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 聚焦经济半年报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上半年中国进出口规模创新高,下半年外贸发展机遇大于挑战

第一财经 2021-07-14 19:56:53

作者:高雅 ▪ 冯迪凡    责编:杨小刚

我国外贸发展形势依然错综复杂。

作为拉动国民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之一,对外贸易在上半年保持迅猛增势。展望全年外贸走势,外贸发展面临机遇和挑战,但机遇大于挑战。

近日,商务部部长助理任鸿斌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表示,今年以来,进出口规模创历史同期新高,贸易结构不断优化,创新发展扎实推进,对外贸易支撑国民经济稳定恢复,也推动世界经济和贸易复苏。

据海关总署7月13日发布的数据,上半年,我国18.07万亿元的进出口规模创下了历史同期最好水平,与2019年同期相比也增长了22.8%,月度进出口已连续13个月实现同比正增长,外贸稳增长态势进一步巩固。

但任鸿斌也指出,我国外贸发展形势依然错综复杂。从国际看,全球疫情形势依然严峻,经济复苏存在不确定性,产业链供应链风险增多,贸易问题政治化倾向加剧。从国内看,我国外贸企业仍面临着不少突出困难。

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下半年进出口水平还会继续增长,但增幅会缩小。在去年下半年较高基数的影响下,今年下半年进出口同比增速或将放缓。

后疫情时期,什么在拉动外贸增长?

任鸿斌介绍,与往年相比,今年有四个阶段性因素对外贸发展起到重要拉动作用。一是“宅经济”产品、订单回流等拉高出口增速约18个百分点。跨境电商平台敦煌网品类总监洛鹤对第一财经记者称,2021年上半年,该平台观察到照明灯饰、玩具礼物、健康美容、家用电器、家居花园等多个“宅经济”品类的销售都出现迅猛增长。其中,便携灯具同比上涨超7倍,净化器、吸尘器等家用电器增加近3倍,玩具品类销量甚至同比扩大超13倍。

二是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拉高进口增速6个百分点以上。其中仅铁矿石、铜、钢材、原油等6种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就拉高总体进口增速5.7个百分点。

周世俭对第一财经记者称,人民币升值和大宗矿产资源涨价对我国进口产生了较大影响。“人民币升值适合扩大进口,大宗矿产资源涨价也使得我国进口额大幅度增加。而且我国严重依赖原油、铁矿石、铜、锌等产品的进口。全国石油消费对外依存度为74%。天然气的依存度是45%,铜的进口依存度为80%,所以这些资源价格大幅度上涨就会产生影响。”周世俭举例称,年初纽约轻质原油47.6美元一桶,到6月30日73.47美元,涨幅高达54%。

“就地过年”和去年的低基数这两个因素也分别拉高进出口增速约4个和6.6个百分点。任鸿斌表示,除此之外,我国外贸企业开拓市场的能力和竞争的韧性等因素也为我国外贸发展贡献了驱动力。

周世俭强调,中国的外贸出口企业有韧性,即适应性强。“这里关键是民营企业,民营企业的经营方式灵活,善于挖掘潜力,降低成本。海关总署数据称,民营企业进出口增长率35.1%,占我国外贸总值的47.8%,比去年同期提高了2.8个百分点,持续位居我国第一大外贸经营主体。”他称。

任鸿斌称,中国率先控制住疫情,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畅通,填补了其他国家必需品的供需缺口。也就是说,中国产业的率先恢复,为国际的供需缺口提供了充足的、各方面的必需品。与此同时,中国的贸易活动带动着全球复苏。根据世贸组织(WTO)的统计,一季度,我国进口国际市场份额为11.8%,同比提高1.4个百分点,这也是同期我国进口份额最高水平。3月以来,月度进口增速持续高于出口,国内内需对全球贸易的拉动作用更加强劲。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部长刘向东对第一财经记者解释称:“因为我国整个生产网络与周边形成了很大规模的配套。比如说,按照原来生产网络的循环,美国的订单在中国组装制造,但一些零部件从周边国家进口,如日韩或欧洲。尽管生产网络出现区域化、缩短化的趋向,但总体来说还在全球贸易中,在此基础上我国率先恢复了生产,带动了国内相关制造业的活动扩张,这就和外贸联动起来,反映出了外贸的形势。”

下半年外贸面临挑战

任鸿斌表示,当前,全球每天的新冠肺炎确诊人数已下降至40多万,世界经贸复苏加快。6月份,世界银行预测今年全球经济增长5.6%,高于年初预测值1.6个百分点。我部近期问卷调查显示,约40%的外贸企业新签出口订单同比增长,应该说外需出现了好转的迹象,企业竞争力增强。

“我们有信心,通过全国外贸系统扎实有力的工作,实现全年量稳质升的目标。同时也要看到,我国外贸发展形势依然错综复杂。”任鸿斌说。

任鸿斌指出,从国际看,全球疫情形势依然严峻,经济复苏存在不确定性,产业链供应链风险增多,贸易问题政治化倾向加剧。

刘向东对第一财经记者称:“如果下半年全球需求不能持续扩张,尤其是疫情相关物资的需求减弱,我国出口会面临一种结构上的调整压力。从供给侧来说,如果海外疫情有所好转,比如一些从事低端制造业的国家能够重新启动生产,那么其产品在国际市场上也会对我国的同类产品形成一定挤压作用。”

英大证券研究所所长郑后成则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外需的基本面方面,美国ISM制造业PMI虽然面临放缓的压力,但是依旧位于高景气区间。由于全球不会过早退出经济支持政策,摩根大通全球制造业PMI也将面临支撑,大概率将运行在荣枯线上。在价格方面,国际油价与国际铜价的上行动能犹存。因此,展望下半年,其认为下半年出口增速面临压力,但是不至于失速下滑,其中,三季度的表现好于四季度,全年出口金额累计同比有望录得2位数增长。

任鸿斌说,从国内看,我国外贸企业面临四大突出困难。一是国际海运效率低、价格高;二是人民币汇率波动加大,企业出现了“有单不敢接、出口不盈利”的现象;三是原材料价格上涨,提高企业成本。如1~5月份,铁矿砂和铜精矿进口均价分别上涨75%和45%;四是部分地区招工难、用工贵。

刘向东称,外贸物流通关仍存在一些梗阻,比如集装箱“一箱难求”的情况现在虽然有所缓解,但各个港口间的联动合作仍因为疫情产生很大不便,这就会造成外贸物流企业在运送货物的过程当中增加成本和时间。到下半年,如果说这些情况不能得到有效改善,整个外贸的形势肯定会受到一定压力。

在进口方面,郑后成称,全球经济复苏,叠加“碳达峰碳中和”的背景,大宗商品价格大概率还将面临支撑。此外,下半年人民币汇率大幅升值概率较低,对进口增速的利多预计有限。因此,下半年进口增速的表现优于上半年的概率较低,但是全年进口金额累计同比同样有望录得两位数增长。

新业态新模式成外贸新增长点

下半年外贸发展面临压力,该如何寻找新的增长点?

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发展外贸新业态新模式的意见》正式印发。任鸿斌称,外贸新业态新模式能够很好激发外贸主体活力,拓展外贸发展空间,提升外贸运行效率,稳定外贸产业链供应链,实现产业数字化和贸易数字化融合。加快发展外贸新业态新模式,有利于推动贸易高质量发展,培育国际经济合作和竞争新优势,对于服务构建新发展格局具有重要作用。

商务部对外贸易司司长李兴乾介绍,近年来,在新发展理念的引领下,中国外贸创新能力持续增强,外贸新业态新模式活力充沛,形态多样。加快发展新业态新模式,外贸主体范围进一步扩大,国际贸易专业化的门槛大幅降低,一大批“不会做、做不起、不能做”的小微主体成为新型贸易的经营者。在跨境电商综试区线上综合服务平台备案的企业已经超过了3万家。今年以来,又新增了5000多家。全国市场采购贸易方式的主体备案数量超过了15万家。跨境电商和市场采购贸易占外贸的比重由2015年的不到1%增长到今年前5个月的7.4%。

敦煌网DHLink事业部负责人万松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疫情期间,敦煌网加大了海外仓的建设力度,现已有逾10个海外仓,其中包含了波兰仓。波兰本地邮政配送速度为5~7个工作日、快递配送速度为3~4天,大大缩减了配送时间,节省配送时长达50%~70%。

“海外仓模式的崛起迅速弥补了传统跨境直发模式的弊端,不仅提高了时效,节约了成本,还扩大了跨境电商的盘面,为中国企业提供了与目的国卖家同台竞技的舞台,同时也快速地满足了疫情下暴增的‘宅经济’商品需求,中国商品成本效益优势非常明显。”万松说道。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关键字

外贸汇率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