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商业人文
  • 艺术市场新生态观察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作曲家坂本龙一与癌共生,最大规模个展3月北京开幕

第一财经 2021-01-26 11:29:02

作者:吴丹    责编:李刚

69岁的日本作曲家坂本龙一继2014年患咽喉癌之后,再次确诊直肠癌。而他迄今为止规模最大、最全面的研究型展览,将于3月5日起在北京木木美术馆举办

“此后的日子,我将‘与癌共生’。”1月21日,69岁的日本作曲家坂本龙一通过微博透露,继2014年患咽喉癌之后,他再次确诊直肠癌。一度情绪消沉的他,目前已顺利完成手术,并继续接受治疗。

“痛心,教授保重”、“和坂本龙一生活在一个时代,一直是一件很满足的事情”、“教授加油”,近6万条中国网友的评论与转发,将这条几乎应该存在于小众文艺圈的消息,推上当天微博热搜。

他在26岁就成立先锋乐队YMO,被日本悬疑小说家东野圭吾视为日本最天才的实验乐队,那时候起,东京艺术大学作曲系研究生毕业的他就获得“教授”绰号。

“希望教授一切都好。”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副馆长尤洋看到消息十分难过。去年2月底,中国疫情最为严重的时候,尤洋联系到远在纽约的坂本龙一,希望他能与UCCA合作一场线上音乐会,一向回复消息极慢的作曲家,几乎是秒回。

尤洋告诉第一财经,当时坂本龙一没有提出任何意见和要求,而是直接答应下来。他设想,那些被疫情困扰的孩子以及他们的家人该有多恐惧焦虑,他愿意用音乐去做一点什么。

但他强调,自己不相信音乐可以治愈人,“音乐可以陪伴受苦难的人们,同样音乐也能暂时平息紧张的情绪”。

最终,有300多万人在线观看了这场线上音乐会。坂本龙一的即兴演出部分长达半小时,接近尾声时,一只意味深长的“中国武汉制造”的钹出现在镜头里,让无数网友泪目。演出结束,教授直视镜头,用中文说了句,“大家,加油”。

不到一年,疫情弥漫全球。顽强抵抗着病魔、始终没有放弃音乐创作的坂本龙一,又在此刻接到了数万中国网友的一声“加油”。

北京木木美术馆第一时间发布消息,即将于今年3月5日至8月8日举行的“坂本龙一:观音、听时”仍将按时开幕,这将是坂本龙一迄今为止规模最大、最全面的研究型展览,也是坂本龙一在国内的首次美术馆个展。

坂本龙一在微博发布的声明书

一个时代的精神偶像

2019年底在国内上映的纪录片《坂本龙一:终曲》,解释了坂本龙一为何会被视为文化符号,以及他如何成为时代精神偶像。

他是大众眼中的天才艺术家。年轻时,初出茅庐的坂本龙一以演员身份出现在日本导演大岛渚的《战场上的快乐圣诞》,和英国摇滚巨星大卫·鲍伊饰演一对同性恋人。也是从这部电影开始,他开启了自己电影配乐的生涯。

他在26岁就成立先锋乐队YMO,被日本悬疑小说家东野圭吾视为日本最天才的实验乐队,那时候起,东京艺术大学作曲系研究生毕业的他就获得“教授”绰号。

他的傲慢、天才与叛逆都毫无隐藏地流露在音乐和浮夸的外表中。更多人知道教授,是因为他的电影配乐,尤其是1988年为电影《末代皇帝》配乐,获第60届奥斯卡金像奖。

坂本龙一在工作室

但坂本龙一绝不仅仅是一位音乐家。

他无数次以音乐参与政治,为国际反地雷组织制作专辑,参与非营利组织为艾滋病募捐的音乐项目,参加全球变暖的环保活动。在福岛核泄漏事件之后,他又参与反核游行,在现场找到一架曾被海啸淹没过的钢琴,在专辑《async》中,教授在一首作品的开头用这架幸存钢琴演奏,刺耳、短促和沉闷的声音,让人心悸而不安。

从年轻时的锋芒到晚年时的内省,教授始终用音乐进行深刻思考。他曾悲观于今天的年轻人不再抗争,感慨年轻人好像都不愿意再去关注那些沉重的话题,“真的好悲哀呀”。

坂本龙一做过电子乐、先锋音乐、流行音乐、电影配乐,也做过严肃音乐。到了晚年,他的音乐越来越脱离旋律,对他来说,节奏、和声和数字都是音乐,哪怕自然界的雨声也是音乐的一部分。

他在口述自传《音乐即自由》中说过,“无论是德彪西、马拉美、披头士,或是巴赫,一切的美好全部是假象。即使是现在,我仍有这样的想法。然而,这些假象却是我唯一拥有的表现方式。”

不留遗憾地创作

坂本龙一艺术多面手的身份,将在“坂本龙一:观音、听时”展览上全面呈现。

“这场展览将展示他多栖的艺术才华。”在木木美术馆艺术总监、首席策展人王宗孚公布的展览细节中,声音艺术装置作品始终循环播放,这也是教授更向往的艺术表达方式——让音乐自由而不受限制。王宗孚说,美术馆届时会变成一个声音与信息的百科全书,观众将对坂本龙一的作品有更加流畅、深入的了解。

“能首次在中国展出我几乎所有的声音装置作品,令人喜出望外。希望中国的观众们也能通过作品,来享受声音与噪音的界限、声音与寂静的界限以及声音与影像的离间。”木木美术馆的官网上,有这样一段坂本龙一的话。

这是一场研究型的展览,呈现的是坂本龙一过去30年的重要创作,也是另一个坂本龙一。他希望观众能用至少一个小时的时间看展,慢慢感受这些不断变化的艺术装置。

他与几位著名艺术家共同创作了8件大型声音装置,其中包括与真锅大度合作完成的《感应流》、与高谷史郎联袂呈现的《生命=流动、不可见、不可闻》等。仅是展览的策划,就耗费了数月。

自从在微博开设账号,坂本龙一始终像老朋友一样与中国网友汇报他每个月的行程,事实上,他的作息与行程稳固而简单,除了上午弹琴,下午在工作室制作音乐,就是间隙地接受世界各地媒体的采访,以及与不同领域的艺术家做在线对谈。终日沉浸在音乐中,是他患癌以来倍加珍视时间的紧迫感。

他眷念着世界,凭意志力抵抗病魔。纪录片《坂本龙一:终曲》中,坂本龙一对着镜头,非常仔细地清洁着每一颗牙,任何一点感染都可能是致命的。他认真地吞咽着药,认真而克制地保证规律生活,“我得小心防止复发,能延长生命却没那么做是可耻的”。

前几年,在咽喉癌病情好转时,他不顾亲友反对,接下两部重磅电影的邀约。一部来自日本著名导演山田洋次的新片《如果和母亲一起生活》,另一部则是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主演的《荒野猎人》电影配乐,那时候,他不顾身体虚弱去创作,自嘲“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为了做好中国的这场个展,即便不能离开日本,他也在接受治疗的同时尽力完成每一个细节。

这一次查出直肠癌时,教授不讳言自己的消沉,但他更奉行“悲观思考,乐观行事”。

在纪录片中,一头白发面容消瘦的坂本龙一曾平静地说,“也许还能活二十年,也许能活十年,也可能只有一年,一颗心还是提着的。所以为了不留遗憾,我想创作出更多拿得出手的作品。”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