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此刻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首席对策丨刘锋:稳定的资本市场制度是改革的重要基础

2020-11-22 10:59:35

作者:梁相宜    责编:陈君君

刘锋:警惕通缩压力,政府投资应更向民生领域倾斜;疏通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依旧是亟需解决的问题;稳定的资本市场制度是改革的重要基础;退市制度必须保证公平,对所有企业一视同仁。
刘锋:稳定的资本市场制度是改革的重要基础|首席对策

资本市场有效运营的原则是市场化和法治化。前者保障自由交易,后者保障交易活动的公平秩序。上市公司退市制度是资本市场的基础性制度,不仅对于优化资源配置、提升上市公司质量、保护投资者权益发挥着重要作用,而且对于防范股市泡沫、加快市场出清、化解市场风险具有现实意义。经过30年的实践探索,我国已初步形成多元化的退市指标体系和较为稳定的退市实施机制,但相比成熟市场,退市制度还存在诸多不足。而退市制度是否能够完善,配套机制能否跟上,也是注册制改革全面推开最为重要的一环。

11月12000亿的MLF(中期借贷便利)意欲如何?流动性都去了哪儿?年底之前或明年年初还有政策调整的窗口?如何理解成熟定型的资本市场制度?相比成熟的资本市场,注册制改革背景下的退市率能达到多少?退市制度执行效率如何解决?成长股到价值股的切换,短期长期看好哪些板块?第一财经《首席对策》对话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锋。

刘锋的主要观点:

  • 警惕通缩压力,政府投资应更向民生领域倾斜;
  • 疏通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依旧是亟需解决的问题;
  • 稳定的资本市场制度是改革的重要基础;退市制度必须保证公平,对所有企业一视同仁;
  • 退市制度的定量指标更易被操纵,有必要修正监管标准;
  • 投资者权益保护是重中之重,多种方法解决退市衍生问题。

警惕通缩压力 政府投资应更向民生领域倾斜

第一财经:刘总好,非常感谢接受《首席对策》的专访,首先,10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8576亿元,同比增长4.3%,环比上个月增加了一个百分点,远远低于市场之前的预期,原因是什么?如果消费一直小于工业产出的话,未来会不会有通缩产生?

刘锋:有些人现在防通货膨胀,其实通缩的压力更大一点。政府现在的支出结构不是太合理,政府的支出不一定就非得是大量的搞基建,靠投资来拉动,还有很多民生的内容,比如说教育、医疗、养老、福利、社区服务,很多的短板内容跟民生有关系,有很多的消费内容可以加大投入。比如说教育,老百姓想消费他没地儿,想交钱没地儿,还有医疗设施的建设、医疗资源的配备,这些都可以刺激消费。

疏通传导机制依旧是亟需解决的问题

第一财经:我们看到本月16号央行进行了8000亿的MLF,也就是中期借贷便利的操作。其实最近央行已经进行了多次这种大资金的逆回购了,包括在月初有一次4000亿的MLF,但是其实我们现在看到DR001和DR007的数据依旧是偏高的,也显示我们现在银行间的资金还是很紧的,之前的这些货币政策的钱都去哪儿了?

刘峰:下半年包括明年上半年,主基调还是保持宽松。金融政策不能够太紧,要保持流动性的充裕,现在看来是做到了,其实有些地方是不通畅的,这跟我们本身的金融体系是有关系的。现在因为我们的货币大量的还是通过银行体系往下传导,不缺钱的企业有信用有抵押,反而容易获得比较便宜的资本,没有这些但特别需要的,又很难获得资本,这个问题到今天为止没有真正的破局。

工具箱充足 政策仍有空间

第一财经:所以在您看来,您判断今年年底之前或者明年年初还有这种政策调整的窗口吗?

刘锋:央行在这方面非常有经验,他们会密切关注资金的使用去向、规模,然后根据市场的情况来操作,他们目前的调整节奏在加快,还有很多的工具箱,我们比欧洲、美国、几个大的经济体都有更多的灵活性,因为我们还没有到地板的程度,我们降息有空间,我们降准也有空间,我们通过逆回购的方式进行进出都有空间。

第一财经:都有空间的意思是说,即使现在整个的趋势都在说回归中性,但是降息降准都有可能?

刘锋:需要很多的财政政策进行配合,还需要很多政府部门、金融机构、资本市场都要配合,其实改革就是我们金融要素市场化的改革,要坚持下去,不能够总是来回拉抽屉。

稳定的资本市场制度是改革的重要基础

第一财经:我们再来谈一下资本市场改革,您之前也写了很多这方面的文章,包括现在大家都非常关注的注册制改革的全面推开,您也是提到了一个成熟定型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要保持科学和稳定,我们大家都非常关注,接下来我们保持稳定的因素是什么?

刘锋:为什么要谈稳定?因为老百姓在投资市场上进行交易时,是要形成预期的,预期的形成一定需要很多的制度是连贯的,是稳定的,否则很难形成预期,所以资本市场的连贯性和稳定性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现在很多时候是在修正,包括注册制度,都有需要补充完善的地方。

退市制度必须保证公平 对所有企业一视同仁

第一财经:退市制度改革是在注册制改革里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我们看到2001年到2018年,沪深交易所每年平均只有9家上市公司退市,平均的退市率0.5%,这跟其他非常成熟的资本市场是完全不一样的。比如说,纽交所是6%,纳斯达克是10%,有这种退市制度之后,才会更好的促进活力,包括资源的业态。所以您觉得在接下来我们的完善退市制度的过程当中,可以把退市率大概改变到多少?

刘锋: 我希望改变到跟成熟市场差不多。中国很多的上市公司都是当地优质企业、优质资产,要通过法律的形式完善,要一视同仁,不光是民营企业,国有企业该破产的时候,该退市的时候,它也是一样,上市之后用到了市场上广大投资者的钱,所以说要改变观念。

定量指标更易被操纵 有必要修正监管标准

第一财经:还有一个问题,大家一直说在A股市场里,包括在整个中国资本市场里,2001年到2015年,平均每年有45家公司是被特殊处理的,但是有41家的上市公司是被撤销 *ST的。也就是说大部分被处理的公司,其实它有一个缓冲期之后,它又可以重新摘帽,也没有退市,也没有暂停上市,所以这方面的问题怎么来通过退市制度解决?

刘锋:其实是个警示,重新摘帽其实也不能说完全不对,因为一警示之后就开始注意了,自己要进行调整,但是有些定量的指标比较机械。成熟市场在考虑是不是满足条件的时候,是有很多定性的指标,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判断就是有没有持续经营的能力,比如说是不是挣钱、成本是不是高、财务状况是不是好?关键是企业领导人、大股东是不是靠谱、是不是真正在为企业在服务。结果你现在自己先减持先跑,或者是在挪用上市公司的(资金)对吧?很多这种现象发生,这样的话加强监管,修正很多的标准,是非常有必要。

投资者权益保护是重中之中 多种方法解决退市衍生问题

第一财经:最关注的问题,退市之后会衍生一系列的后果,像投资者的权益怎么保护,包括接下来有一些追溯清算、债务重组等等一系列的连贯的后果都不能缺失,您觉得所有的这些最急需要解决的是什么?

刘锋:退市有很多种方法,尽量的少进行强制性的退市。因为强制性退市确实影响的面会非常的广,所以说要尽量兼并重组,给自愿退市等等提供各种便利。对于真正确实是需要强制退市的,重点要保护的是投资者,有人帮助投资者诉讼。另外投资者保护基金等等这些措施都要落在实处,在什么状态下、什么情况下需要投资者保护。第三就是说我们要拓展退市完了之后还能够在某些地方进行交易。我们的场外市场要完善,比如新三板、股权交易系统。

第一财经:成长股到价值股的切换,您短期长期看好哪些板块?

刘锋:中国老百姓对未来更加有预期,更加乐观,但是为什么会横盘?我们这个是要看的,对于高成长的一个国家,还是以成长型为主。我们现在很多行业营业收入在增长,但是利润的增长没有收入快,有些差得很远,这就说明我们很多行业实际上营运的成本在增加,有些可能是原材料,有些可能是各种运营方面的成本,或者说是资金成本、劳动力成本、管理能力的问题。包括科创板,估值高不要紧,但是你得跟上,你确实有盈利能力,这样对中小投资者、对整个市场发出的信号是什么?这么贵,我自己值这么多钱吗?你开始对自己表示怀疑,市场马上就会跟进,所以我觉得现在横盘整理,是因为前一阵大家积极性很高,进了很多,尤其是一些特别看好的行业,做一些调整也正常。

文章作者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