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从“茅指数”转向“宁组合”,是什么让新能源板块急速机构化?

第一财经 2021-08-05 21:17:49 听新闻

作者:张苑柯    责编:林洁琛

似乎有人还在进场,但有人已经开始却步。

种种迹象显示,当前的新能源板块正在经历过去几年白酒板块的走势,基金抱团愈演愈烈,其中以锂电为代表的新能源板块最受资本青睐。

2021年新发的新能源基金共计31只,仅6月至今就发行了15只,超过2020年全年发行总量。今年二季度,基金个股调仓同样呈现较强共识,普遍增持宁德时代并减持贵州茅台。

新能源板块的估值泡沫化能持续多长?机构抱团何时会出现松动?这是当前投资者重新面临的问题。似乎有人还在进场,但有人已经开始却步。

抱团从白酒转为新能源

新能源板块究竟有多火?第一财经记者根据萝卜投资的数据统计,2020年成立的名字中带有“新能源”或相关字样的基金共有13只;2019年,成立的相关基金仅有5只。2021年,新能源基金成井喷式增长,截至8月5日,共计新发行31只新能源基金(包含ETF、股票基金、混合基金等),且6月至今就发行了15只,超过2020年全年发行总数。

在今年发行的31只新能源基金中,除去8月4日新成立的华夏能源革新股票C(013188)外,30只基金全部实现正收益。其中,12只基金年初至今收益率超过50%,23只年初至今收益率超过10%,排名前十的基金平均收益率高达56.61%。所有2021年1月以后、5月以前成立的新能源基金,全部实现超47%以上的收益。

近1个月的收益情况也显示,上述31只新能源基金中,17只基金近1个月收益率超过20%。排除7月才成立的8只基金,95.6%以上的基金实现两位数收益。

再看二季度末公募重仓持股的数据,也呈现出对新能源的偏爱。基金二季度重仓股信息显示,食饮、医药、电子和电设持仓占比仍分列前四位,合计持仓占比达52.9%。其中一个明显的趋势是从“茅指数”转向“宁组合”,也就是宁德时代为代表的新能源板块成为基金拥抱的新赛道。

其中,重仓宁德时代的基金数量已经超过贵州茅台,二季度公募重仓增持7234.79万股,成为基金重仓最多的公司。同为新能源板块的隆基股份被重仓的公募增持了2.89亿股,亿纬锂能被重仓的公募增持2779.81万股,华友钴业被重仓的公募增持了2.3亿股。

与此同时,观察个股背后资金动向可以发现,多家新能源公司的股东户数逐渐减少,机构持股逐渐增多。

将7月末的股东户数与6月末时的数据进行比较可以发现,多家锂电池个股股东户数下降明显。比如,板块龙头赣锋锂业A股股东数从约18.46万户下降至14.18万户,较6月末下降23.15%;天齐锂业股东户数也下降8.67%,从19.84万户下降至18.12万户;天原股份股东户数从6.5万户下降至5.1万户左右,下降幅度22%;融捷股份股东户数从2.74万户下降至2.33万户,较6月末下降约14.96%。

从机构持股数来看,前二十大重仓个股持股机构数多数上升。电气设备行业机构持股数增加最剧烈,宁德时代持股机构数较上季度增加547个,隆基股份持股机构数较上季度增加362个。持股机构数减少最剧烈的个股有中国平安,持股机构数减少407个;美的集团持股机构数减少354个。

长期依旧有分歧

事实上,在碳中和大背景下,新能源行业的大发展,带来下游需求的稳定提升,因此也迎来了新能源车上下游的景气度共同提升。在众多新能源的使用场景中,新能源车的话题度和资本关注度始终居高不下,新发的新能源基金中几乎近半都明确标上了“新能源汽车”的字样。

博道基金研究副总监兼公募基金投资部总经理张迎军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全球新能源汽车市场主要有三个动力驱动增长,即中国市场、欧洲市场和美国市场。其中,中国市场已经进入消费需求驱动增长的阶段;欧洲市场有碳排放政策兜底,处于新车型加速推出的阶段;而美国市场还在进入补贴市的早期,所以三个市场都有比较强劲的动力,每年的全球新能车增速也比较高。

他进一步表示,在全球产业的更迭里,新能源汽车、光伏是中国为数不多的走在全球前面的产业,这是今天市场之所以追捧最为深刻的背景。“新能源产业链尽管涨了很多,但是在更长的周期里,我认为市场依然存在分歧,这是长期赛道。”张迎军如是说道。

张迎军对国内新能源车销量做了回顾,他表示,无论是存量市场还是增量市场,供给创造需求的进程还在进行。“特别是在增量市场,新能源车的表现非常好,增量需求创造是有一定持续性的,往后看还是会有很多更高端或更擅长领域的新车型出来,新车会带动行业增速持续。”

以市场普遍经验来看,因为上游有资源、下游有渠道的特点,产业链往往呈现一种“微笑曲线”,即最强势的环节不是在上游设计,就是在下游品牌,中间制造端赚“苦命钱”。但新能源产业链打破了这一常态。

张迎军表示,从行业结构来看,新能源车的产业链上游更具吸引力,中游环节的竞争格局也已经非常清晰地显现出来,有了更强的定价权。相较而言,新能源汽车下游产业链连“春秋时代”都谈不上,更不要说“战国时代”。

无独有偶,华鑫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严凯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提出,上游原材料公司在去年并未受到市场关注,因此存在预期差。此外,上游存在需求和涨价的双轮驱动,业绩弹性明显好于下游,因此产业链上游表现更好。

从数据来看,新能源集中的电气设备行业,基金仓位持续创2010年以来的新高,与此同时,当前电气设备行业整体PE估值已然处在历史最高位,此前板块出现高位宽幅震荡行情,引发投资者担忧。

国金证券认为,驱动机构拥抱新能源,一方面是碳中和与碳中和的政策导向;另一方面是新能源汽车等行业成本持续下行,产品渗透率不断提升,行业正处在高成长阶段。

严凯文表示,一定程度上,热门赛道出现机构化的特征,主要源于几大主流赛道,过快的上涨宽幅的波动,投资者很容易兑现手中的筹码,毕竟主流赛道确实已经偏贵。

“新赛道和白酒股的抱团行为,其本质逻辑是共通的,都是对未来景气度的高确定性的贴现,所以特征也类似。”严凯文表示,目前阶段,新赛道快速回暖之后的高位宽幅震荡,说明场内分歧已经非常明显,“新能源确实是当下景气度和确定性最高的赛道,但由于其过高的估值也是产生分歧的主要原因,不过由于连续万亿元之上的成交,场内人气火爆,也致使景气度赛道出现来回拉锯的局面。”

新能源板块估值已在高位,该进、该走,还是该等、该观望,市场持有多种观点。

严凯文认为,目前价格已经进入高位区域,按PEG估值角度来测算多数公司都已经超过2.5,需要更强的下游消费需求释放。与此同时,上游产能受限也将是限制价格的逻辑之一。

国金证券则认为,板块的未来发展一方面取决于市场对业绩增长的预期,另一方面取决于宏观和微观资金面。正如过去几年市场看好食品饮料板块的业绩持续性和稳定性,愿意给予确定性溢价一样,新能源板块在政策导向之下,市场对其业绩高增长的持续性相对乐观,因此市场也愿意给予成长性溢价。

其次,宏观资金面和微观资金面是打开估值空间的必要条件。站在当前时点,货币政策相对稳定,利率仍处在低位,宏观环境不会成为估值上行的明显拖累。但微观资金面来看,过去两年公募基金大规模发行,特别是那些重仓消费的头部基金经理新发基金规模明显扩张,这形成了基金发行与重仓股行情的正反馈。而二季度以来,公募基金新发行规模明显降温,微观资金或难以对新能源抱团行情形成明显的正反馈效应。“当前更多是存量基金的转移配置,比如此前重仓消费行业的基金经理转向新能源板块。”

相较而言,张迎军对行业显得更有信心。“在新能源汽车这个领域,中国的全球竞争力在迅速提升,有人可能认为一些公司现在作为制造业的公司太贵了,背后涉及你怎么去看待这个问题。”他进一步表示,投资是认知的变现,在一家公司上的超额收益取决于投资者对它最终“轮廓”的定义,而不是“局部”的定义。“未来,中国从第二大经济体发展成第一大经济体的过程中,还会有非常多以前视野里看不到的东西。”张迎军称。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