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融
  • 必读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出口大好但外贸人心里苦:账户频遭冻结,义乌警方发出“求援信”

第一财经 2021-04-12 22:02:24 听新闻

作者:周艾琳    责编:林洁琛

外贸人冷暖自知。

过去的一年是中国外贸人丰收的一年,在强劲的供应链支持下,中国在全球疫情中出口形势一片大好,中国1~2月以美元计价出口同比猛增60.6%,激增至26年新高。

但外贸人冷暖自知。

汇率波动蚕食外贸收入、集装箱运费暴涨两三倍,但这些压力和账户冻结比起来只是“小巫见大巫”。近日,义乌警方给全国其他地方兄弟单位发出的一纸公开“求援信”火了,这封信也在一个义乌外贸人账户冻结群里被转发,第一财经记者向多位贸易人确认了这封信的真实性。为了稳定义乌外贸环境,近期义乌市政府针对银行卡被冻结一事,抽调义乌商务局、义乌市人民检察院、义乌市公安局、义乌市司法局、中国小商品集团等部门人员专门成立了银行账户冻结援助中心,帮助经营户处置银行卡被冻结事宜。

(义乌警方致全国各地公安机关的一封信)

外贸人频遭账户冻结,义乌警方“求援”

“由于去年反洗钱监管趋严,不少贸易人都存在账户被冻结的状况。货是发出去了,货款的收款账户却被冻结了,解冻起码要半年,还要求扣钱、退款。”浙江省义乌市赢嘉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文婷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一个贸易人朋友被冻结了600万元,为了周转资金,只得去贷款,利息一年几十万。这还是有经济实力的,否则很容易破产。”

此前,第一财经曾报道,国外客户汇款账户可能存在问题,例如曾涉及灰色资金(地下钱庄等),就会导致贸易人的境内银行卡被冻结。这一年来,全球疫情下,义乌外贸生意也在“内贸化”,义乌的个体经营户在进行外贸生意中,收取货款以人民币结算为主,而外商客商习惯通过地下钱庄支付结算货款,义乌的个体经营户在收付货款渠道上也没有主导权。据义乌当地公安反馈,随着“断卡行动”及打击深入,电信网络诈骗案件犯罪团伙与地下钱庄勾结,将诈骗赃款直接变现成货款转给经营户进行洗白,造成义乌经营户银行账户被全国各地公安机关冻结的情况频发,让经营户的生产经营活动雪上加霜,出现了企业因流动资金问题面临破产、经营户支付不了供货商货款,甚至岀现发放不了工资等情形。

除了汇款账户存在问题,也有不少是因为贸易人自身缺乏合规意识。服务众多中小贸易企业的跨境金融服务公司XTransfer的创始人兼CEO邓国标此前对记者表示,之所以众多义乌贸易人账户被冻结,不少是涉及国际欺诈分子打着寻找中国代理的幌子同时允诺丰厚的佣金,专门物色有美元收款账户的外贸企业,借机“洗钱”。在邓国标接触的各类案例中,有一类非常典型。例如,他此前接到一位外贸企业老板的反馈,一个“骗子”通过某平台向他发送一封“询盘”邮件,邮件大意为“疫情之下,某国的贸易款项收取不便,希望可以帮忙代收款,他愿为此支付5%佣金”。通常,涉及佣金的汇款存在较大风险,需要在风控基础设施、反洗钱反恐怖融资机制上投入更大精力。

随着压力不断积累,义乌警方终于出手了。“义乌警方已经成立了援助中心。”陈文婷对记者表示。

她称,当前外贸人最大的困扰在于,当境内账户因收取人民币汇款而被冻结后,解冻往往需要最少6个月时间,冻结的并不只是货款,账户余额也可能被全部冻结。

“冻结有问题的资金可以理解,但如果一个账户有100万元,涉案金额5万元,现在只要是冻结,100多万就都不能动用,资金链就断了,多数生意人账户都有被冻结的情况。”另一位义乌贸易人对记者表达了同样的困扰。

他称,如果贸易人愿意退回涉案金额,账户可能会解冻,“但涉案金额也都是货款啊,动不动就是几万块,给出去就没有了,而且解冻一般要等半年,案子没查清就不解冻,我的已经冻结一年多了。”

为了专门帮助商户解决账户冻结事宜,义乌警方对兄弟单位提出了几个建议,第一,只要商户有合法凭证,全国其他地方的兄弟单位应先去调查印证,不要一扣了之;第二,只要是商户的货款,建议外地兄弟单位不要强制扣钱退钱,以免影响正常的经营;第三,在取证结束后,外地的兄弟单位应尽早对义乌商户账户解除冻结。

在这三个请求的基础上,义乌警方提出了最后一个请求,即凡是外地兄弟单位在义乌涉及过度执法或选择性执法时,义乌警方将予以拒绝配合,并将存在过错之处的执法行为上报。

跨境贸易洗钱风险攀升,无奈转为现金交易

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账户冻结案例就出现飙升,一方面因为反洗钱措施开始趋严,另一方面也因为2020年是中国出口大年,疫情下全球更为依赖中国的供应链。

根据央行公示信息,2020年全年,央行及其分支机构共对417家反洗钱义务机构及相关责任人进行了反洗钱行政处罚,罚单共计733笔,罚款金额累计约6.28亿元。2020年罚款总金额约为2019年的3倍。根据央行反洗钱局对反洗钱监督管理情况的年度统计,这一数据为近年来新高。

早在今年1月,第一财经记者就发现,义乌市商务局特地发布了《告外商书》,提及近期义乌市场商户的银行账户被公安机关冻结情况较多,主要原因是境外采购商使用了高风险货款支付方式,导致支付的货款中混入了违法犯罪分子的赃款,从而使收款商户的银行账户被冻结。

为此,义乌市商务局建议,义乌贸易商应该告知支付货款者,直接将外汇通过银行支付给外贸公司或市场商户,而不要通过中国境内不认识的账户以人民币形式代为支付,这种支付方式极易被违法犯罪分子混入赃款,而导致这笔货款被没收。

第一财经记者也了解到,出于无奈,外贸人如今转为用起了现金交易的传统模式。“因为怕被冻结,部分贸易人开始现金交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我们不少贸易伙伴已经来到中国,隔离之后就能交易了。”陈文婷告诉记者。

除了现金交易,还有一种解决方法是开设公司美元账户收款,即贸易商可以在中国境内注册公司,用公司账户收款是最好的防止账户被冻结的方法,即具备正规公司证明和正规的出货单据;此外,也可以注册离岸公司并在境内开户,这和在中国境内注册公司类似,但成本相对低一些;第三种则是开通Xtransfer、西联、Paypal等电子收款平台收款,这主要适用于跨境电商收款,但不少贸易商仍认为部分服务体验并不理想,存在审核程序繁琐等问题。

“开立公司美元账户,需要开票、正规化,但是有些地方还是没有办法汇美元。”有贸易商对记者反馈。因此,也有不少规模较大的义乌贸易公司衍生出一条新的业务线,即帮部分出口代理客户收汇,帮他们做报关出口等一系列服务。

贸易人还没走出寒冬,汇率和运费成本仍高

虽然和账户冻结比起来,汇率波动和运费成本高的问题并不那么要命,但压力也仍未减小。

“一个集装箱柜子的出口货物原本有3万元的利润,但汇率波动可能损失3000元,海运成本暴涨又损失一两万元,一不小心还可能遇到账户被冻结的问题,2020年对我们来说的确挑战很大。”陈文婷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今年初,第一财经记者探访义乌外贸人状况时发现,由于义乌仍以出口主导,在人民币半年内升值近9%的情况下,汇率损失不言而喻;运输成本更因疫情而暴涨,集装箱运价翻了三四倍也是普遍现象。

义乌市硕光进出口有限公司负责人周新军对记者称,今年受疫情影响,集装箱出去回不来,加上全球依赖中国供应链,导致国内“缺箱”问题严重、运费暴增。过去运费一直很稳定,即使遇到高峰期,也最多上浮15%,但如今运费动辄暴涨两三倍,这对外贸商的冲击不容小觑,而情况尚无改善的迹象。

“一箱难求”并不只是出现在义乌,在东莞等出口重镇也有此类“缺箱”情况。此前有某家具公司人士表示,集装箱非常紧缺,公司的家具主要出口欧美、中东、澳大利亚等地区,所有线路的柜子都紧缺,需要提前20天预定。例如,以前去英国的一个柜子是2100美元,现在要5000多美元。

若不是圈内人可能难以想象,看似繁荣的外贸形势下,不少外贸人竟对记者表示“今年是外贸的寒冬”。如今,外贸人最大的期待无疑是随着疫苗的普及,全球贸易情况能够逐步回归正常。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