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政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放开汽车股比限制下的车企自强:国资车企新一轮混改启幕

第一财经 2021-01-18 21:15:01 听新闻

作者:祝嫣然    责编:黄宾

面对内外压力挑战,国有车企的改革既是形势所迫也是大势所趋。

国资车企新一轮混改启幕。近日,北汽越野、江淮汽车、东风畅行、中车株洲电机等国资车企的混改项目纷纷落地。

根据《中欧全面投资协定(CAI)》,“中国将取消和淘汰欧盟国家企业在华合资企业限制规定,并致力于新能源汽车的市场准入”。在更加开放的市场条件下,我国汽车品牌将加速优胜劣汰。面对内外压力挑战,国有车企的改革既是形势所迫也是大势所趋。

但混改不是一混就灵,更不是企业的救命稻草,之前奇瑞等车企混改就收效甚微。国资专家对第一财经分析,混改仅仅只是企业适应市场需求进行改革的一个手段和路径,企业的机制是否能真正适应市场变革,能否以此真正激发企业活力和潜力,需要结合汽车行业特征和国内外大的产业发展趋势进行综合判断和施策,积极稳妥推进混改。

多家车企加速混改

北汽越野车公司于近日迈出混改步伐。1月11日,北交所官网显示,北汽越野拟通过释放30%的股权,融资20亿元,用于新产品研发和补充流动资金。混改完成后,北汽集团将持股70%,仍是公司控股股东,战略投资者持股30%。

东风畅行筹划近一年的混改计划也于日前在武汉正式签约落地,投资人包括青岛景睿泰禾投资管理中心等,意味着东风畅行国企改革“双百行动”取得了实质性进展。

东风畅行总经理高立中表示,作为东风汽车集团战略转型的重要抓手,东风畅行将从出行业务向出行产业深度发展。希望通过引进投资人为企业发展注入力量,同时通过员工持股激发团队活力。

此前2020年12月2日晚间,江淮汽车发布公告称,大众中国投资对江汽控股的增资和大众中国投资、江淮汽车对江淮大众的增资事项已完成工商登记变更。其中,江淮大众汽车有限公司更名为“大众汽车(安徽)有限公司”。

此次增资注资顺利完成是江淮汽车在深化国企改革下的混改新模式探索,跨国企业首次积极参与中国汽车行业企业深度改革进程,也是持续深化江汽控股改革、促进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推动制造强国建设的重要举措。

12月10日,浙江中车尚驰电气有限公司挂牌,成为中国中车旗下第一家参股不控股并实施员工持股的混合所有制改革企业,成功地引入了8家战略投资者,将实现国有资本与民营资本优势互补,加快转型发展步伐。

中国中车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常委王铵表示,此次成立的浙江中车尚驰公司是中车株洲电机落实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把握“双百”改革机遇,积极稳妥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大力发展新能源汽车驱动产业的关键一步。通过向战略投资者及核心员工骨干释放股权,为公司整体推进市场化专业化发展注入新动力。

混改项目多涉及新能源

国资车企推动混改的目的,从宏观上看,是为了引入新元素激发国企活力,实现国有资本“保值增值”;从具体业务上,则是通过引入新技术、新产业、新模式,进一步增强企业本身的竞争力,优势互补、协同合力,把握新机遇以及满足消费升级的需求。

国家发改委经济体制与管理研究所企业研究室副主任李红娟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受到转型期经济增速放缓、环保治理加严、新兴产业凸起、国际贸易摩擦、对外开放步伐加大等多种因素影响,作为传统制造产业,国内汽车企业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形势所迫也是大的趋势。

《中欧全面投资协定》显示,“中国将取消和淘汰欧盟国家企业在华合资企业限制规定,并致力于新能源汽车的市场准入”。

“在中欧投资协定加速进展的情况下,全面放开汽车股比限制,欧美高端品牌车企的进入,国内车企将会从品牌到整个行业进行不断的调整和自我提升,最终一批企业被淘汰,而同时也会产生真正的、具有全球市场竞争力的一流车企。”李红娟说,面对内外压力和挑战,国有车企的改革已经到了迫在眉睫、刻不容缓的地步。

业内分析,随着中国对外开放程度不断加深,尤其汽车领域股比放开等政策的渐进式实施,欧盟国家各大车企或提升合资股比,或加深与中国电动化、智能化领域优势企业合作,动作频出,行业市场化程度不断加深。作为欧盟汽车重头戏,德系车企将获益良多。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发现,上述几家车企的混改项目多涉及新能源。比如,作为东风汽车集团战略投资的“互联网+新能源”出行服务平台,东风畅行是东风汽车集团新能源乘用车商业化运营及模式创新的重要项目之一。

江淮汽车表示,将在与大众汽车的深化合作中进一步夯实产业基础,提升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发展水平,奋力抢占全球新能源汽车发展制高点。

中车株洲电机公司董事长周军军也透露,浙江中车尚驰是中车株洲电机全面深化改革、全方位产业布局的关键里程碑,将立足于新能源汽车驱动产业,充分融入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战略。

李红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汽车企业通过股权投资、开展兼并重组、战略合作、股权激励等方式进行混改提速,企业机制和治理结构获得改善和优化,提高了汽车企业运营效率。尤其是在新发展格局下,混改将会成为国内汽车企业困局下的企业转型发展重要途径,也是促使其参与市场竞争做大做强的有效之举。

光“混”不行 还要“改”

作为国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混改已进入深水区。在过去几年多地的混改实践中,民营股权和社会资本引进来了,但是不少国企相应的灵活机制并没有建立起来。

早在6年前,江淮汽车通过吸收合并引入社会资本的方式将江淮集团整体上市。然而,混改并未达到预期效果。因管理层持股比例过小,激励作用不明显,造成资源分散,生产技术、经营模式上并未得到有效的改善,未能适应市场化发展的需求。2019年,江淮汽车销售各类整车及客车底盘42.12万辆,同比下滑8.91%,已不及2010年的44万辆销售量,创下了近10年新低。

同样的,奇瑞混改一年来引发了业内的广泛关注。2019年12月奇瑞宣布增资扩股,“青岛五道口”注资144.4亿元入股奇瑞集团和奇瑞汽车的增资扩股项目中,然而混改的进程颇为曲折。2020年6月有消息称青岛五道口的第三期50亿元资金尚未到位;同年7月奇瑞控股的最终受益人从山东省国资委变更为芜湖市国资委,在此期间奇瑞的债务问题也浮出水面。

1月11日,奇瑞控股集团公布2020年12月销量成绩单:随着12月份以11.57万辆的月销量收官,集团2020年累计销售汽车73万辆,与上年同期比下降2.1%,连续四年未完成销量目标。

国企改革,“混”是第一步,是一种手段,“改”才是关键,转机制增活力才是最终目的。

李红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从国家政策密集出台到批量混改项目的不断涌现,可以清晰地看到,混改作为国企改革突破口和国有资本布局调整的重要抓手,正在全面、全领域、全链条地深入推进。汽车企业推进混改,通过加强企业本身竞争力同时引入新技术以及新产业,实现企业由内而外的变革和可持续发展。

但混改不是“一混就灵”,更不是企业的救命稻草。李红娟认为,混改仅仅只是企业适应市场需求进行改革的一个手段和路径,最终以提高国有企业的效益为目标,企业的机制是否能真正适应市场变革,能否以此真正激发企业活力和潜力,加速技术创新,实现企业高质量发展才是关键所在,需要结合汽车行业特征和国内外大的产业发展趋势进行综合判断和施策,积极稳妥地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

国资委党委委员、秘书长、新闻发言人彭华岗此前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回答第一财经记者提问时表示,在混合所有制改革过程当中,光“混”不行,还要进一步“改”。怎么改?怎么使经营机制改到位?下一步会在这方面加大工作力度。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