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A股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苏伊士运河“堵船”,对商品市场影响有限

第一财经 2021-03-29 21:03:24 听新闻

作者:齐琦    责编:石尚惠

大量货船无法周转,将导致海运费率提高,增加全球贸易成本

苏伊士运河“堵船”,给运力、商品市场都“添堵”。

当地时间3月29日,海事服务供应商Inchcape在社交媒体上公布消息称,搁浅在苏伊士运河上的“长赐号”货轮已成功上浮脱浅,但恢复通航时间仍然未知。

当日,受此影响,国际油价续跌,美油5月合约、布油6月合约均跌超2%,一度下探58.49美元/桶。

卓创资讯宏观研究员刘新伟对第一财经分析,苏伊士运河是东西方海运重要的通道,因突发事故造成停摆后,会对短期市场预期产生较大影响,但很难改变整个供需的基本结构。而堵塞同时将导致海运费率提高,增加全球贸易成本。

原油涨势难维持

据了解,全球近三分之一的集装箱船都会选择苏伊士运河这条航线,堵塞可能影响到多种商品的全球供应。

其中,全球10%的石油贸易运输也经由苏伊士运河。3月23日,“长赐号”堵船,24日国际油价大涨近6%,WTI原油重上60美元/桶,涨幅创四个多月最大涨幅。

不过市场很快消化这波涨幅,截至3月25日4点,美油主力再次回落,维持在60美元/桶关口附近。

华泰期货研究院康远宁分析称,目前来看,苏伊士运河对原油市场的影响不大,虽然运河仍然处于停航状态,但原油可以改用苏麦德管道进行输送,而从原油到各成品油自身均未处在偏紧张的状态,因此几天的延误时间对价格的影响较为有限。

刘新伟也对记者表示,运河因突发事故造成停摆后,会对短期市场预期产生较大影响,但很难改变整个供需的基本结构。

“具体看来,结合目前的船期数据以及石油贸易的一般流向,苏伊士运河封锁对石油物流的主要影响路径体现在:西区运往亚太地区的原油物流部分受阻;中东运往欧洲的原油物流部分受阻;亚太与中东地区运往欧洲、非洲的轻中质成品油(主要指汽柴煤)的物流路径部分受阻;以及欧洲运往亚太、中东地区的燃料油物流部分受阻四个方面。”康远宁说。

当前国际油价经历了近期的回调后,已整体进入弱势运行状态。29日,国际油价续跌,美油5月合约、布油6月合约均跌超2%。

康远宁认为,现在市场的主要矛盾在于现货端的疲软,由于检修季叠加去库存的需求,消费地采购需求仍未回归,近期欧洲疫情的恶化则进一步加剧了对终端消费的担忧。从情绪上看,市场在预期强与现货弱当中选择了交易后者,这也是近期油价由强转弱背后的重要逻辑。在需求端拖累油价的同时,供应端的支撑依然存在,经历这波油价下跌后,欧佩克在4月会议上选择维持当前减产配额的概率增加。此外,苏伊士运河阻塞事件也带来潜在断供的预期。

“如果运河重启,船舶上浮并完成运河的疏通,那么当前等待油轮的延误时间最多不超过一周(目前已经选择绕道的油轮并不多)。”康远宁预计。

运力再承压,海运费或再涨

苏伊士运河堵塞给本就紧张的全球集装箱船舶运力再添堵,刘新伟称,如果苏伊士运河堵塞延续,大量货船无法周转,将导致海运费率提高,增加全球贸易成本。

全球最大集装箱运输集团马士基(Maersk)表示,长赐号受困苏伊士运河对全球航运业造成的破坏效应,可能得花数周甚至数月才能化解。

马士基称,该公司有三艘船堵在苏伊士运河,另有29艘等着进入该运河航道;目前为止,15艘已经改道非洲南部。即便运河重新畅通,但对全球运能和设备的涟漪效应却十分明显。

实际上,去年下半年以来,货物贸易回暖,带动国际海运需求大幅增加,多地港口出现集装箱一箱难求、海运运价高涨等问题。

衍生品经纪商FreightInvestor Services (FIS)统计分析,随着波动率飙升,最近几周集装箱远期货运协议(FFA)出现了“新交易周期”。其中一条比较活跃的航线是亚洲到地中海,在过去的四个月里运价已经攀升了250%。从2020年11月份的每40英尺当量单位(feu)2400美元到今年1月中旬的8000美元。

宝城期货金融研究所所长程小勇分析,苏伊士运河受堵会进一步加剧集装箱的供应紧张压力,由于全球对载运集装箱的货船需求暴增,连散货船也开始供不应求。除了装载大量消费品的集装箱被“卡”在了苏伊士运河外,还有不少空集装箱也被堵在了那里。在全球供应链亟待恢复的情况下,加上集装箱在欧美港口大量搁置,或将加重集装箱短缺的情况,同时给海运运力带来极大挑战。

刘新伟称,当前需求恢复明显快于供应,市场处于高度敏感期,尽管堵塞事件不会持续很长时间,但也会对本已紧张的供应产生一定的影响。

大宗商品价格方面,程小勇认为,苏伊士运河“受堵”实际影响不会太大。由于经苏伊士运河的航线大多是集装箱船,而非运送煤、铁、谷物等大宗商品的散货船,因此工业用品与消费品受其影响较大。在他看来,目前苏伊士运河对商品价格的提振主要在于市场对运输成本上涨的预期和通胀预期。

此外,康远宁提到,尽管苏伊士运河停摆对原油的影响相对小,但对于成品油来说,除了绕道和等待疏通外则缺乏有效的替代办法,而这两者都将造成一定时间的货物延误,对于欧洲、非洲的汽油、馏分油(柴油和航煤)以及亚洲的石脑油、燃料油市场而言,都将感受到直接的收紧效应,其中燃料油市场受到的影响可能会传递到国内期货上市品种(FU、LU)。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