移给国内航线尤其是国内支线,在补足小机场,支线机场直航北上广的需求的同时,也会激活全新市场需求,促进拉动国内航空消费。

但也要看到该政策的阶段性和枢纽支线市场的不确定性。国内航司和支线机场切勿盲目跟风,开航前需要做好市场调研功课,要和地方的文旅优势资源联动。积极利用新航班引导双向消费市场,而不是一飞了之,一补了之。

綦琦补充说,此次的放开政策是阶段性政策,预计国际航班复航和加密后,该政策将退出。但这也是支线机场跨越式发展的良机,可持续航空市场培养起来,即使政策退出,市场也会促使航司想法设法维持运力。

在今日举行的发布会上,民航局相关负责人也介绍,8月份,国内航空客运市场加快恢复,共完成4535.1万人次,已恢复至去年同期八成以上,并超过今年1月份,是今年以来月度国内旅客运输规模的最高值;不过受境外疫情持续蔓延影响,国际航线旅客运输规模持续处于低位,日均运输约6000人次。

今年8月,全行业完成运输总周转量75.4亿吨公里,恢复至去年同期的65.4%。客运方面,8月共完成旅客运输量4553.9万人次,接近去年同期四分之三。货运方面,8月全行业完成货邮运输量54.6万吨,恢复到去年同期的86.7%。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相关阅读

建议先放开三孩:来自16万人的生育调查

当前中国人口少子化和老龄化问题日益凸显,出生人口趋势性下滑,老龄化加速到来,人口峰值临近,人口危机渐行渐近。70后因为错过最佳生育年龄想生不能生,80后90后作为生育主力,面临着赡养4位老人的压力,在生育问题上因经济成本(教育、医疗等)、时间精力成本等想生不敢生。我们建议,全面放开并鼓励生育,尽快让生育权受家庭主导,加快构建生育支持体系。

10-29 10:50

生育攻坚战:放开政策,你愿生三胎吗?

在过去40年,家庭生育意愿与国家政策曾有过激烈的碰撞与调整,因此生育政策能否激发民众的生育意愿,仍有多方面不确定性因素。这里就要看自上而下的政策影响力与自下而上的家庭生育意愿之间的关系。所有希望通过政策来调整生育水平的人,其实都隐含了一个前提,那就是计划生育政策对生育水平的外部控制大于家庭生育意愿的内部约束,生育政策调整即放松对生育水平的外部控制,有利于生育水平的上升。早在1978年,我国提出提倡一对夫妇生育子女数量最好一个最多两个的生育政策,表明控制人口的态度,1978年3月,计划生育第一次被写入宪法,国家提倡和推行计划生育。

10-28 14:58

中日两国协调恢复商务往来 最快本月内达成协议

多名日本政府相关人士透露,中日两国政府已开始协调恢复目前因新冠肺炎疫情而受到限制的两国商务人员往来。

10-20 16:02

中国疾控中心吴尊友:学校可考虑逐步放开

10-10 09:49

全国铁路发送旅客连续六天超千万

10-07 12:40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