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要闻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短视频平台的内容侵权,到底谁能管?

第一财经 2021-06-18 10:08:30

作者:叶雨晨 ▪ 王姗姗    责编:高莉珊

围绕视频内容版权纠纷,腾讯与字节跳动拉开了新一轮诉讼大战。

6月16日,字节跳动对外透露,已于6月11日在重庆市第一中级法院起诉腾讯。起诉状显示,字节跳动在2019年6月10日起的五年内享有电视剧《亮剑》的信息网络传播权,腾讯视频上存在大量电视剧《亮剑》的侵权视频,字节跳动要求法院判令腾讯删除侵权视频、发布声明消除影响,并赔偿经济损失1000万元。

一周前,也是在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腾讯视频在另一桩起诉抖音视频内容侵权的案件中胜诉——法院裁定微播视界公司(抖音App的运营公司)删除抖音App中所有侵害《斗罗大陆》动漫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视频,并立即采取有效措施过滤和拦截用户上传和传播《斗罗大陆》侵权视频。

抖音近期发布公告称,今年5月平台共下架版权相关视频14万个,处置违规账号1192个,及时主动处理了包括《斗罗大陆》动画版在内多个内容版权方的投诉。

这一轮围绕短视频的版权问题的纷争,始于两个月前。

4月9日,中国电视艺术交流协会、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联合腾讯视频、爱奇艺等网络视频平台及影视机构,共计七十多家单位发布了联合声明,这是反对未经权利人授权,将影视作品任意剪辑、切条、搬运、传播,视听行业的联合维权。这一声明针对的显然是国内几大短视频内容平台发布和传播的内容。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4月下旬,一封由多个相关协会、视频网络平台、影视公司以及五百多名导演、编剧、艺人发布的联合倡议书,直接呼吁短视频平台推进版权内容合规治理。在这份倡议书中,“切条”、“搬运”、“速看”以及“合辑”等几种针对长视频版权内容所做的二次加工手段又再次被归纳,被视为侵权行为。

随后,中宣部版权局、国家电影局也纷纷发话短视频侵权盗版问题。而这场讨论的高潮,出现在6月3日举办的“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腾讯公司副总裁孙忠怀、爱奇艺CEO龚宇、优酷总裁樊路远集体发难,在各自演讲中同时表达出对短视频平台上内容侵权现象的不满。

“你喜欢猪食,你看到的全都是猪食,没有别的。”腾讯副总裁、在线视频CEO孙忠怀在演讲中这样评价短视频的低俗和反智。

难管的原因:违法成本过低

龚宇提出,短视频内容侵权有两种形式,一是硬盗版,把长视频的内容直接拿来用,各大平台反盗版系统的建设让这种侵权的情况已经逐渐减少;二是软盗版,比如二创,5分钟看完一部电影,20分钟追完一部电视剧等。

作品未经许可不得传播使用,这是著作权法规定的一项基本原则,但实际监管起来的难度很大。

腾讯与字节跳动起诉彼此,核心依据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五十一、五十二条。办案律师基于著作权法,对短视频是否涉及侵权主要从两方面界定——1)短视频素材的来源,是否获得著作权人的授权许可;2)是否属于合理使用,包括对引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的情况,同时也不能损害原作品的完整性。

短视频创作者作为被告一方,通常会从“创作者的个人智慧”角度,为自己在法庭上争取更多辩论空间,强调内容的独创性,但他们仍要面对一个核心质疑——其创作是否遵循了“适度引用原始素材原则”。换句话说,观众在观看短视频时,其关注的是素材本身还是短视频中加入新的内容。

“歪曲、篡改他人作品,都属于侵权行为,例如鬼畜类短视频对原素材通过剪辑等手段,形成了与原素材内容无关甚至丑化原素材内容,这种行为应属于侵权行为。”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浩波对《第一财经》YiMagazine说。

目前市场上关于如何对短视频引用的原始视频素材版权定价,也没有相应的版权制度,成为规范执法的有效依据。所有版权诉讼官司的源头,主要还是依靠原作者的举报,或向平台方投诉的方式维权。

对“爱优腾”来说,打官司耗时费力,而维权力度又非常有限。从现有的诉讼案例来看,法院都会判决侵权作品下架,但在经济赔偿角度处罚的力度有限。版权方赢得诉讼,通常情况下也只能获得几万元赔偿。

侵犯知识产权的赔偿依据,主要有三类,第一是给权利方带来的损失,第二是侵权人因侵权行为获得的收益,第三是法院酌情判决。“前两种都很难举证,客观上造成了违法成本过低的结果。”刘浩波说。

而短视频平台,在用户协议上早早就设置了对自己有力的免责声明——对用户上传的剪辑视频、二次创作并不承担责任。因此,短视频平台只有在收到权利人通知却仍拒不下架时才承担侵权责任。

2020年,中国短视频侵权纠纷案件新增数量创下新高,同比增长258.1%,达到222件。企查查统计数据显示,我国“短视频”相关裁判文书共有3539份,其中案由为“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共有536份,占比15.1%,在各类案由中排名第一。2021年新增的相关诉讼,则呈现出长视频平台抱团反击的趋势。

从“预热渠道”到“分流器”

“爱优腾”三大平台均以运营电影、剧集或综艺等长视频内容为主,但也播出涉及二次剪辑创作性质的短视频产品。

意味深长的是,近几年短视频平台随着PUGC实力的不断壮大,已成为电影、剧集、综艺的重点物料投放渠道。基于短视频平台上做内容策划,是很多影视项目上线宣传的标配。好的短视频“二创”作品能为影视内容引流,也能帮助一些冷门或者宣发不足的项目做二次推广。比如《大圣归来》,就是借由B站上“自来水”的推荐,在宣传投入和排片都不占优势的情况下实现了逆袭。

但双方的利益矛盾,往往出现在完成宣传使命之后,短视频又很快成为了观影的“分流器”,特别是对于剧集和综艺来说,这边是爱优腾利用独播长视频内容大力推动付费会员规模增长——只有购买了会员资格才能享受提前多看几集的特权,而那边在抖音、快手、B站等短视频平台上,时下热剧经二次剪辑、解说制作成的视频数不胜数,提前将爱优腾VIP会员才能看的剧情,剪成了一个个几分钟的小片段,对其平台用户免费播出。

在短视频平台上,博主可以凭借流量衍生出多种变现方式,比如内容点击分成和平台发布的播放补贴。短视频平台也借由这些内容收获了用户增长、活跃度,以及更多的收入。

6月17日,字节跳动首次对外披露公司业绩称,2020年公司实现营收达到2366亿元,为腾讯全年收入的一半。而据外媒今年早先报道,抖音贡献了该公司60%的广告收入。

字节跳动去年曾公布,截至2020年8月,包含抖音火山版在内,抖音的日活跃用户数已经超过6亿,有超过2200万人在抖音合计年收入超过417亿元。抖音的崛起,对靠会员和广告收入支撑业务的长视频平台确实形成强大的竞争压力。

而长视频平台的商业模式中,为获得优质独家内容需要付出巨大成本。企鹅影视CEO孙忠怀曾在2020年10月对外表示,过去三年间,腾讯视频约投入500亿元内容开发成本,接下来的三年,拟投入1000亿元内容开发成本。

爱奇艺的财报则显示,2018年至2020年,爱奇艺在内容成本上的支出分别为211亿元、222亿元和209亿元,占公司运营成本的70%以上。与之相对比,2018-2020年度,B站的内容成本投入共计34亿元。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强烈对比,在6月3日的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爱优腾以版权问题为核心向UGC和短视频平台开炮,出现了 “猪食论”等激烈言辞。而腾讯和字节跳动同一时期向对方提起的诉讼,除了是一场公关反击战,也说明了各家平台都深知版权侵害对平台的利益影响。

该怎么管?来看看同业先例

短视频二创侵权问题也可以通过技术改变,YouTube做出过一个良好的示范。

YouTube刚建立时,平台上的内容主要分为三类:original、copied、appropriative。其中“copied”指利用电视节目、电视剧、电影等版权方的视频片段完成的二次创作。2007年,美国第三大传媒公司Viacom曾向YouTube索赔10亿美元,声称旗下有超过16万个未经授权的节目片段被上传到了YouTube,总观看次数超过15亿次。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YouTube的母公司Google在2007年开始投入Content ID系统的开发,版权所有者可以向YouTube上传自己的音频或视频文件,平台能够识别出新上传的视频中是否包含他人的原创视频内容,如果包含,会提供给版权所有者禁播、查看内容的数据分析、分享内容的广告收入三种解决办法。发展到2017年,YouTube中98%的版权问题都可以通过Content ID得到解决。

事实上,音乐、体育等内容版权,历史上也都曾与短视频平台有过不少侵权纠纷,但相比影视作品,它们在市场上拥有更高的版权集中权,相对更容易维权。此外,音乐素材涉及的经济利益损失,相比影视剧集也会小很多。

经过多年博弈,各大短视频平台目前已经开始为二创内容购买音乐版权。B站于2018年2月就上线了自己的音乐库,全库共2万多首音乐,在拿到了索尼的投资后,索尼音乐的大部分音乐版权也可以被授权使用。

今年3月22日,快手也与中国版权协会、50多家版权公司召开会议研讨,于修订版《著作权法》6月1日施行前,明确了网络平台中短视频和直播场景下的音乐版权结算标准,包括且不限于新增了词、曲版权的单独结算和独立音乐人的结算通道等等。

快手在今年3月还宣布与 CBA 联盟达成合作,成为 CBA 联赛的直播平台和官方短视频平台,用户将可以通过快手收看 2020-2021 赛季的CBA赛事直播,而此次合作内容还包括,允许快手用户对 CBA 赛事内容“二创”。

这些都可以看作是短视频平台为了“二创”合法化作出的尝试。

4月,中宣部版权管理局局长于慈珂曾在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中提及,今年国家版权局将会重点加强推动短视频平台以及自媒体、公众账号运营企业全面履行主体责任。外界也将此视为重大信号——国家针对影视版权相关法规将会做进一步完善。

值得注意的是,在近期爱优腾有关联合维权声明的微博贴子下,为短视频喊冤的评论有上万的点赞,舆论导向并没有站在长视频网站一方。对比Netflix和HBO等海外平台,国内长视频平台所提供的内容确实还不够稳定和优质,注水现象严重。中国有8.5亿短视频用户,这一局面其实应该也能提醒长视频平台,用户已经不会再为剧情拖沓的注水剧和流量剧买单。

文章作者

关键字

短视频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