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国际供应链成本大增,亚欧航线集装箱运费首破1万美元

第一财经 2021-05-31 19:52:33

作者:康恺    责编:杨小刚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来看,寻找传统海运航线以外的替代方案、提高海运运输效率是降低亚欧航线物流成本的主要方法。

亚欧航线集装箱价格持续上涨,将给我国对欧出口带来怎样影响?

国际物流咨询公司德鲁里发布的世界集装箱指数(Drewry World Container Index)的最新数据显示,目前从上海到鹿特丹的40英尺集装箱运费涨至10174美元,较前一周上涨3.1%,同比上升485%。从全球范围看,世界集装箱运价指数(WCI)上涨至6257美元,同比上涨293%。两项指数均达到2011年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水平。Drewry称,目前亚洲到欧洲的集装箱货运价格不断推升,贸易商在供应链方面的成本压力将越来越大。

国际物流服务平台“运去哪”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周诗豪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集装箱运价上升,供小于求是主因。目前来看,六七月份可能是集装箱价格最后一个高点。在新冠肺炎疫情不断改善,疫苗覆盖率提升之后,国际供应链会有所恢复,物流价格将逐渐下滑。但是,下滑幅度可能不会太高,集装箱价格仍会在高位徘徊。

世界集装箱运价指数(WCI)上涨至6257美元,同比上涨293%,创2011年以来高点

亚欧航线集装箱运费首破1万美元

Drewry的数据显示,在集装箱价格上涨背后,20英尺和40英尺的集装箱的需求最为紧俏,它们承运的货物占据了全球货物贸易中的绝大部分份额。

周诗豪认为,这反映了全球贸易回暖背景下,集装箱数量供小于求的现象。他表示,从供给端来看,虽然集装箱数量并没有变,但由于疫情和苏伊士运河事件影响,市场上集装箱可用率减少了。从需求端来看,由于我国疫情控制情况较好,外贸恢复效果较好,这又使得集装箱需求增加。

Drewry称,苏伊士运河堵塞、欧洲港口拥堵等干扰因素仍在持续。目前在欧洲主要三大港口——荷兰的鹿特丹港、比利时的安特卫普港及德国的汉堡港,集装箱吞吐量均大于往年同期,且趋于饱和。

世界贸易组织28日发布的报告显示,世贸组织季度商品贸易指数升至109.7,航空货运、电子和汽车贸易增长强劲。具体到中欧贸易,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今年前4个月,我国与欧盟贸易总值为1.63万亿元,增长32.1%,其中,对欧盟出口9746.9亿元,增长36.1%;自欧盟进口6504.2亿元,增长26.4%。

集装箱价格上升,对外贸企业带来了不小的影响。中国交通通信信息中心和上海国际航运中心联合发布的《国际物流产业数字化发展报告》表示,超过八成的受访者认为,由于缺箱、爆舱、晚点等原因,物流计划执行不可控,业务开展难度大增。这使得货代企业垫资额突增,企业资金周转出现困难。

浙江安吉万宝家具有限公司总经理薛栋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出口到成熟市场的贸易商而言,其货品单价并不高,对物流、汇率、原材料价格上升较为敏感。实际上,在整个物流运输环节,不止是集装箱价格上涨,内陆运输、海外物流、海外仓等环节的物流成本也在上升。

周诗豪也认为,对于中小贸易商来讲,物流成本较为重要。“在疫情暴发前,一个从亚洲到欧洲的40英尺高的集装箱只要2000美元左右的海运费,现在已涨至1万美元左右,价格足足翻了5倍。”他称。

周诗豪还表示,不仅是资金层面,集装箱流转不畅还会影响供应链稳定性。运力减少使得运输时间延迟,将对贸易商交货时间产生影响。

企业如何降低国际物流成本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来看,寻找传统海运航线以外的替代方案、提高海运运输效率是降低亚欧航线物流成本的主要方法。

在寻找替代方案方面,海通证券交运资深分析师李轩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亚欧线贸易以海运为主,中欧铁路班列为辅。目前中国对欧出口的60%要取道苏伊士运河,即中国-地中海航线。在物流方面,企业主要的关注点在于价格和运输效率。在黑天鹅事件频发、海运价格不断推升的背景下,货主可能会重新考量可替代性的方案。

他进一步解释称,对于常见的海运的中国—地中海航线,其特点是价格便宜、距离短。而对于替代方案,即中国—好望角—欧洲海运航线,其特点是价格略高、绕行距离较长。另一替代方案是中欧班列,其特点是时间短,但需要协调多国铁路系统。

在提高海运运输效率方面,周诗豪认为,其一,船运公司可以加强调度,将滞留在欧洲的空箱运回国内,以此提升集装箱可用率。其二,企业可以探索物流数字化趋势,加强物流运输效率。

交通运输部4月底答网民关于“海运货柜滞留、费用飙涨”的留言时表示,我部积极协调有关班轮公司优化中国航线船舶运力配置,增加中国航线运力和空集装箱回运力度,尽量降低境外港口拥堵导致的船期大面积延误对中国进出口运输的影响。

在物流数字化运输方面,西井科技创始人兼CEO谭黎敏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去年开始,物流市场对于人工智能、远程操作、无人化操作的需求变得更为迫切。”

他向第一财经记者举例说明,去年,该公司将多个无人驾驶智能跨运车、全电动无人集卡车队在瑞典、泰国等地的码头成功交付。“在港口装货、卸货过程中,需要卡车等一系列辅助设备。一个中型码头平均需要200辆集卡,目前货车司机数量较少,且疫情期间为防止司机交叉感染,有人集卡运输效率并不高。而使用自动化、无人驾驶等举措,可以提升集卡作业效率,改善港口作业环境,进而提升海运运输效率。”他称。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