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区域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教培剧变|深圳教培暑期档“冷了”,但仍有家长组团找“名师”

第一财经 2021-06-27 13:11:47

作者:黄琼    责编:刘展超

在教育培训机构受到较严监管的同时,一些小有名气的培训老师独自或联合办学的市场开始抬头。“深圳消费能力高,学习竞争激烈,有这个趋势并不奇怪。”

“还有两周左右就放暑假了,但感觉今年接到的报班电话明显少一些。”

家中孩子即将上初二的深圳王先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暑假还将继续报学而思的数学和蓝天的英语课程,给娃儿补短板。如果有空的话,考虑加报物理和化学之类的兴趣班,为初二学习预热。”

在今年监管升级的背景之下,教育培训机构暑期档招生变得低调起来。在深圳某教育机构从业十余年的江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相比往年铺天盖地的宣传广告,今年深圳各大教培机构招生“冷静”了不少,大家都不敢再用夸大的方式吸引家长报班了,比往年谨慎很多。

暑期档低调招生

教育培训市场近年来扩张很快,但同时也乱象丛生。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显示,2020年全市接收教育培训服务投诉举报1.01万件,2021年仅第一季度教育培训服务投诉举报达到2944件,同比增长152%,在服务类投诉举报中排名第4。

今年5月,深圳市市场稽查局对深圳市思考乐、蓝天、邦德3家校外教育培训机构进行立案调查,因虚假宣传、价格欺诈行为分别处以顶格罚款,共计700万元,打响了深圳市校外培训机构整治的第一枪。

6月10日,为全面规范深圳市校外教育培训市场秩序,维护广大学生家长的合法权益,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启动代号为“利剑”的校外教育培训机构专项检查,执法行动当日,共检查131家教育培训机构,其中涉嫌存在违法行为的有41家。

监管之剑落下,有效抑制了教培行业的躁动,今年深圳各补习机构的暑期档招生明显低调很多。

为了给即将上中学的小孩报个语文和数学暑期班,曾丽找了多家补习机构。她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虽然给好几家机构都留了电话,但多数是我主动联系他们,在首次咨询之后,并没有收到其他课程推销的电话。而在收费方面,除了首次的试课有‘1元试课’的优惠,其他课程基本是明码标价,‘1对1’课程辅导费用大概是小班上课的两倍。”

江生告诉记者,按照往年的招生手法,在暑期前一个月,各大教培机构便开始在线上和线下双重铺广告。线下在地铁站、公交车、商场等显眼处大面积张贴广告,或者让工作人员专门去街上发传单。广告的内容五花八门,“0元上课”“985名师教学”“拼团”等是招生的惯用“吸睛”手法。

“今年总体来说,熟悉的多家教培机构都不敢再这么大张旗鼓地铺广告了,很多是巩固现有的生源。”江生说。

摄影/黄琼

第一财经记者近期多次走访深圳市福田区百花片区发现,多数教育培训机构仍在正常运行,在日常上课期间,机构门前较冷清,下课后不少附近学校的学生则在相应的教育培训机构学习。

“组班”模式抬头

虽然校外培训乱象受到持续整治,但一些家长仍在想方设法给孩子寻找“补习”的机会。

深圳家长郑先生6月初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由于小孩今年六年级,为了中考取得更好成绩,现在每天放学后在补习班学习到晚上九点多,回家后继续完成学校布置的作业,近来晚上一点睡觉已成为常态。

一方面是自家孩子补习的需要,另一方面市场上教育机构的质量参差不齐。王先生表示,校外教育培训市场再怎么规范、机构形式上再怎么正规、收费再怎么合理,也比不上家长的口碑。好老师永远是稀缺资源,现在除了去教育培训机构上课,家长自发找到厉害的名师,在家里或者其他场所,对小孩进行课外补习的情况也越来越受欢迎。

江生对第一财经记者详细介绍了该类情况。江生表示,一位或者多位家长,通过周边朋友介绍,请某位名师给小孩进行课外补习,上课的地点可能是在老师的家里、学生的家里或者闲置的办公室、会议厅等,上课时间由家长和老师自行沟通,全流程不通过教育培训机构,这种模式叫做“组班”模式。

“这类老师一般在家长中都有比较好的口碑,绝大多数是校外经验丰富的老师,在教育机构从业多年,最后逐渐自己单干,生源都很不错。”江生表示,尤其是校外教育培训机构乱象不止的情况下,这类老师便更受家长信任。

据家长王先生和郑先生透露,除了在教育培训结构补习之外,也都有和其他家长一起组班给小孩找名师补习。

按照王先生现下的报班情况,每周周末在教育培训机构补习数学和英语,一次2个小时左右,一学期大概16-20节课程,费用大概是四五千元。进入暑假之后,就会安排每天上课,一周休息一天。如果是组班上课的话,差不多是500元一节课,两个小时。

“组班上课的这个趋势也是在最近的政策环境下有所加强的。”互联网教育专家、素履咨询创始人郁苗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教育培训机构受到较严监管的同时,一些小有名气的培训老师独自或联合办学的市场开始抬头。“深圳消费能力高,学习竞争激烈,有这个趋势并不奇怪。”

“政策给教培行业带来的冲击和影响几乎是半永久的,未来中小机构受影响最大,不太受影响的就是大机构和1对1辅导以及小作坊式的机构。”郁苗认为,“一方面是政策监管严厉,校外培训处于收缩局面,即便有机构开课,师资力量家长却不能完全了解或信任,另一方面当下社会就业状况没有明显改变,参培提分努力考学还是刚需,所以催生这样现象。”

(受应访者要求,江生、曾丽为化名)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