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评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陈玉宇: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八大任务回应了两大风险

第一财经 2020-12-19 16:06:32 听新闻

作者:陈玉宇    责编:胥会云

第一,国际环境大国关系的不确定性;第二,国内的改革和开放需要平衡。

第二十二届北大光华新年论坛12月19日在北京举行,本届论坛以“预见正在发生的未来”为主题,汇聚“光华思想力”研究成果与光华各项目创新思路,聚焦“中国经济的远景目标与商学教育创新”。北京大学经济政策研究所所长、光华管理学院教授陈玉宇以“产业结构、收入分配和财富结构”为主题进行了演讲。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为2021年的经济工作划出了八项重点任务,陈玉宇认为,八大任务主要回应了两大风险:第一,国际环境大国关系的不确定性;第二,国内的改革和开放需要平衡。这八项任务都和产业结构、收入分配和财富结构有关。

陈玉宇认为,从目前来看,我国的收入基本分为“中高低”三个组:20%的人属于高收入组,中收入组人群占40%,低收入组约占40%。通过对近年来收入结构变化的分析,他得出结论:我国中高低收入的增速正在齐头并进、基本同步。

陈玉宇指出,第一,收入分配的变化是复杂力量的结果,最近10年,我国收入结构正在改善并向好;第二,包容性增长模式还将继续,人均收入变化决定了产业结构,因此,企业家要关心收入分配的变化。

“十四五”规划建议提出,未来15年要保持制造业份额的相对稳定。陈玉宇认为,未来保持制造业的稳定,将取决于怎样扩大内需,也取决于低收入这部分人群,他们构成了未来10年对于制造业的巨大需求。因此,有利于包容性经济增长的政策管理是未来深入改革的方向。

以下为演讲文字实录:

八大任务回应两大风险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为2021年的经济工作划出了八项重点任务,主要回应了两大风险:第一,国际环境大国关系的不确定性;第二,国内的改革和开放需要平衡;这两大风险也贯穿着来自新冠肺炎疫情的严重冲击。因此,明年的八大任务既是明年的任务,也可能是下一个阶段的任务,明年要开辟一个新气象,这个新气象指的是就是八大任务对于这两个风险的回应。

第一是“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这一点应对“国际环境的不确定,应对大国博弈,应对国际市场上的竞争”。我们有很多值得创新的力量,它也跟我要分享的产业结构是联系在一起的。

第二是“增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产业链和供应链的可靠、安全、可控、自主,跟结构变化联系在一起,疫情也使得我们更加关注这件事。

第三是“坚持扩大内需”,稍后我们讲讲怎么扩大内需,以及扩大内需对未来有怎样的影响。

第四是“全面推进改革开放”,提及改革和开放互相促进的问题,重新提到“更高水平的开放”等关键内容。

第五是“解决好种子和耕地问题”,这涉及农业问题,农业占GDP比重只有7%左右,但它是底线,是至关重要的,也是产业结构需要思考的。我们不再谈论粮食安全需要把更多人“按“在土地里,我们现在讨论的是“藏粮于地、藏粮于技”,就是要提高农业的全要素生产率。

第六是“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关于资本无序扩张,这也涉及产业结构。

第七是“解决好大城市住房突出问题”,住房以租赁为主,这跟我一会谈的有关系。

第八是“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碳排放是个长期的大问题。

中国的收入可以分为5个收入组

中国的家庭可支配收入(税后)可以分5个等分组,我们分析了最近7年来的比重:20%高收入的大概3亿人,占了全国收入比重的46%~47%;第二个被称作“中产阶层”,20%中间偏上收入的人,占全国收入比重的20%多一点。也就是说,中国前40%收入的人群,大概有五六亿人。

中国还有八九亿人,包括中间收入、中间偏下和低收入三个组,大概占全国收入比重的30%。

所以,中国的收入结构可以分为三个组:20%的人属于高收入组,中收入组人群占40%,低收入组约占40%。

那么,是什么在推动产业结构?是“需求推动”,那么,需求结构又怎么被决定呢?最大的力量是收入水平。我们20%比较高收入的3亿人,他们的收入能力决定了他们的需求结构,我们的生产结构满足他们的需求结构。因此,对明年以及未来一段时间提出了一个任务就是“扩大国内内需”。

扩大国内内需不是简单的增加财政投入的问题,而是要打通各种环节、增加就业,包含改善收入分配,让城乡低收入的人群需求能够传达给生产端,让生产端能够更好为中低收入的需求服务。这对于商学院的人来说,是一个机会,也是一个挑战,也是努力的方向。

5个收入组增速同步、齐头并进

还有一个好消息,就是5个收入组过去7年的真实可支配收入的增长速度基本同步,这很好。

我们的高收入和中等收入、低收入增速基本差不多,这是最近7年来的表现。以前是高收入增长快一点,低收入增长慢一些, 但是从7年前十八大以来,中高低收入的增速齐头并进,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的表现。

仔细来看,中间收入、中间偏下和低收入三个组虽然总收入份额只占30%,但是他们的人口却占了60%—— 9亿人,这9亿人,基本上能以人均GDP的增速在增长,跟高收入人群的增长速度持平。这也意味着,如果这种增速能持续下去,可以预见在12、13年后,这9亿人的人均收入会翻一番,真实收入翻一番,可支配收入翻一番,会有4亿人迈入购买汽车的行列。今天这部分人面临的挑战,是我们巨大的潜力和未来。因此,关键在于,我们的发展模式要让这5个收入组都能以比较均衡的、相同的速度增长。

再来看看最富的10%的比例,从7年前的8000美元到今天的1.1万美元,这是可支配收入,决定我们今天产业结构的基本格局是这3亿人,但未来不是!未来你会看到其他几个组别,第二组从4000美元涨到4500美元,这部分是焦虑的自称为“中产”的人,这是另外3亿人。第三个3亿人增长得还可以;第四个3亿人,增长得也相当不错。第五组的增长也很好,这跟我们的扶贫、注重更加包容性的经济增长是有关系的。

他们将决定未来产业结构的调整和方向

总结一下:第一,收入分配的变化是复杂力量的结果,最近十年来,我们在这些方面做得相当不错。第二,我们要继续这种包容性的增长模式,企业家需要关心收入分配的变化,我们在谈到原理的时候,说一个国家的人均收入水平决定了它的产业结构,光华管理学院刘俏院长带领的课题组大约也是用这样的指标衡量未来产业结构的变化。

最后再说一点,“十四五”规划建议提出,我们要在未来15年时间里保持制造业份额的相对稳定。另外,工信部部长最近提出,我们要做强做实做优制造业,没说做大,这表示了大家谨慎的一面。我认为,中国未来一段时间内,保持制造业一定程度上份额的稳定是可以做得到的,这取决于我们怎样扩大内需,取决于后面收入60%的人群,他们大约滞后第一组人15年~20年左右,还处在第一组15年~20年前的消费结构,他们会构成未来10年对工业制造品、工业产品和家用产品的巨大需求。

这些巨大的需求,当然伴随着我们的深入改革,包含着城市化、长租房,包括高房价、城市管理的体系问题,包含政策是否有利于包容性经济增长,是否准备好将那60%的8亿多人逐渐纳入城市生活,在城市里为他们提供工作岗位,为他们提供安居之所。所以说,中国充满了前途和希望,也充满了挑战,也需要大家的创造力。

我的分享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作者系北京大学经济政策研究所所长、光华管理学院教授)

文章作者

相关阅读

创新,瞄准科技自立自强(经济新方位·2021怎么干)

2021年是我国现代化建设进程中具有特殊重要性的一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了2021年要抓好的重点任务,将“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作为首要任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发挥企业在科技创新中的主体作用,支持领军企业组建创新联合体,带动中小企业创新活动。

01-29 16:51

一位新冠患者的确诊之路:多次核酸阴性的隐忧

在排除新冠病毒窗口期或者说潜隐期的时间段1-7天内,核酸诊断试剂不能检出的时间超过8天以上,并多次核酸阴性的现象值得究其原因。

必读
01-26 19:04

盛松成:短期内几乎没有理由收紧货币政策

目前收紧货币政策不利于稳增长和防风险。我国经济恢复基础尚不牢固,投资增速不及预期,消费仍有待恢复。

01-08 11:36

新冠疫苗、退市新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十二月财经大事请查收丨时刻盘点

这个十二月,你的“财经朋友圈”被哪些事件刷过屏?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召开?中欧投资协定谈判如期完成?中国新冠病毒疫苗上市?年度十大牛股?还是,英国与欧盟达成脱欧协议?

01-07 20:56

新契税法来了,买房要交更多契税?并没有

新契税法规定税率为3%~5%,其实与现行税率一致,而1%/1.5%等优惠税率依然会延续,购房者不会交更多的契税。

必读
2020-08-12 16:06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