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探秘曹县汉服大本营: 爆款不易,“稳当些一般净赚20%”

第一财经 2021-04-26 21:50:01

作者:陈洪杰    责编:杨小刚

重在粉丝运营。

汉服、JK服(日式女高中生校服)、洛丽塔装并称“破产三姐妹”。若定制一身高档汉服,可能需要上万元,这对于18~30岁之间的消费群体,负担较大。山东曹县(属菏泽市)正是瞄准平价汉服,产品价格多在100~500元之间,迅速占领市场。

有公开信息显示,曹县本地电商卖出的汉服产品已经占据全国汉服销售额的三分之一。

3月14日在第二届福州西湖花朝节上拍摄的簪花游园活动。新华社图

“最新的数据可能会超过35%。曹县的演出服销量约占全国份额的70%,但在去年疫情之下,演出服滞销,多位商家转战汉服。”曹县大集镇一家头部演出服工厂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大集镇某汉服电商负责人李富贵对第一财经表示,当下汉服日渐风行,只要能够深入市场,了解客户需求,基本上可以做到稳赚不赔,“每款的净利润可在20%以上”。

艾媒咨询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汉服爱好者连续四年保持70%以上的高增长,汉服产业2019年市场销售额突破45亿元,同比增长318.5%。

市场红火吸引众多商家入局,但曹县的汉服产业总体还处于小打小闹的阶段,也难言品牌力量。第一财经记者在曹县走访中发现,不少汉服电商有融资缺口,因缺少抵押品,很难从银行借到50万元以上的贷款。“行业缺乏整合,家庭作坊式的汉服电商较多,财务信息不健全。当地银行未大规模地进行行业授信,我们只做了零星的少部分电商的信贷服务。”一家国有大行某支行的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

曹县大集镇的街头。(第一财经记者陈洪杰摄)

爆款难以炮制,如何稳赚不赔?

2013年,李富贵24岁,大学毕业一年的他在大城市过得并不如意,听说老家不少人做演出服生意发了些财,他决定回去经商。

早在2008年之前,曹县就有人做服装生意,主要是婚纱服、写真服装,供给南方的影楼。2010年左右,电商开始兴起,曹县的几个乡镇开始大量生产演出服,后来则盯上汉服市场。

李富贵称,他做了6年多的演出服生意,去年全线转向汉服。原因是多方面的。在新冠疫情的冲击下,演出产业受到很大冲击,演出服生存与发展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去年上半年,不少商家销售的中老年人演出服数量同比2019年下降了80%左右,更有商家连一件儿童演出服也没卖掉。”他说。

除了疫情,李富贵开始转型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演出服的季节性销售非常强,春秋出货量大,而短期准备好新颖的款式和足够的货物很难。他也是倍感压力,每年销售旺季会大把大把掉头发。

汉服只是统称,涵盖了数千年的风格演化,服装细节和配饰工艺也有极大讲究。而消费者追捧的,很可能只是某种特定爆款。

李富贵表示,他去年店里出了一款比较火爆的汉服,一下子卖了有十几万件,当时心里“非常爽”,觉得一切辛苦都值了。

数据来源:中国产业信息研究院

数据来源:中国产业信息研究院

生产出爆款汉服是每个商家的梦想,其背后需要付出大量心血。“然而,爆款是很难预测的。”李富贵称,比如去年流行宋制汉服,注重朴素理性、典雅大方。今年一季度卖得比较火的是马面裙(前后里外共有四个裙门,外裙门有装饰,内裙门装饰较少或无装饰,为明清女子着装最经典款)。店家永远难以预测下一款流行什么,唯有贴近市场变化,深入了解客户需求,才能只赚不赔。

“我们自建了多个粉丝群,并开设了微博、抖音、快手、小红书等多个网络平台。平时特别重视与汉服粉丝的互动,通过话题设置,找出他们的需求。当粉丝提出建议时,我们很耐心地听取他们的反馈,交给设计师,拿到汉服设计初稿后,再和粉丝进行反复讨论。”李富贵表示,汉服不能闭门造车,一定不能脱离市场。曹县是个小地方,大家没实力搞线下活动,但逢重要节日,很多电商会给每个粉丝寄明信片,上面写满祝福语。

李富贵还称,一般而言,每家汉服电商会自养几个工人。汉服打样后,先让自己的工人加工上80~100件。如果销量比较大,再联系本地或外地规模较大的加工厂,加量生产。

“汉服的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客户的口口相传最为重要”。他表示,要“把每个客户当成朋友”,这听起来很虚,但是时间久了,市场会给予回报。

大集镇某电商室内的一角挂满了各式衣裙。(第一财经记者陈洪杰摄)

信贷需求尚未得到满足

近年来,监管要求,国有控股大型商业银行要充分发挥“头雁”效应,对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的余额同比实现较大增长,信贷综合融资成本控制在合理水平。当下,在很多地区,国有大行开始不断下沉,对产业聚集区实行集体授信,当地特色经济成为银行争抢的“香饽饽”。

尽管曹县中低端的汉服卖得风生水起,但第一财经记者在走访中发现,截至目前,各类金融机构均未较大规模进入曹县的汉服生意。

“汉服电商的房屋基本上是自建的,土地和厂房很难进行抵押,银行提供信用贷款的金额一般在30万~50万元之间。对于更小的电商,银行不敢贷;而大企业对资金的需求大,50万元不够。”一位国有大行当地支行负责人表示。

李富贵表示,去年他通过“外归人员回乡创业”的绿色通道,从当地一家银行贷了30万元的信用贷款,年化利率为5%。但是他的业务拓展需要更多资金。

“因为今年开始做JK制服,公司流动性资金出现一些短缺。另外,计划把跨境电商做起来,但如果出口货物到国外,账期通常在50天左右,这对资金要求更高了,我们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李富贵称,“而且银行一般为了谨慎,不敢放款太多,我们规模小,也无法给银行切实的保障。”

除了生产规模小和抵押物不足,上述银行负责人称,当地金融机构不太看好汉服产业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山寨风浓厚。

曹县汉服虽然在国内市场占据的分额较大,但大部分走的是低端路线,原创能力存在不足。例如,2019年,某知名汉服品牌被抄袭,老板直接带着律师团来曹县,将抄袭成风的曹县汉服商家诉上法庭。很多当地的汉服商家交了不少“学费”。

“2019年之后,曹县汉服对待原创的态度大为改观。我们的原创设计主要来自专业的设计公司和美术专业的在校大学生。设计公司很专业,但要价较高。在校学生虽然绘画经验欠缺,但更能了解当下年轻人的所思所想,更容易设计出贴近市场的产品。”李富贵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未来几年,公司的打算是先国内(市场)后国外(市场),将流水做大,得到银行的认可,获取更大的信贷支持。我们之前给国外做过代工,主要是《哈利·波特》、动漫《鬼灭之刃》的服装衍生品,销量都很不错,但每件的净利润仅有几块钱。希望未来能与国外的文化产业和IP合作,将服装生意做到海外去,获取更多的利润。”李富贵表示。

(应受访者要求,李富贵为化名)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