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政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财政部: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得到缓释

第一财经 2021-06-08 12:16:57

作者:陈益刊    责编:杨志

虽然隐性债务风险得到缓释,但隐性债务规模较大。专家建议,扩大显性债务规模从而减少地方违规举债动机,并强化部门配合,全链条监管地方投融资。

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监管趋严态势不变。

6月7日,财政部部长刘昆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关于2020年中央决算的报告》(下称《报告》)时表示,2020年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取得积极成效。其中完善债务常态化监控机制,强化政策协同,实施联合监管,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得到缓释。

刘昆介绍,去年财政部强化地方政府债务管理。其中包括抓实化解隐性债务风险工作。

根据《报告》,今年财政重点工作中就包括强化监督问责,继续着力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

今年3月,财政部发布的去年财政政策执行情况报告中称,目前,法定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总体可控,地方政府违法违规无序举债的蔓延扩张态势得到初步遏制,债务风险得到进一步缓释。

不过,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依然值得警惕。今年中央要求抓实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工作。多位接受第一财经采访的地方债专家表示,今年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监管将维持高压态势,而且化解隐性债务力度会更大,以坚守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中国国债协会会长孙晓霞在近日一场城投公司治理与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防范研讨会上表示,政府已明确界定了隐性债务的统计口径,提出债务风险化解要落实问责制,要求“化存量、遏增量”。目前,存量隐性债务处置化解的责任已经基本落实,但对于增量隐性债务,仍须坚持问责制度,制止地方政府违法违规举债,遏制隐性债务增量的快速上升。

根据IMF测算,2019年我国地方政府隐性债务规模达42.17万亿元,几乎是显性债务(21.31万亿元)的两倍,如果加上显性债务,当年的地方政府负债率高达247%。

目前,地方政府隐性债务主要来源于地方城市投融资平台(下称“城投”)债务。在强化隐性债务监管大背景下,今年4月底上证所和深交所公布的债券发行指引,提高城投债发债条件和加强审核。尤其是要求城投平台发行公司债券不得新增地方政府债务,并承诺发债募集资金所偿还的存量债务不涉及地方政府隐性债务。

受此影响,今年5月城投债发行规模(1098亿元)创近3年来新低,净融资规模为2018年10月以来单月首次负增长。

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化解一大关键是加强城投公司市场化转型,彻底剥离其政府融资职能。

孙晓霞认为,当前城投公司转型面临很多困难,首先是剥离政府融资职能困难。当前地方财政收支矛盾突出,发行地方政府债券筹资不足以填补地方基建投资较大的资金缺口。短期来看,城投公司替政府融资的职能很难甩开,向市场化经营主体转型非常困难。另外,城投公司的经营压力很大,现金流困难。

如何积极稳妥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赵全厚近日撰文建议, 要正确看待地方政府法定债务和隐性债务之间的“此消彼长”关系, 在把控总体债务风险的同时,适度扩大法定债券的发行力度以满足地方政府合理债务融资的需要,为“遏制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增量、逐步化解存量”提供必要的条件。而且,在必要时可以适当扩大地方政府置换债券发行政策,通过法定债务“加杠杆”方式将部分隐性债务合规性显性化,以舒缓隐性债务的金融风险。

孙晓霞建议,要在宏观层面构建适合中国国情和体制特征的政府投融资管理体系。各部门要政策联动,打破政策“孤岛”,相互联通,建立全链条的、相互衔接的管理网络,形成覆盖事前、事中、事后的地方政府投融资闭环。

她认为,还要健全地方政府投融资的监管体系,充分发挥中央政府、市场和公众的监督力量。要形成和完善“中央政府+市场+公众”三位一体的监管体系,从体制机制上约束和规范地方政府投融资活动,从源头上遏制隐性债务的产生。

赵全厚表示,地方政府隐性债务是多年累积的结果,化解债务也需要假以时日,否则容易加剧隐性债务短期流动性风险,以及触发其他相关风险,因此债务风险的化解既要积极又要稳妥,把握好节奏,控制好流量。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