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科技
  • 大公司动态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低毛利业务减少 华为2021年一季度营收下降净利反增26%

第一财经 2021-04-28 12:59:00 听新闻

作者:李娜    责编:刘佳

业内人士表示,净利增长的一个原因在于华为比较上一年第一季度,放弃了低毛利的业务,使得利润保持上升态势。

4月28日早间,上海清算所官网挂出了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2021年一季度合并及母公司财务报表。数据显示,华为2021年一季度营业收入1500.57亿元(人民币,下同),去年同期为1806.14亿元,净利润为168.5亿元,去年同期为133.04亿元,同比增长26%。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数据发现,虽然营业收入减少,但华为一季度毛利增加,毛利率增加9%,达到46%,从而导致净利润增加。一不愿具名的注册会计师对记者表示,净利增长的一个原因在于华为比较上一年第一季度,放弃了低毛利的业务,使得利润保持上升态势。

收下降净利反增

进入美国实体清单后,华为对外展示的一直是一种高频而公开的对话姿态,但在没有取消清单前,可以看到的是,美国所树立的“数字柏林墙”对华为的影响将会长期存在。

在上海清算所官网挂出的财务报表中,华为在今年一季度营收同比下滑16%,净利润却同比上升27%,净利润率达近三年来新高。在营收下降的同时,华为净利的上升让外界略感意外。

华为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利润增加一方面是华为在成本管控上做了一些工作,营销费用同期减少了27.3亿。另一方面则是手机低毛利业务的减少和5G专利费用的增加所致。

可以看到,从去年开始,华为受制后留下的市场空间正在逐步被其他头部手机厂商分食。根据华为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消费者业务收入4829亿元,增长3.3%,而在2019年,消费者业务增长去到了19.1%。

由于手机业务因芯片受制而无法正常出货,华为在去年陆续将主攻中低端市场的荣耀品牌出售,并减少了华为品牌中中低端产品的出货量,将重心放在了M和P高端旗舰系列上,此举也被视为手机业务的“自救”。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华为保高端而砍掉中低端手机业务的做法,对于留住手机业务的利润也起到了一定作用。

此外,加强收取5G专利费用也是华为净利润增长的原因之一,而在未来,这一块费用有望进一步增加。

今年3月16日,华为对外发布了《创新和知识产权白皮书2020》,并公布了华为在5G领域的专利费率标准,其中对单台手机专利许可费上限为2.5美元。

华为知识产权部部长丁建新在上述会议中表示,华为公司预计2019~2021三年的知识产权收入在12到13亿美金之间,在5G多模手机的收费标准上,华为对遵循5G标准的单台手机专利许可费上限为2.5美元,并提供适用于手机售价的合理百分比费率。

智慧芽知识产权专家对记者表示,针对标准必要专利进行许可收费是行业内的正常操作,对于企业而言,研发新产品的目的为获得超额收益,而专利制度的目的在于促进研发,即当专利权人公开技术之后的一段时间内获得独占市场的权利。

加大发债力度

对于2021年华为的整体目标,华为副董事长、轮值董事长徐直军此前在全球分析师大会上对记者表示,“今年的目标还是活下来,过去两年我们的主要时间是应对不断的制裁,今年会讨论一下如何走,到哪里去,如何活得更好。”

“华为或许将长期处于实体清单中,现在整体战略都是围绕着这一前提所做的布局。要让整个半导体产业回归正常商业秩序,根本答案是重建全球信任、恢复全球半导体产业链合作。”徐直军表示,华为不能在幻想下制定战略,如果是这样的话,华为就“死”了。

基于这样的判断,从去年开始,华为除了大力投入人力物力进行(被限制元器件)版本的切换、保证供应连续性管理、正常交付外,也在不断加快推出自研产品的发布,并将鸿蒙、鲲鹏、昇腾等产品注入华为生态体系中。

而在资本市场,华为也在加大发债的速度。

在联合资信发布的评级报告以及《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2021年度第二期中期票据募集说明书》中,可以看到自2015年以来,华为就开始尝试境外债券的发放,此后又在2019年首次尝试境内发债。目前,在存续债券中,美元债券为45亿美元,国内发债总额为230亿元,合计约为521亿元。

单就账面资金而言,华为目前是不缺钱的。记者从上述报表发现,华为一季度货币资金为2233.25亿元,流动资产合计7036.74亿元,流动负债合计3841.63亿元。债务规模较去年年底的3923亿元,略有下降。

而整体债务负担并不重,负债总额为5445.76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1.17%。同比2015-2018年,华为控股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8%、68.4%、65.2%和64.99%,资产负债率逐年下降。

但徐直军表示,2021年,华为依然面对挑战,包括美国对华为的制裁、疫情的反复、地缘政治带来的不确定性,对华为而言,产业的韧性是优先的指导原则,而华为去年开始一直在优化产业组合,同时继续加大对软件研发的投入。“我们力争软件能力五年周期内提升一个台阶,以减少芯片空缺的影响。”

此外,对于汽车业务,徐直军坦言目前是华为业务中最重要的业务之一,今年在汽车部件的研发投入超过10亿美元。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