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科技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粉圈花式割韭菜:粉丝想投资,站姐喜提海景房

第一财经 2021-08-12 17:55:16

作者:陆涵之    责编:宁佳彦

她买了几次生写,其中一份生写她购买了三份。问及理由她表示这是一种投资,如果爱豆今后更红可以加价转卖。

“割韭菜”一词,越来越频繁的出现在粉丝经济中。

8月10日,新浪微博的“超话社区“官微发布公告,表示“为倡导超话社区粉丝理性追星,履行企业主体责任,微博超话社区决定下线明星分类‘积分助力‘机制。”

粉丝为偶像消费本无可厚非,但随着“海景房”等事件的发生,粉丝经济中的乱象亟待被关注。

娱乐公司多元模式引导消费

曾因粉丝消费问题引发讨论的娱乐公司时代峰峻,旗下有TFBOYS、时代少年团等流量组合,在粉丝经济的经营上与其他公司相比方式更多。

对于粉丝而言,想购买公司明星相关的官方周边产品必须先成为官方高级会员,在公司运营“TF-Family”的微信公众号充值298元,即可成为公司旗下任一组合的粉丝会员。

一位时代少年团粉丝对第一财经记者介绍,298元一年的会员开通后可以购买公司推出的官方pb(photobook)、生写(单张照片形式)以及其他周边产品。除了购物,高级会员在公司推出的投票活动中有投票权,在购买演唱会门票时也会有特权码可以优先购票。

在开通了时代少年团的高级会员后,上述粉丝表示她连续18个月购买了官方印制的pb,一份89元。此外她买了几次生写,其中一份生写她购买了三份。问及理由她表示这是一种投资,如果爱豆今后更红可以加价转卖。

除了上述官方的周边,打投活动也是粉丝消费的重要时刻。在舞台设计上,公司会根据粉丝投票推出各类合作舞台,希望看到相关合作舞台的粉丝则会花钱投票。上述粉丝表示,她此前为这类舞台投票花费了400元,其中200元是通过高级会员购买虚拟货币充值投票,另外200元则打给了后援会,由后援会统一投票。

此外,专辑、演唱会等消费,也是氪金大项。该粉丝表示,去年9月时代峰峻原计划举办线下舞台录制,因为疫情原因名额有限,公司以电子生写购买数量为标准,消费更多的粉丝获得入场资格。这一安排在当时被粉丝质疑是“竞价拍卖”。虽然质疑公司做法,但想要见偶像的心态还是让粉丝不断消费。投票截止时,消费最高的粉丝花费超过2万元,最后这一活动因受到广泛质疑而取消。

今年,时代少年团发布了实体专辑,定价158元一份,这张专辑最终销售额破亿。上述粉丝表示自己购买了2份,被问及她是否是周围消费较高的粉丝,她表示“有个认识的同担(喜欢同一个爱豆)买了30份。”

对于公司推出的消费模式,该粉丝表示是割韭菜,但也表示“被割且快乐着”。

站姐或“喜提海景房”

除了公司,站姐也是粉丝消费的重要一环。

另一位喜欢选秀爱豆的粉丝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多数公司不会推出官方周边,粉丝如果想要了解更多爱豆的动态会选择关注“站子”,站子是爱豆在活动现场拍照和应援的组织,而负责站子的运营人员则称为“站姐”。

站姐通常会在舞台、各种活动现场、机场等场景拍摄各种爱豆的照片并且修图,随后发微博吸引更多粉丝关注。

通常站姐不会发全部照片,而是保留一部分用作其他用途。例如当站子的粉丝数量较为可观、粉丝黏性较强时,站姐会推出pb。pb的一大卖点是此前未发布的照片,同时会制作相关应援手幅、胶带、零钱包等多种形式的周边,和pb一起作为礼包销售给粉丝。

从法律角度看,制作并且销售pb的行为涉及违法。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赵占领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未经明星同意拍摄其肖像并制作图集进行销售,这种行为首先侵犯了明星的肖像权,其次在销售过程中也没有向这个购买方开具发票,同时未依法纳税。此外,将明星的照片印刷成图集、作为出版物进行销售,也违反了出版管理相关法规,属于非法出版物。

除了行为涉及违法,饭圈还有站姐喜提“海景房“的梗。

 “海景房“现象,是指粉丝向站子购买了周边,负责人却侵吞了资金并未用于周边生产,由于金额数量巨大被嘲称“站姐喜提海景房”。

例如,此前韩国明星朴灿烈中国粉丝组织“朴灿烈吧“吧主卷走了粉丝巨额周边款项,未进行周边发货而遭遇粉丝报警维权,7月9日交易平台“Owhat”发布公告称7月8日涉事人唐某某被拘留。

赵占领表示,上述做法构成合同违约,如果当事人销售周边时就没有准备交付,这种情况涉嫌构成诈骗。

除了周边不发货,集资后负责人未将资金用于相关用途也是“海景房”的一种。对于不少粉丝而言,为了便于为爱豆应援、支持销量等,通常会集资并且将资金交由后援会等粉丝组织管理和使用。

除了集资和购买周边,粉丝通常还需要花钱为偶像进行打榜、做数据,数据的提升同样需要粉丝花钱购买。

如何治理粉丝经济中的乱象,赵占领表示,一方面,对于粉丝或者相关主体从事的违法犯罪行为,要及时加大打击力度。 另一方面,粉丝或者相关的组织者组织粉丝进行的部分行为虽然不违法,但存在不良社会影响,例如要求大家花钱买专辑,或者是其他帮助明星进行宣传炒作,不一定构成违法,但确实是并非理性的追星的行为。这类行为最难治理,主要是通过宣传教育以及要求明星或者经济机构行业协会等对粉丝加强引导。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