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越南产业链面临断链!东南亚放弃清零,各国纷纷带病解封

第一财经 2021-09-16 22:28:22 听新闻

作者:钱小岩    责编:黄宾

此轮疫情精准地打击了越南的制造业,而整个东南亚地区的新冠死亡数是全世界最高的。

吃不消了,带病解封!

越南今年以来的疫情反弹有目共睹。越南经济中心胡志明市8月曾宣布,争取到9月15日控制住疫情。然而如今“大限”已到,胡志明市的疫情依然严峻。根据越南卫生部的最新数据,当天胡志明市共确诊5301例,居全国之冠。

不过,虽然目标没有达成,胡志明市仍然宣布从16日起逐步放松管控,为解封做好准备。

自8月底以来,越南政府逐渐放弃了过去“清零”的防疫政策,转向“与病毒谨慎共存”。

目前胡志明市已封城超百日,当地政府承认长期的封城给民众的生活和城市的经济施加了巨大压力。而在“德尔塔”变种的影响下,越南逐步认清现实,在抗疫“模范生”和经济之间做出艰难的权衡。

第一财经记者经梳理发现,不仅仅是越南,几乎所有的东南亚国家在8月和9月期间,都明确地表达了“清零”艰难、调整策略可能才是未来生活方式的观点。而就在8月,国际红十字会表示,东南亚国家的新冠死亡率是全世界最高的。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士新表示,在“德尔塔”变种的侵袭下,东南亚国家防疫信心大挫,如今纷纷表示解封是一种迫不得已的做法。

他说,主要原因还是在于管控措施对东南亚国家的经济造成了很大的困难,同时对国际产业链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国际社会对他们早日解除封锁及时复工也有所期待。

与病毒战斗:适应大流行

为了达成目标,胡志明市并非没有努力,并且还使出了浑身解数。8月23日,越南政府在胡志明市街头部署军队,辅助当地实施更加严格的“封城”措施。市民全员在家,仅允许防疫人员、警察等少数特定人群外出。

不过,即便封锁如此严苛,多日来包括胡志明市在内的越南单日新增病例数并未显著下降,这让人怀疑封锁政策在越南是否依然有效。

到了8月29日,越南总理范明政在与正进行封城抗疫的20多个省市领导举行会议时首先放出口风。他说,与新冠病毒的战斗是漫长的,需要制定一个“与之共存”的计划。

到了9月1日,他更明确表示,封锁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越南的抗疫目标应是“适应”这场大流行,通过广泛接种疫苗和提供药物治疗,来降低感染率和死亡率。此后,他要求相关机构,根据这一指导思想,制定经济复苏和社会调适的计划。

近年来,随着产业转移,很多跨国公司将生产线迁往越南,提振了越南的制造业和整体经济。特别是在2020年,越南在东南亚一枝独秀地控制住了疫情,更是吸收到了更多的外国新投资。

然而此轮疫情却偏偏精准地打击了越南的制造业。

疫情最先在大城市和工业园区暴发,影响到了供应链和出口,使得越南要实现今年6.5%的经济增长目标面临重重挑战。为此,越南创新性地提出了“三就地”策略,即就地生产、就地用餐、就地住宿,希望以此避免企业停产。

不过“三就地”只能应急,时间一长就遭遇到成本升高、产能降低、人手不足等困难,无法保质保量完成生产任务。最终,很多国际品牌被迫放弃越南,找寻其他后备供应商,以避免年末圣诞销售旺季缺货的窘境。

眼看多年争取来的产业链即将断裂,越南痛下决心“带病”解封。

不过,越南并不是区域内第一个明确提出要与新冠共存的国家。早在今年6月,新加坡政府就已打算执行与新冠病毒共存的政策。该国抗疫跨部门工作小组三位联合主席在媒体上撰文称:“与新冠共处,并如常生活,是可能的。也就是说,新冠很可能会成为地方性流行病。这意味着新冠会继续变异,并在社区内存活下来。”

但此后,由于“德尔塔”变异毒株在东南亚肆虐,新加坡只得再度收紧防疫措施。不过,新加坡并未放弃这一政策,贸工部长颜金勇表示,新加坡仍处于正轨,这只是通向最终目标的一个“路障”。

从9月8日开始,新加坡不再通报当日无关联病例确诊的数量,转而公布住院病患数量。此前,新加坡将新增病例细分为有关联病例和无关联病例。新加坡卫生部说,这一改变是因为新加坡现采取的是与病毒共存的策略,相关信息已不再像以前那么重要。

周士新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新加坡在东南亚最先投石问路,是因为新加坡人口基数小,医疗设施相对完善,同时疫苗接种率较高,已经达到了群体免疫的基本要求,即便出现新一波疫情,也很难再伤筋动骨。

不过他认为,新加坡船小好调头,即便“走错了路还是可以回头,这是其他国家无法比拟的”。

压力传导:吃不饱谈何抗疫

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9月7日在发表讲话时说:“我们必须向所有人传达,新冠肺炎疫情不可能完全消失。”他说,新冠疫情只能得到控制,但不会从印度尼西亚完全消失。但如果人们放松警惕,新增确诊病例数可能会再次增加。印尼卫生部预估,2022年该国新冠患者人数可达190万。如果出现新变种,确诊病例或为390万例。

由于疫情拖慢印尼经济复苏步伐,印尼民调机构在8月末公布的最新民调结果显示,佐科的支持率跌至5年来新低,支持率为59%。与此相对应的,在2020年4月和7月,佐科的支持率分别为64%和65%;2019年2月到2020年2月,佐科的支持率一直稳定维持在70%。

周士新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疫情除了对东南亚国家的经济造成冲击外,对于不少国家的政治稳定也造成了影响。他说,如佐科在疫情前威望很高,在疫情后一路下滑,如果长此以往,甚至连印尼宏大的迁都计划都可能会落空。

周士新还认为,由于东南亚国家多处于热带地区,过往众多流行病易发,社会心理对于新冠的承受力要比外界想象的高。

同样的状况也发生在泰国。8月31日,泰国反对党议员以应对新冠疫情不力等理由,在国会向首相巴育和五名部长提出不信任案,不过经过四天激烈辩论后,最终没有获得通过。

疫情严重压制了泰国的经济增长,2020年泰国经济萎缩了6.1%,是20多年来的最糟糕表现。今年以来,泰国已经三次下调经济增长预测,最新数字为1.2%。在如此背景下,泰国政府目前在推行“边抗疫边开放经济”的做法。

泰国经济相当依赖旅游业,疫情后泰国政府一再尝试开放几个旅游景点,尽快恢复国内经济与旅游业。

这一计划终于在下半年成行——自7月起,泰国先后启动了“普吉岛沙盒计划”和“苏梅岛+”试点计划,允许已完成疫苗接种的外国旅客在一定条件下进入上述两岛。截至8月末,这两项计划分别吸引了2.64万名和918名游客。

泰国旅游管理部门计划从10月1日起,进一步放宽对入境外国游客的限制,在更多地区实施“沙盒计划”,即免隔离入境旅游计划。此举虽然可以恢复泰国濒临破产的旅游业,但也带来输入和扩散疫情的风险。

对于这一质疑,巴育在6月中旬就表示,泰国与世界其他国家一样,必须在严格防控疫情的同时,尽早让社会秩序与民众生活恢复正常。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