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管涛详解“十四五”:稳慎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越开放越讲究安全发展

第一财经 2020-11-26 22:04:03 听新闻

作者:周艾琳    责编:林洁琛

稳慎推进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

随着中国从疫情中“先进先出”、人民币持续升值、外部摩擦不断,境内外市场都对中国金融开放有较高的期望,认为这将有望减轻中国对外部的依赖。在“十四五”期间,中国将如何推进金融开放?

“第一财经金融价值榜(CFV)·颁奖典礼”日前在上海举行。CFV年度机构首席经济学家、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发表了“十四五时期中国金融开放前瞻”的主旨演讲。管涛表示,“十四五”规划较市场预期更加偏稳健、偏鸽派,体现了中央对国内外形势清醒冷静的判断。稳慎推进金融开放,体现了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有助于降低风险,积小胜为大胜,凝聚改革共识,避免走回头路;同时,稳慎推进金融开放,不影响中国创造条件、适时推进;而且,越开放越要强调安全发展,关键是做好自己的事情,增强抗风险能力,同时趋利避害、顺势而为。

一个“低于预期”、两个“只字未提”

今年以来,境外市场对中国金融开放的预期相当之高。例如,桥水基金创始人达利欧表示:“我认为现在几乎所有人都低估了中国,如果你去看看那些跟世界资本化相关的指标,中国都是被低估的,中国对人民币进行国际化并发展金融中心。我相信现在正是时候,随着中国资本市场的开放,资金流会大举涌入。”

不过,管涛用一个“低于预期”、两个“只字未提”来形容此次“十四五”规划中关于金融开放的提法。

他解释称:“所谓的低于预期是指,在‘十四五’关于金融开放的内容,一个是提推进金融双向开放,这是非常中性的,没有说加快也没有说放慢。但是关于人民币国际化的提法是稳慎推进,坚持市场驱动和企业自主选择,营造以人民币自由使用为基础的合作关系。”

两个“只字未提”则是指,“十三五”规划强调“推进汇率和利率市场化”,而这次只提及“健全市场化利率形成和传导机制”,对汇率只字未提;“十三五”规划强调“有序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而此次规划中却只字未提。

其中,“稳慎”二字需要高度关注。管涛认为,“稳慎”是既稳妥又慎重,“我们一般讲稳步或稳妥推进,稳慎推进是很少用的。上一次用稳慎推进是在2016年3月,当时在‘两会’召开后,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落实政府工作评议出来的全年工作任务,其中提到‘稳慎推进人民币资本项目的规划’”。

为什么这么提?他表示,前些年提的是“逐步(或有序)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但2015年国内的金融市场先是出现股市动荡,而后又出现汇市振荡,“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对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政策上提出了调整,这个表述应该说和‘十三五’规划的表述有比较大的差别,‘十三五’规划提的是‘推动人民币成为可自由使用的货币’,直到2016年3月‘两会’审议通过后才提出了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提出人民币资本走出去。”

稳慎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尽管面临复杂的国际环境,但中国仍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推进金融开放的立场并未改变。不过,稳慎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仍是关键,金融开放要稳扎稳打。

管涛认为,中国在一些领域要追赶上国际标准仍需一定时间,还有众多工作要做。今年10月24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上的致辞讲到,“负面清单管理已经正式清零了,但是在具体的操作中我们还要进一步改进,和国际上还是有一些差距的,同时强调要统筹推进金融服务业开放、汇率机制改革和人民币国际化。最后强调加强宏观审慎管理,提高监管的有效性,建好个人防火墙。”

同时,当前外部环境仍存在诸多不确定性。管涛认为,不同于贸易领域的开放,金融开放还需要很多配套政策,否则以东南亚经济体的经验来看,容易导致金融危机。在这一方面,中国的宏观经济治理仍需完善,包括货币政策框架还要进一步现代化。

此外,之所以汇率市场化改革与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在这次“十四五”规划中没有提及,管涛认为还有几个方面的原因。2015年“8·11汇改”后,人民币从单边下跌走向了双向波动,特别是2018年人民币汇率止跌回升以后,汇率市场化的程度进一步提高,央行已经基本退出了常态化干预。在这样的情况下,增加汇率弹性、让汇率更好地发挥对国际收支和宏观经济的自动稳定器作用,已经成为了基本共识和日常操作,所以在“十四五”规划里没有继续提及。

至于为何没有提及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一是延续了十九大报告的提法,二是因为规划建议稿里提到的一些内容可能意味着资本项目可兑换,例如金融的双向开放、服务业的对外开放、自贸区改革先行先试等。此外,过去人民币国际化受到管制,因此外国投资者要持有人民币资产只能在香港做人民币存款,当时是离岸市场驱动人民币市场国际化。但在2015年后,中国加快了在岸的股、债市场开放,现在国际投资者持有人民币金融资产主要以股票和债券为主,存款和贷款的占比明显下降,所以人民币国际化已经由离岸驱动转为在岸驱动,人民币的国际化和人民币的可兑换一定程度上已经合二为一。

“在这样的情况下,稳慎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一定程度上代表了稳慎推进人民币的资本项目可兑换。当然,也不是说稳慎了就是什么都不做,而是有条件、时机成熟时就适时推进。”管涛称。

因此,他认为,未来一段时间主要是干三件事——改革、开放、创新。明确的是,开放是促进发展的必然选择,我们的“双循环”是开放的双循环;同时强调,越开放越要安全发展,所以在“十四五”规划里也把安全问题单独设为一章,提及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是我国各类矛盾和风险易发期,各种可预见和难以预见的因素风险明显增多,要避免影响中国现代化建设进程中爆发系统性风险,要把风险考虑得更深一点,注重补漏洞、强弱项、下好先手棋、打好主动仗。这是整个“十四五”规划的原则,即统筹发展和安全的关系,这也体现在中国金融开放的部署安排上。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