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A股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资产减值四倍于市值,拆迁款不够填贸易黑洞,广州浪奇或被ST

第一财经 2021-02-01 19:38:16 听新闻

作者:张丽华    责编:石尚惠

这一次计亏将使得公司的归母净资产为负

拆迁大户也架不住内部人控制形成的亏空。

广州浪奇(000523.SZ)因原有治理机制形成的内控失效和贸易黑洞导致的窟窿越来越大,即使因土地收储赚了22亿元,也填不满这个黑洞。

1月31日晚间,广州浪奇发布业绩预告,公司因计提超60亿元资产减值,从而使得2020年将亏损24.60亿元至35.60亿元。

2019年年报显示,广州浪奇归母净资产只有19亿元,这意味着,这一次计亏将使得公司的归母净资产为负。

公司称,因2020年末归母净资产可能为负值,从而可能被交易所实行“退市风险警示”而戴上ST的帽子,警示将于年报公布并停牌一天后实施。

广州浪奇将于4月15日公布2020年年报。此次公告有可能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后,广州浪奇股票于2月1日跌停,收报2.55元/股。总市值只有16亿元,60亿元资产减值相当于其总市值的近四倍。

2020年4月新的管理层上任,2020年9月即爆出5.72亿元存货“不翼而飞”,随后,这家62年历史的老牌国有企业被广州市国资委巡视组掀起了反腐风暴,至少六名原管理层因涉该案被查。

拆迁所得巨款填不满贸易黑洞

1月31日晚间,广州浪奇预告2020年归母净利润将亏损24.6亿元至35.6亿元,而扣非净利润将亏损41.05亿元至52.05亿元。

这意味着,就算是加上公司因广州市区中心地段的老厂区拆迁所得收益22亿元,也将无法弥补亏空。

据公告,广州浪奇巨亏主要是因为计提信用减值和计提存货资产减值。

其中,信用减值损失计提约50亿元,主要因大宗贸易业务存在巨大风险。50亿元信用减值由32亿元应收账款坏账和18亿元预付账款坏账组成。两者均为大宗贸易业务所涉会计科目。

1月4日,广州浪奇曾发布公告称,公司贸易业务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31.30亿元,已经全部逾期;贸易业务预付账款账面余额为15.96亿元,其中账龄超过90天的金额为15.76亿元。

上述信用减值数额,表明公司已经将因大宗贸易风险产生的应收账款和预付账款,全部计提了坏账准备。

存货减值方面,将“存储”在相关第三方仓库的相关存货转入待处理财产损益,并计提减值准备8.98亿元,其中,前三季度已计提8.67亿元。

另外,由于公司投资参股25%的江苏琦衡农化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江苏琦衡”)涉及多宗诉讼,主要设备被抵押,公司对江苏琦衡的持有待售资产冲减预收江苏绿叶农化有限公司(下称“江苏绿叶”)收购江苏琦衡的股权转让款后,计提减值准备1.39亿元。

2018年9月,广州浪奇公告拟将江苏琦衡25%的股权转让。2019年3月,江苏绿叶确认成为江苏琦衡的受让方,转让价为2.02亿元。但直至2020年10月,江苏绿叶仅支付首期股权转让款6089.92万元。

换言之,江苏琦衡的股权转让款收不到了,剩下的70%价款被冲了坏账。

拔出萝卜带出泥

江苏琦衡25%股权,是广州浪奇于2013年7月出资1.98亿元、溢价300%认购的。坏账一笔勾销,这笔2亿元投资的大部分打了水漂。

江苏琦衡是广州浪奇爆出贸易黑洞的导火索。2020年9月,广州浪奇第一次爆出5.72亿元存货“不翼而飞”,其中账面主要的存货即存储在江苏琦衡位于江苏南通如东的“瑞丽仓”。

江苏琦衡的第一大股东王健,此前被媒体爆出,其实际控制下的多家企业与广州浪奇之间存在贸易往来,即属于典型的融资性贸易,王健与广州浪奇前管理层涉嫌“利益输送”。

1月31日同时公告的信息还有,广州浪奇员工邓煜、黄健彬等人涉嫌挪用资金罪一案,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黄健彬是收购江苏琦衡股权之后,广州浪奇派驻该公司的两名董事之一,黄也曾为广州浪奇会计机构负责人。

1月27日,广州浪奇披露,公司原董秘王志刚因涉嫌职务犯罪,被监察机关立案调查,王志刚是与黄健彬一起被派驻江苏琦衡的两名董事之一。

资料显示,邓煜是广州浪奇原商务拓展部经理、广州浪奇子公司广东奇化原监事。

至1月31日,广州浪奇除上述三人外,还有公司原董事长傅勇国、原副董事长兼总经理陈建斌,广东奇化副总经理符岩,因卷入广州浪奇贸易黑洞案而被查。

从履历来看,傅勇国与陈建斌同于2014年,由广州轻工工贸集团另一家下属公司广州双鱼体育用品集团有限公司调任广州浪奇。

傅勇国和陈建斌调入广州浪奇后,广州浪奇开启了“融资性贸易”之旅。2020年9月,广州浪奇爆出存放于江苏鸿燊物流有限公司(下称“江苏鸿燊”)的4.5亿元存货“不翼而飞”,彼时江苏鸿燊老板黄勇军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其与广州浪奇签订的仓储保管协议,由广州浪奇“贸易市场部”与之对接。

广州浪奇随后掀起了“融资性贸易黑洞”调查的反腐风暴。媒体随后爆出,广州浪奇以国企身份为关联贸易企业背书,凭借国企信誉作为”中间人“托盘出具商业承兑汇票,从而被卷入巨额负债。

最新信息显示,广州浪奇还有6家子公司及孙公司,以及一家参股公司的股权被冻结,累计冻结股权的注册资本为6.5亿元。

截至2021年1月27日,公司共29个银行账户被冻结,累计被冻结的资金余额为2.87亿元。2020年三季报显示,广州浪奇账面货币资金只有7.45亿元。

因涉嫌信披违规,公司于1月8日收到证监会的调查立案通知书。

广州浪奇2020年本因老厂区拆迁得巨额补偿,但补偿款却无法填补巨额窟窿。其中,因与兴发香港进出口有限公司涉仲裁,即将其中的7.26亿元补偿款划入法院账户用于执行与该公司的合同纠纷。

截至2020年12月30日,广州浪奇及其子公司的逾期债务规模达到7.09亿元,相当于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37.20%。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