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科技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熬了一年再遭停课打击 线上线下教育机构均陷生死挣扎

第一财经 2021-01-21 17:54:17

作者:吕倩    责编:宁佳彦

看客们只看到了头部在线教育企业的“易”,没有看到传统线下机构转型的“难”,可谓“何不食肉糜”了。

“虽然头部在线教育机构大额融资,但中小在线机构及大部分线下教育平台都在面临着生死考验,‘沉默的大多数’实际生存得很艰难。”瑞思英语董事长王励弘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线下教培机构倒闭、破产、跑路,很多人提议线下转线上就行了,这些人只看到了头部在线教育企业的‘易’,没有看到传统线下机构转型的‘难’,可谓‘何不食肉糜’了。”一位为教培机构提供教育信息化综合服务的平台方如此评价所谓的“线下转线上可救命”。

2020年疫情的影响使得整个教育行业——包括线下与线上——都身处艰难的生存环境,其中融到资金的平台忙着烧钱补贴打市场,资金短缺的更是挣扎在生死线上。疫情的反复与一道政策使得线下教育机构更加艰难——2021年1月20日,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官宣,1月23日起北京市中小学各年级一律停止到校上课,初高三年级同步恢复居家线上教学,校外培训机构继续暂停线下课程和集体活动。

受该消息影响,美股时间1月20日,在线教育中概股普涨,其中一起教育大涨48.24%,跟谁学涨6.05%,流利说涨2%,有道涨0.71%。侧重线下业务的新东方跌2.33%,好未来跌0.86%。

线下教培机构继续承压

北京市委教育工委副书记、市教委新闻发言人李奕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称,按已有工作部署,全市小学已于1月16日放寒假,初一、初二年级将于1月23日起放寒假。根据调整安排,全市中学其他年级(包括初三、高一、高二、高三年级)于1月23日前完成本学期期末阶段学生线下全部教育教学活动,1月23日起学生一律不再到校,相关期末工作通过线上方式完成。

好不容易扛过2020年疫情的打击,再次停止线下授课给线下教培机构从业者又增加一重生存考验。2020年,国内线下教培机构倒闭、资金链断裂、跑路等负面新闻纷纷见诸报道,更多并不为外界所知的教培企业跑路事件也在悄悄发生。

一位给自家孩子报了多种辅导班的家长对第一财经记者透露称,他给孩子报名了一家名为“智乐宝”的机器人课程后,2020年因疫情原因,该机构将课程转为线上,价格也大幅降低。2020年年底时候,智乐宝课程顾问在该家长课时还剩几千元的情况劝说其趁着年底大促销时候再多买些。后来因疫情的反复,智乐宝线上课程被暂停,授课老师先是帮忙家长统计欠费,后面直接失踪联系不上,受影响的家长群体集体报了警、立了案,但目前案件暂无更多进展。

2020年12月,关于学霸君资金链断裂致破产的消息传遍网络,学霸君创始人张凯磊于2020年12月27日在聊天群里回应破产消息称,“我还没有失联,在继续努力。我们已经可以疏散绝大部分的员工了。”

从事成人英语培训的多瑙河英语全职培训师朱博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自己所属机构在疫情打击下仍能幸存主要原因在于自身原就存在线上业务,具备一定互联网教育的基础,2020年4月再将全部教培业务转到线上,主要成本就是支付线上教师的课时费。

朱博表示当下幸存的教培机构一部分属于主做一对一教培业务类型,另外一部分是将线下业务转移至线上培训。他认为教育行业真正赚钱的是一对一模式,盈利空间较大。其他涉及课时卡、次卡、会员卡等模式的教培机构本质是利用未来的会员费用填补全职教师课时费以及房租成本。而房租与师资恰是线下教培机构的最大的成本压力,通过业务转移至线上可以一定程度缓解师资与房租方面的成本压力。

另外,朱博表示,线下能继续生存的教培机构还包括一些小品牌,房租与人员成本压力不大。他以前同事创办的一家小规模线下教培机构举例称,该机构将所有师资由全职转为兼职,取消前台,现在月收入至少15万,抛去成本至少盈利10万元,“因此很多大企业实际倒没有成本低的中小企业目前赚得多。”

相比较而言,朱博分析称,中小教培机构卖的是教师的个人影响力,而大品牌卖的是课程体系。“大机构提前预收1-3年的学费,其次通过加盟费用收取费用,汇总成庞大资金池后进行投资,因此在突发事件爆发时反而容易发生资金链断裂事件。”

烧钱挤压教育全行业

虽然线下教育转线上一定程度上可以解救疫情影响下教培机构的生存压力,但该路径并非万无一失。除了个别融到大额资本的头部在线教育企业,不是所有教育从业者都能承担转线上的高额成本;另外,转到线上并不等于实现盈利,目前在线教育陷于焦灼的烧钱战,尽可能多地争夺市场份额成为“战略性第一要务”。

王励弘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如果教育机构将融到的资本用于长期健康发展是没有问题的,但若仅仅用来获客、又不能提升续费能力,不能提升学生上课的感受与体验以及学习效果,这就非常危险。“大家总说线下机构倒了跑了,但其实线上机构也是一样,所谓‘沉默的大多数’也是很惨的,而且他们是被在线教育头部机构打垮的,因此这个行业的终局会是什么样还不可知。”王励弘称。

教育行业的烧钱不仅给同行带来打击,更因盲目竞争“破圈”引发笑谈。近期猿辅导、作业帮、高途课堂、以及清北网校四家在线教育头部企业的广告在社交圈中刷屏传播,原因在于这四家公司请了同一位“老师”为其做广告,该“老师”在不同平台时而担任数学老师、时而担任英语老师,引发网友质疑。

1月18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文章直指在线教育乱象与监管问题。针对在线教育在快速发展过程中存在的低俗有害信息、超前超标培训、收费高退费难、过度营销盲目扩张等问题,教育部基础教育司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教育部一直高度重视校外线上培训管理工作,按照党中央的部署要求,会同有关部门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推动校外线上培训规范发展。

作业帮相关负责人胥晓晗在采访中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纯粹依靠烧钱获得的增长是没有太大价值的,长期一定会回归商业本质——即实现有效率的增长。但这个最终结果的实现需要多长时间,胥晓晗认为需要看资本因素、也要看行业的具体发展态势。未来的行业走势,胥晓晗认为线上教育将越来越寡头化,线下教育机构相对而言生存将更加艰难。

在“拯救”线下教培机构的过程中,线下转线上的互联网运作以及两端连接的OMO模式被大为推崇,但实际运作过程中并非易事。上文所述家长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有选择的情况下实际更倾向于线下教育机构——体验好、有气氛,有老师的陪伴孩子也坐得住。另外,除非自身具备一定的互联网基因,纯粹的线下教培机构在转型线上化的过程中,将面临成本高昂、经营理念等多方面压力。“教育是一门复杂的行业,并非通过某种单一方式就能一招致胜。”王励弘表示。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