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克里进入美国国安会,专家:拜登将气候变化视为国安问题,不在意料之外

第一财经 2020-11-26 18:36:37 听新闻

作者:冯迪凡 ▪ 高雅    责编:盛媛

专家称:“这体现了未来美国新政府对于气候变化的极大重视,基本上也没有越界,因为非传统安全领域包括网络、太空、深海、气候等。”

那个谈判场上的瘦高个子要回来了。

美国当选总统拜登近日决定任命美国前国务卿克里为负责气候问题的美国总统特使,同时进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下称“国安会”)。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 大明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克里担任美国总统气候变化事务特使并进入国安会,似乎也并不是特别令人意外。

“一方面,从议题和定位上看,气候变化毫无疑问属于非传统安全领域的议题,因此也涵盖在安全领域之中。“他解释道,应该说这体现了未来美国新政府对于气候变化的极大重视,基本上也没有越界,因为非传统安全领域包括网络、太空、深海、气候等等,不在意料之外。

关注气候变化的非营利组织Climate Nexus资深主任科普塞(Tan Copsey)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拜登将气候问题视为国家安全问题,以这种方式将其形式化都是有意义的。至少近十年以来,国家安全机构不同部门的知名人士都一直在警告气候不稳定的后果。”

克里进入美国国安会

在奥巴马政府时期,克里曾主导气候变化谈判进程并促成了《巴黎协定》的签订。拜登此次选择克里“高配”此职位,凸显了其团队将气候变化问题不仅仅看作为典型的环境问题,且作为全球安全问题来对待。

“奥巴马政府上台之初,也在白宫里设置了类似的一个架构,叫能源与气候变化政策办公室,这个位置虽然不属于国安会,但也算是新创设了一个安排来专门负责气候变化的议题。” 刁 大明解释道,“和奥巴马时代相比,现在这个职务可能更强调安全上的意义。或者说,白宫办事架构内的安排可能针对国内和国外的安排都有,但放在国安会的框架下,更多的还是要对外进行合作和协调,因为国安会就是一个对外议题更多的机构。”

同时,将克里纳入国安会,也可以增加克里的作用。刁 大明称:“如果克里的特使身份也安排在白宫办事机构里,可能会出现和国安会协调的问题。而且我个人感觉,克里虽然只是该问题特使,但恐怕在其他议题上也会发挥一些作用,比如说中东议题,甚至未来怎么处理伊核协议等,他应该也会发挥气候变化特使之外的作用,毕竟他是奥巴马政府第二届的国务卿。”

科普塞则对第一财经记者解释道,在奥巴马政府执政期间,以《2014年四年期防务评估》这一报告为例,该报告就称“气候变化的影响可能会增加未来任务的频率、规模和复杂性等”。

科普塞表示,因此,拜登将气候问题视为安全问题,这同此前奥巴马政府、国防部门(的政策)以及现实情况都是一致的,在未来“拜登将努力防止气候变化对美国安全造成的最严重影响,而不是军事化应对气候变化问题。”

重返《巴黎协定》

克里是气候变化政策界的老熟人。从1992年开始,克里就开始在国际上参加一系列同气候变化相关的活动。他同他的第二任妻子特丽萨·海因茨也恰巧是因1992年巴西里约热内卢环境保护会议而结缘。

在奥巴马政府的第二个任期,克里主导了美国的气候变化谈判议程,且在2017年卸任后仍然在气候变化界十分活跃。在2019年,克里还发起了一项名为”World War Zero”的运动,旨在让个人、企业和政府大幅削减温室气体排放。

2019年,克里还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署名文章,笃定表示,“美国将在2020年之后重返谈判桌”。

美国于2019年11月4日正式启动退出气候变化《巴黎协定》程序。按照联合国相关规定,退出过程需一年。2020年11月4日,美国总统大选后第二天,美国正式退出《巴黎协定》。

当日,拜登就在社交媒体上表示:“今日,特朗普政府正式退出《巴黎协定》。77天后,拜登政府将重新加入。”

《巴黎协定》是2015年12月12日在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上通过、2016年4月22日在纽约签署的气候变化协定,该协定为2020年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作出安排。该协定的主要目标是将本世纪全球平均气温上升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并将全球气温上升控制在前工业化时期水平之上1.5摄氏度以内。

刁 大明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气候变化本身就是非传统安全领域的一大关切议题,而且民主党人基本都有这一方面的共识。

“下一步,我认为至少拜登会积极推进这一领域的行动,比如说回到《巴黎协定》中去,还要进一步推进相关缔约方的执行力度等,甚至也可能会在执行现在《巴黎协定》设置的目标的同时,设置新的远景目标,这些都是有可能的。反正现在来看,恐怕是一个修复和恢复的过程。”他说。

在此前竞选过程中,拜登还提出了一系列在国际行动层面支持应对气候变化的措施。

根据第一财经记者不完全梳理,这其中包括:在其当选后,将组织召开一场全球气候峰会,直接与主要碳排放国领导人就气候问题开展对话;在全球层面推动化石能源补贴的退出,并推动二十国集团(G20)停止向海外高碳项目提供资金支持;推动国际航空业和船运业减排谈判成果的落实;支持协调各国氢氟碳化物减排的《蒙特利尔议定书基加利修正案》以及实现美国关于气候融资的国际承诺,并且为发展中国家提供绿色的债务减免 ( green debt relief) 方案。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