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全球这十个城市生活成本最高!疫情下烟草涨幅最大,服装跳水严重

第一财经 2020-11-18 20:08:52

作者:冯迪凡 ▪ 高雅    责编:戚德志

全球生活成本最高的三个城市是瑞士苏黎世、法国巴黎和中国香港,新加坡和日本大阪则排名下滑至四、五位。

全球生活成本哪儿最高?

18日,英国经济学人智库(EIU)公布的"2020年全球生活成本指数(WCOL)"报告显示,全球生活成本最高的三个城市是瑞士苏黎世、法国巴黎和中国香港,新加坡和日本大阪则排名下滑至四、五位。

同时,自去年以来,美洲、非洲和东欧的城市生活成本降低,但西欧城市的物价则变得更昂贵,部分原因是欧洲货币对美元汇率的上升。在报告涉及的十个商品类别中,叠加疫情影响,烟草和娱乐消遣产品(包括电子消费产品)的价格在这一年中涨幅最大,价格跳水最为严重的是服装。

全球生活成本最高的十个城市

根据EIU报告,全球生活成本最高的十个城市,分别是瑞士苏黎世、法国巴黎、中国香港、新加坡、以色列特拉维夫、日本大阪、瑞士日内瓦、美国纽约、丹麦哥本哈根和美国的洛杉矶。

该报告称,各城市是以纽约市为基准城市进行比较的,因此当地货币对美元的汇率变动是WCOL排名出现变化的一大原因。总体来说,货币疲软是随着疫情蔓延的趋势出现的。截至2020年9月,美洲的货币最弱,西欧的货币最强。

同时,报告在调查中发现,供应链问题也影响了价格趋势。例如,卫生卷纸和意大利面等商品的短缺,助长了这些类别商品的价格上涨。

在某些城市,政府行为导致了价格变化。在恐慌性购买推动了需求的攀升后,阿根廷等国家实行了价格控制措施。还有一些国家则提高了税收,以弥补收入的不足。例如,油价下滑导致沙特政府从2020年7月起将增值税(VAT)从5%提高到15%。此外,许多国家尽管有政府的刺激政策支持,但居民的可支配收入还是大幅下降。对此,消费者的反应是增加预防性储蓄和削减开支。

总体来说,报告发现,以美元计价的生活成本涨幅最大的城市是伊朗的德黑兰:在美国制裁影响货物供应的情况下,德黑兰的整体WCOL指数上升了10个点。其排名从第106位上升到第79位。

此外,报告解释道,新加坡的物价下跌主要是由于疫情导致外国工人外流。新加坡的整体人口自2003年以来首次出现萎缩,需求的下降带来了通货紧缩。大阪也出现了类似的趋势,消费价格停滞不前,日本政府也在对公共交通等花销进行补贴。物价下降幅度最大的是巴西的里约热内卢和圣保罗,这是因为货币疲软和贫困程度有所上升。

烟草大赚,服装跳水

该报告调查了自2020年以来,约130个主要城市的138种商品和服务的价格。结果表明 ,这些城市的物价在过去一年中平均只上涨了0.3个百分点。

不过可以看到的是,虽然过去一年全球主要城市的大部分消费品和服务价格都相当平稳,但疫情对不同类别商品的影响也深浅不一。

譬如,报告发现,由于许多商店在经济封锁期间被迫闭门,必需品显示出比非必需品更大的价格韧性。换言之,那些可能原本会在冲动下购买的产品的价格受到了重创。此外,消费者眼中的“必需品”也发生了变化,瓶装水就是其中之一。对许多中产阶级家庭来说,速食餐包已经取代了餐厅的饭菜。

同时,在疫情的影响下,许多城市中对价格更敏感的消费者开始购买更便宜的产品,这加剧了低价商品的价格竞争。例如,需求的低迷对服装的价格产生了巨大影响。但另一方面,高收入的消费者相对来说没有受到疫情的影响,虽然他们可能会减少购物,但高档产品的价格保持了一定韧性。供应链问题也对不同商品产生了差别影响,一些城市中电脑等高需求产品的价格有所上升。

该调查还发现,虽然咖啡、奶酪、大米和橙汁等包装商品的价格,在大多数城市都有所上涨,但食品和杂货类的平均指数却保持平稳。在今年受调查的城市中,有50个城市的购物篮指数(包括一系列食品和非酒精饮料)有所下降。

在这些城市中,拉丁美洲和非洲的城市是物价下降的主要群体,其背后的原因是当地货币的疲软和贫困程度提高。委内瑞拉的加拉加斯、巴西的里约热内卢和赞比亚的卢萨卡,购物篮指数跌幅最大。其中涨幅最大的是德黑兰,这是因为美国的制裁导致了供应难度的加大。

调查还发现,酒类的价格呈现上升趋势,本地啤酒的价格比顶级品牌的价格更有韧性。虽然很多城市的酒吧都关闭了,但整体需求依然强劲。在可以网购的城市,线上销售十分火爆。印度等一些国家该类型产品的价格上涨是由于税率上升。

香烟的价格在所有非耐用品中出现了最高同比增幅。除烟草外,物价指数平均涨幅最大的是娱乐消遣类商品,包括晚餐套餐、平装书、电视和个人电脑等各种消费品。娱乐类商品中价格指数上涨最多的是电子消费产品。个人电脑的消费平均上涨了18.7个点,其中大阪的费用最贵,加拉加斯的费用最便宜。当远程工作推动了对笔记本电脑和计算机的需求时,停产导致了产品短缺和高价。

WCOL报告所涉及的十个产品类别中,服装是唯一一个平均指数出现下跌的产品,跌幅超过1个百分点。由于大多数国家的非必需品商店在封锁期间关闭,服装和鞋类的销售额大幅下降。尽管有些产品可以转向网上零售,但很多消费者还是推迟了此类商品的购买。快时尚品牌和百货公司受到的影响最大,由此产生的供应过剩影响了价格。EIU预计,2020年全球消费者在服装上的支出将下降超过9%,未来几年的需求复苏也将较为缓慢。

2021年在线销售继续扩大份额

EIU表示,尽管很大程度上未来消费形势取决于疫情在全球的发展状况,但总体而言,全球整体价格趋势中的许多趋势都要持续到2021年。

考虑到2022年之前,全球经济都不太可能回到疫情之前的水平,支出仍将受限,产品价格也将继续承压。具体而言,许多对价格敏感的消费者会优先考虑购买主食和家庭娱乐产品,并为更快的互联网速度买单。

与此同时,高价物品、衣物和户外娱乐活动产品的售卖情况将继续走弱。同时,受到贸易摩擦影响,笔记本电脑和智能手机的价格也将受到影响。

EIU预计,在线销售将在2021年继续扩大其在零售总额中的份额。但是,即使在线零售商也将难以找到新的收入来源,并将依靠价格竞争来增加销量。

EIU建议,寻求制定定价策略的消费者公司,必须评估远程工作的趋势走向,因为这将决定他们包装或销售产品的方式,如食品销售将侧重于家庭用餐,而不是单人午餐。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