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商业人文
  • 影视内容与投资趋势
  • 必读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华为公主”姚安娜出道被嘲,富二代艺人一不留神就翻车

第一财经 2021-01-18 12:57:30 听新闻

作者:吴丹    责编:李刚

当富二代身处娱乐圈,当他们的一举一动被放大被围观,信息的透明化也让他们维持形象的成本变得更高,更容易翻车

1月14日,姚安娜以一部17分钟的纪录片宣布出道。

出道第一天就冲上热搜,又被网友群嘲,是姚安娜作为华为集团总裁任正非二女儿享受的热度与争议。

1月14日,姚安娜宣布签约北京天浩盛世娱乐文化有限公司,并以一部17分钟的纪录片宣布出道。第二天,长城汽车旗下品牌WEY SUV一款新车型宣布由姚安娜代言。1月18日,姚安娜发布了第一部音乐作品《BackFire》。

娱乐圈几乎没有这样的先例。一个在公众面前毫无名声的人,在没有培训、没有铺垫、没有任何作品的前提下,高调出道,几乎是在一夜之间,签约公司、拍摄《时尚芭莎》大片、获得商业代言、推出音乐作品,乃至其粉丝后援会、工作室、超话等也已一应俱全。从姚安娜背后的团队来看,摄影师、录音师和服装等,也都符合一线明星的配置。

在经历了中美贸易摩擦、孟晚舟被困等一系列波折之后,华为的一举一动都是焦点,顶着“华为二公主”头衔的姚安娜出道,不可能不受关注。从2020年12月21日开设微博账户至今,姚安娜发了十条微博,上了多次热搜,粉丝暴涨至18万。其成名之迅猛,超越所有新人。

天浩盛世品牌中心总监大越为姚安娜设定了“破格公主”的形象,他强调,她的关键点在于“破格”。但对公众来说,更瞩目的是“公主”二字。

早在2018年,姚安娜第一次受到公众注意,就是因为参加了号称“世界十大顶尖奢华晚会之一”的巴黎名媛舞会。能参加该舞会的少女,必须在家世、学历、才艺上符合真正的名媛身份,且其每年仅25个名额。当时,姚安娜在舞会上与比利时王子翩翩起舞的照片传遍网络,行事低调的任正非也首次应媒体要求拍摄了全家福,对女儿表达出全力支持。在那场舞会上出现的另两位华裔名媛,一个是著名建筑师贝聿铭的孙女,一个是香港盈科地产总裁的女儿。

姚安娜(右二)2018年参加了号称“世界十大顶尖奢华晚会之一”的巴黎名媛舞会

被盖章了名媛身份的姚安娜,如今跻身娱乐圈,用她新歌《破格公主》里的歌词来描述:“故事被打破,改写规则。不按常理出牌,是我的风格。”

“非常可惜的是,公主出道并没有得到一致好评,反而是一片群嘲。不管是娱乐行业还是和华为相关的电子科技行业或者是普通的吃瓜群众,目前还没有看到对这位公主的赞美之词。”北京福星传媒副总裁、资深经纪人龚燕撰文评论称,无论是姚安娜的纪录片、首个封面大片的拍摄,还是她所展现的才艺,都不足以说服众人,“只背着’富家女’名头出道,而没有任何其他加成,注定和观众已经站到了对立面。”

含着金钥匙的“公主”

“她简直是个含金钥匙出生的女孩,这份物质的宽裕,某种程度也让她的入行变得纯粹。”2002年,15岁的刘亦菲带资进组《金粉世家》,同时出演《天龙八部》里的王语嫣,当时的媒体为“神仙姐姐”写下了这段描述。

换到今天的姚安娜,这句话多少也能成立。

生于1998年的姚安娜,是任正非与第二任妻子姚凌的小女儿。在姚安娜第一次高调露面巴黎名媛舞会后不久,任正非长女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任正非在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曾回应为何支持小女儿参加巴黎名媛舞会,因为自己在孩子小时候陪伴太少,“很对不起她,”所以愿意支持女儿,让她掌握自己的命运。

在《时尚芭莎》对姚安娜的报道中,她是一个从小学习舞蹈、钢琴、书法、国画的,多才多艺的富家千金。姚安娜也在纪录片中展示了自己小学一年级登台演出芭蕾、15岁登台上海大剧院出演《天鹅湖》女主角的照片。

姚安娜曾登台上海大剧院出演《天鹅湖》女主角

当年刘亦菲破格被北京电影学院录取,拿到国外顶尖大学offer,加上家底殷实,打造的是“天才少女”人设。17岁拿到哈佛大学录取通知的姚安娜,同样享有“哈佛学霸”的人设。

出道既巅峰,是姚安娜依靠家庭背景而享有的资本。她可以毫不费力地拥有娱乐圈的顶级包装团队,但一部出道纪录片没有带来相应的大众好感度,也更加验证了一个事实:资本能砸出热搜和资源,但一个人的持续走红,依赖的却是金钱难以操控的观众缘,以及具有说服力的作品。

作家叶三并不看好姚安娜的出道,“面相不太行,气哼哼的,憋着一肚子冤屈的样子,不想多看。艺人让人不想多看,怎么红?”

龚燕则质疑“破格公主”的设定,姚安娜并没有任何与众不同的地方,唱跳水平拿不出手,就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富二代,无法让大众喜欢,“不能说你来当艺人就是破格了吧?毕竟高材生李治廷来当艺人,富二代马伯骞来当艺人,专业运动员王嘉尔来当艺人,学了多年芭蕾的刘诗诗来当艺人,都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富二代、星二代扎堆娱乐圈

在姚安娜频繁上热搜时,其背后的北京天浩盛世娱乐文化有限公司也颇令人瞩目。

据天眼查显示,成立于2014年的天浩盛世,大股东是持股55.69%的周浩,第二大股东为北京乐华圆娱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值得留意的是,导演陈凯歌的妻子、制片人陈红也持有该公司10%的股份。天浩盛世的经营范围包括组织文化艺术交流、企业策划、文艺创作、经营演出及经纪业务、电影发行等。

在该公司目前的签约艺人中,不仅有吉克隽逸、谭维维、沙宝亮等歌手,也有陈凯歌与陈红的次子陈飞宇,以及戚薇、文淇、李治廷、陈卓璇等演员。

无论是星二代陈飞宇,还是富二代姚安娜,都代表了当下娱乐圈新人的典型现状。在今天,塑造偶像不再是穷人的游戏,这些二代享有普通人没有的资源和关注度,也可以名正言顺地宣扬自己“纯粹因为热爱入行”。

从父亲身家过亿的黄子韬,到开着兰博基尼说相声的秦霄贤,再到周震南、虞书欣、曲婉婷、乔欣等,娱乐圈逐渐变成富二代、星二代聚集地。当初刘亦菲带资进组尚需低调遮掩,虞书欣已经能对着镜头坦言《下一站幸福》和《我的奇妙男友2》的出品公司就在自己名下。

富二代能带来资本,娱乐圈当然不会拒绝。富二代也意味着天然的话题,能引来更大的流量和曝光度。

姚安娜根据破格公主形象拍摄的大片

同样充满危机的是,当富二代身处娱乐圈,当他们的一举一动被放大被围观,信息的透明化也让他们维持形象的成本变得更高,更容易翻车——有着“渝商富少”身份的周震南,当其父母被媒体曝光是欠债上亿的老赖,其人气也遭遇了一夜暴跌。

叶三认为,星二代和富二代进军娱乐圈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他们要承受父辈的光环和压力,而且这类人通常因为从小生活条件优渥,缺乏斗志和野心。从刘亦菲、欧阳娜娜、乔欣到景甜,都是手握资本、资源和人脉的富家小姐,虽然够美够有关注度,却缺少生活的历练和感受力,显得乏味。而从姚安娜至今所展现的来看,无论外表还是才能,她也仅是一个普通的女孩。

姚安娜说自己绝不是玩票,而是带着要“成就一番事业”的心态做艺人。对公众来说,姚安娜选择做艺人、能做到哪一步都不重要。从资本的角度,她已经代表着富二代在娱乐圈的“天花板”。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