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政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攻坚长江流域“三磷”专项整治,专家建议完善行业环境管理政策

第一财经 2021-09-06 20:39:58 听新闻

作者:章轲    责编:杨小刚

生态环境部部长黄润秋表示,目前长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问题依然突出,需巩固提升“三磷”专项排查整治工作成效。

磷矿、磷化工企业、磷石膏库,简称为“三磷”。这已经成为长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的“绊马索”。

据权威部门提供的数据,长江流域集中了全国60%以上的“三磷”企业,以贵州、云南、四川、湖北等地区为主,磷矿与磷化工的污染源高负荷排放,造成部分河段水质严重超标,是导致长江流域局部区域污染的重要原因之一。

9月6日,中央第三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下称“督察组”)通报,湖北省黄冈、孝感、襄阳等市推进磷石膏资源化综合利用不力,污染问题突出。

长江流域“三磷”问题也受到多部门的长期关注。近日,财政部印发《关于全面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财税支持政策的方案》,提出加大污染防治专项资金投入力度,开展固体废物特别是尾矿库污染等防治。

此前的6月7日,受国务院委托,生态环境部部长黄润秋向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作国务院关于长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工作情况的报告时也表示,“目前长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问题依然突出”“需巩固提升‘三磷’专项排查整治工作成效”。

湖北:磷化工第一大省的困境

湖北省是我国磷化工第一大省,磷化工企业产生的固体废物磷石膏年产生量位居全国首位。

数据显示,2020年湖北全省磷石膏产生量达2996万吨,较2015年产生量增加125万吨。由于资源化综合利用不够,截至2020年底磷石膏堆存量已达2.96亿吨。

上述督察组有关人士介绍,湖北省磷石膏库(含在用、闭库和停用)共37座,总占地15.8平方公里,其中有18座距长江和汉江干流不足5公里,最近1座距离长江仅50米。大量堆存的磷石膏不仅侵占了土地资源,其中含有的水溶性五氧化二磷和水溶性氟也对长江水环境安全构成较大风险隐患。

长江黄冈武穴段3个磷石膏库位置示意图,其中离长江最近的距离仅50米。资料来源:中央第三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

祥云公司轮镜塘磷石膏库渗漏液从大泉洞泉眼流出,氨氮和总磷浓度超《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Ⅲ类标准26.1倍和3474倍。资料来源:中央第三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

通报称,2011年国家有关部门印发的《关于工业副产石膏综合利用的指导意见》就明确提出到2015年底磷石膏综合利用率提高到40%。而湖北直到2021年印发的《湖北省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2021年工作要点》才首次明确磷石膏综合利用率要提高到40%以上。

通报称,湖北省经济和信息化厅作为行业主管部门和任务牵头责任部门,攻坚克难不够,至今未出台相关鼓励政策,未按要求编制磷石膏综合利用专项规划或在有关规划中对磷石膏综合利用提出明确要求,也未对相关地市下达具体工作任务。

督察组上述人士介绍,进驻期间,湖北省经济和信息化厅两次提供磷石膏综合利用情况表,在第一次提供的材料中,黄冈市2019年和2020年磷石膏综合利用率分别为35.89%和49.74%;在第二次提供的材料中,黄冈市综合利用率变更为6.56%和12.17%。但督察组对黄冈市唯一的磷石膏产生单位现场核实发现,其2019年和2020年磷石膏综合利用率分别为0和6.6%,与相关部门所提供材料差异明显。

巨量磷石膏堆存,一旦渗漏就会对环境造成严重污染。督察组发现,湖北祥云(集团)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轮镜塘磷石膏库距长江干流不足3公里,由于防渗措施落实不到位,2018年建成投运后不久,该库就发生渗漏并污染周边水体。库旁大泉洞泉眼原为周边群众生产生活用水来源,被污染后受影响的周边群众达149户。

其后,该企业虽然修建了应急收集处理设施,但没有从根本上解决渗漏问题,污染问题依旧。7月18日,督察人员暗查发现,仍有部分磷石膏渗漏液从大泉洞流出,污染周边地表水,受污染河水呈奶白色,形成明显污染带,经梅府港汇入东风港,导致东风港内鱼类死亡,群众对此反映强烈。

经监测,大泉洞水样氨氮和总磷浓度分别为27.1毫克/升和695毫克/升,分别超地表水Ⅲ类标准26.1倍和3474倍;周边地表水氨氮和总磷浓度分别为19.2毫克/升和159毫克/升,分别超地表水Ⅲ类标准18.2倍和794倍;下游500米处河水氨氮和总磷浓度分别为11.7毫克/升和115毫克/升,分别超地表水Ⅲ类标准10.7倍和574倍,污染严重。

另外,湖北省黄麦岭磷化工有限责任公司磷石膏库渗漏,导致磷石膏库下游水体水质超标。7月17日的暗查发现,该磷石膏库坝下雨水沟总磷浓度最高为1.41毫克/升、氟化物浓度最高为4.34毫克/升,分别超地表水Ⅲ类标准6.05倍和3.34倍。

行业存在五方面环境问题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院长李海生等专家日前在《为长江“把脉问诊开药方”》一文中介绍,长江经济带是我国磷矿石和磷肥主产区以及磷石膏库主要分布区,磷矿石、磷肥和磷石膏产量分别约占全国的98.2%、88.1%和82.6%。“三磷”是造成长江局部区域磷污染的重要来源。

去年底,生态环境部环境工程评估中心一份关于《长江流域“三磷”污染问题与整治对策建议》的报告也反映,2017~2019年,长江流域以总磷作为水质超标定类因子的断面比例达到51.5%,总磷成为长江流域首要污染物。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长江流域大、中型磷矿床主要集中在湖北、贵州、云南、四川4省份。经过多年发展,目前已形成中上游地区的云南滇中磷矿勘查开发基地、贵州开阳—瓮福磷矿勘查开发基地、湖北宜昌—兴山—保康磷矿勘查开发基地、四川德阳—乐山马边—凉山雷波磷矿勘查开发基地,磷矿资源保有量分别达5.4亿吨、2.1亿吨、9.7亿吨、2亿吨。

长江中上游磷化工产业在我国具有重要的地位。但专家调查也发现,长江流域磷矿资源分布区与中上游生态环境敏感区、脆弱区等高度重叠。如四川绵竹市磷矿石储量1.7亿吨,90%以上磷矿位于九顶山自然保护区和国家大熊猫保护区内。

部分地区磷矿资源开采已对区域生态系统构成一定威胁,如峨眉山—大风顶山地区布局有马边磷矿重点开采区,开采活动对区域水源涵养功能造成一定影响。

9月2日,中央第三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在湖北某企业检查排污情况。摄影/章轲

生态环境部长江“三磷”排查整治专项行动技术组组长刘志学介绍,现阶段我国“三磷”行业存在五个方面的环境问题:磷石膏库防渗不到位、渗滤液无法有效收集;磷肥企业雨污分流不完善、初期雨水收集设施不规范;黄磷企业无组织废气排放控制不严;含磷农药企业母液处理回收难度大;磷矿矿井水不能稳定达标排放、贮矿场雨污分流不彻底。

有关专家分析说,以磷化工为主导的部分产业园区选址不当、污染防治水平差,造成周边水环境污染。早期园区选址大多傍河而建,排水去向一般汇入长江干支流。如德阳新市工业园和什邡双盛、禾丰化工产业集中区处于石亭江上游山前冲积扇地区,该区域地质构造特殊,地下水的防护性能差。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目前长江流域磷石膏综合利用程度不一。贵州省2018年出台的《关于加快磷石膏资源综合利用的意见》提出,全面实施磷石膏“以用定产”,实现磷石膏产消平衡,争取新增堆存量为零。但总体看,长江流域磷石膏综合利用率约40%。

此外,磷石膏综合利用主要用于建材领域,包括制造水泥缓凝剂、纸面石膏板、石膏砌块等,但存在一定的技术制约。如制造石膏板,磷石膏的游离酸会腐蚀生产设备,且磷石膏中的有机物及共晶磷酸盐等杂质容易降低石膏的凝结速度,导致硬化体结构疏松,强度降低。

另外,磷石膏作为水泥缓凝剂,其所含杂质会延长水泥的凝结时间,降低水泥强度,造成其推广应用受到限制。磷石膏在综合利用过程中还存在着二次污染的风险。

完善三磷行业环境管理政策

2019年1月,生态环境部与国家发改委联合印发的《长江保护修复攻坚战行动计划》明确,推进“三磷”综合整治。此后的2019年4月,生态环境部又印发《长江“三磷”专项排查整治行动实施方案》,指导湖北、四川、贵州、云南、湖南、重庆、江苏等7省(市)开展集中排查整治。提出争取利用两年左右时间,基本摸清“三磷”行业底数,重点解决“三磷”行业中污染重、风险大、严重违法违规等突出生态环境问题。

根据“三磷”专项排查数据统计,长江经济带7省市“三磷”企业共计701家(个),自查共发现281家企业存在319个生态环境问题,存在环境问题的企业约占企业总数的40%,已全部制定了“一企一策”整改方案。

分类来看,磷石膏库存在的问题最为突出,55%的磷石膏库企业查出存在环境问题;其次是磷肥企业,存在环境问题的比例达47%;再次是黄磷和含磷农药企业,存在问题的比例分别为42%和32%;磷矿企业存在环境问题少,比例为25%。

9月3日,中央第三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在湖北某地检查地表水污染情况。摄影/章轲

刘志学介绍,我国“三磷”行业环境管理政策不够完善,在行业规范化管控、排放标准制定、综合监管等方面仍存在较大问题。

比如,“三磷”行业环境标准规范不健全。目前,含磷农药企业因《农药工业水污染物排放标准》未发布,仍执行GB8978—1996《污水综合排放标准》。该标准总磷排放标准限值较低,部分地区出台地方标准,造成含磷农药外排废水标准不统一。

另外,黄磷企业因《黄磷行业准入条件》废止,缺乏对含元素磷废水明确提出不外排的管控政策;磷石膏库缺乏地下水监测质量标准,GB/T14848—2017《地下水质量标准》中不含总磷指标,目前参考GB3838—2002《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中总磷标准限值。

刘志学说,目前,国家层面还缺乏推动磷石膏综合利用的强有力政策支持。由于磷肥行业产能扩张、磷石膏产量持续增长但综合利用不畅,以致产大于消。受预处理成本及远程运输等因素限制,磷石膏综合利用率始终偏低。

调查发现,目前国内磷石膏综合利用项目经营普遍亏损。以建筑石膏粉为例,磷石膏产品成本比同类产品约高20%。部分可以大量消耗磷石膏的利用方式如井下回填、路基材料等,由于环境风险不明确,未有大规模应用。

上述生态环境部环境工程评估中心的报告建议,优化磷矿资源开发和环境保护格局,深化磷矿资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建立最严格的磷矿资源勘查开发环境准入制度,实施磷矿资源勘查开发环境保护准入管理,将生态环境保护放在磷矿资源开发的首要位置。

同时,科学合理布局磷化工产业,基于流域生态环境风险,严格控制污染突出流域(岷沱江、乌江流域)、喀斯特地貌区域新增磷化工产能,加快中上游磷化工产业低效产能退出。贵州、湖北、四川、云南4省在总磷超标流域内加强涉磷化工园区的产业准入及管控要求,在总磷超标控制单元新建的涉磷项目实施倍量削减替代,执行水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

多位专家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应推动形成磷石膏资源综合利用产业链,鼓励加强规模化、高值化综合利用技术的研发,着力提升磷石膏综合利用水平。刘志学也认为,规范化改造提升是“三磷”行业长远绿色发展的必经之路。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