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商业人文
  • 艺术市场新生态观察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五一音乐节票价大涨堪比演唱会,卖不到两万张不赚钱?

第一财经 2021-04-29 08:57:00

作者:吴丹    责编:李刚

张翀硕认为,五一档并不算一次“井喷”。经历疫情压抑,年轻人在假日出行、社交和娱乐消费上势必会有反弹,小长假往往是音乐回归现场的最佳时段。

近20场音乐节即将在这个五一档扎堆登场,被称为“史上最强”。但很多乐迷发现,要想抢到一张票,变得困难重重。

“草莓音乐节上海场开票当天就售罄了。”摩登天空副总裁张翀硕告诉第一财经,从去年国庆长假的经验来看,线下演出和音乐节都是最火的,今年五一档也不例外。

五一假期,全国共有近20个音乐节接踵登场

五一假期,全国共有近20个音乐节接踵登场,阵容包括张信哲、伊能静、周笔畅、王嘉尔等歌手和流量明星。热播网综《乐队的夏天》将五条人、重塑雕像的权利等独立乐队带到主流观众视野,越来越多的livehouse和音乐节现场都有《乐队的夏天》、《中国有嘻哈》等参演乐队的身影,无形地拓宽着音乐节的受众边界。

张翀硕认为,五一档并不算一次“井喷”。经历疫情压抑,年轻人在假日出行、社交和娱乐消费上势必会有反弹,小长假往往是音乐回归现场的最佳时段。同样的热度也出现在去年国庆长假。据大麦网发布的《2020演出国庆档观察》,去年国庆期间线下专业演出超4000场,全国音乐节场次达20余场,同比上年增加130%。

去年国庆假期的北京草莓音乐节

不再便宜的音乐节

许巍、朴树、郑钧、刺猬乐队、房东的猫……看到成都“星巢秘境音乐节”的音乐人阵容,再看看单日预售688元,VIP票价1088元,很多乐迷按捺不住在网上吐槽:“这还是音乐节吗?明星演唱会也不过就是这个票价。”

票价上涨的不只是“星巢秘境音乐节”,创立时间超过十年的草莓音乐节、迷笛音乐节也都在缓步持续地涨价中。

十多年前,一场户外音乐节的单日票价是80元,现在已经上涨到动辄四五百元一张。2013年的北京草莓音乐节单日票价还是150元,现已涨到560元。

“688元的单日票价虽然上涨得有点激进,挑战了消费者习惯,但仍是合理的。跟全世界范围的同规模音乐节相比,中国音乐节的票价只有国外的40%~50%,价格肯定低了。”张翀硕理解乐迷对于音乐节票价普遍过高的不满,但从十多年主办音乐节的经验来看,未来中国音乐节的价格只有不断上涨,整个行业才会进入良性循环。

在欧美和日韩,具备一定规模的音乐节,票价都在900元人民币以上,三日通票价格往往超过2000元。无论是谈及音乐节的成本,还是横向对标国外,中国音乐节的票价都偏低。

“每一年,音乐节的成本都在上涨。”张翀硕给第一财经算了一笔账,音乐节的成本很大程度上是由艺人的费用决定的,艺人的演出费、差旅、餐饮补贴通常会占据重头。过去邀请海外乐队时,最多30人的艺人团队是隐形而庞大的支出,虽然登台的乐手成员只有几位,幕后负责乐队巡演的却有调音、灯光、经纪人、助理、舞台监督等十多位工作人员。

一个音乐节要在几天内安顿几十组艺人,协调之细致,费用之庞杂,是音乐节高昂成本的核心所在。而不同城市的场地费、舞台搭建和制作、成百上千人的安保人员,以及隐身在观众背后的服务团队,既是硬性开支,也是极大的工作量。

“举办一场音乐节,至少需要1500~2000人为之服务,工作量和成本都很大。”他认为,当这些固定开支每年增长时,音乐节自然无法再维持曾经的低价。

同质化背后的竞争

受疫情限制,国内音乐节都无法邀请大牌海外乐队,导致各个品牌之间越来越同质化。

纵观五一音乐节的阵容,新裤子、痛仰乐队、后海大鲨鱼、五条人、重塑雕像的权利、谢天笑、二手玫瑰、许巍、崔健、朴树等高频登场。

既然阵容趋同,音乐节品牌如何差异化竞争,避免变成拼盘演出?

对张翀硕来说,草莓音乐节虽是老牌音乐节,又是音乐节中少有的爆款和最具盈利能力的品牌,依然需要精心打磨。从2009年创立至今,草莓音乐节覆盖了33个城市,拥有很强的认知度,但并不代表受众喜爱度。

“我们把阵容作为音乐节51%的内容权重来看待。”张翀硕说,这几年,草莓音乐节越来越深入地构建青年文化生活方式与现场主题社区,从潮流艺术、独立文化、新消费场景等角度集成多元的音乐节现场体验。

以今年上海草莓音乐节为例,摩登天空策划Strawberry Hood板块,将东方绿舟的岛屿打造成茂林里的户外舞台,舞台分布在丛林中,艺术装置装扮整个小岛,有瑜伽、冥想,也有锐舞派对。

“在音乐节阵容之外,我们愿意花更多时间去开创并连接每一个城市的独立厂牌、音乐人、设计师、艺术家,以及小而美的消费品牌,让‘草莓星球’与它所降落城市的在地文化或场景融合、联动,给城市的独立文化提供一个输出平台,让音乐节成为不同城市一年一度、有温度的青年文化盛会。”

艺术装置、潮牌Pop-up Store、独立设计师社群、精品咖啡、特色餐饮都被带到音乐会现场,不同的城市拥有不同气质,小而美的厂牌往往聚集着一个城市最为独特的青年文化。

草台回声创始人、CEO戈非认为,门票收入要占据音乐节收入50%以上,才是正常的音乐节盈利模式。如果一场音乐节没有赞助,门票需要卖到两万张以上才有盈利的可能。

今年上海草莓音乐节因疫情防控,每天的门票需要控制在8000张以内,即便票价不低,加上赞助费,也只能略有盈利。

从乐迷的体验来说,如果音乐节缺乏差异化的内容,没有立体而丰富的娱乐形式,服务也跟不上,很快就会失去新鲜感。戈非认为,如何从内容设计、制作和体验上持续地满足消费者,做出不同的风格,才是音乐节主办方面临的最大考验。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