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独家专访|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冯仲平:后默克尔时代,谁能当大任?

第一财经 2021-09-21 19:22:33

作者:康恺 ▪ 冯迪凡    责编:冯迪凡

默克尔的座右铭是:“政治就是做可能的事。”其留下的政治遗产体现在国内、欧盟和国际三个纬度。

2021年德国联邦议会选举已进入倒计时阶段。当地时间19日,德国大选三名总理候选人参加选前最后一场电视直播辩论后,民调机构对观众进行的即时民调显示,社民党总理候选人肖尔茨继续以42%的支持率大幅领先于基民盟总理候选人拉舍特(27%)和绿党总理候选人贝尔伯克(25%)。

同时,综合多重民调显示,社民党的支持率同联盟党之间已经拉开了5%左右的距离。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独家专访时,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冯仲平认为,由于德国传统大党的支持率都不足30%,三党组阁概率较大,有可能形成“交通灯”组合(红黄绿,即社民党加自民党加绿党)或形成“牙买加”组合(黑黄绿,即联盟党加自民党加绿党)。

同时,对于选举结果将如何影响未来中德关系这一问题,冯仲平研判,未来组阁情况无论是“交通灯”组合、“牙买加”组合,还是红黑两党继续联合,都可能意味着德国将步入三党执政时期,入阁政党对华持何种政策将影响未来中德关系走向。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冯仲平

研判德国大选走向:三党组阁概率较大

第一财经:本届德国联邦议院选举过后,哪个党派最有可能成为第一大党?组阁情况将是怎样的?

冯仲平:投票日将近,选情仍有不确定性。第一,民调能否反映真实选情?民调更多反映选民心理,可能会和最后投票结果有所偏差。第二,投票日前夕是否会出现突发事件?比如,各党派的总理候选人是否会犯错等等。

目前,有两件事相对明朗。第一,小党组阁可能性较小。社民党和联盟党将有可能角逐第一大党位置,肖尔茨和拉舍特其中一位有可能成为未来德国总理。第二,由于传统大党的支持率都不足30%,三党组阁概率较大。组阁情况有可能是由社民党、绿党和自民党组成的“交通灯”组合,也有可能是联盟党、绿党和自民党组成的“牙买加”组合。另外,目前也不能排除社民党和联盟党组成红黑联盟,再加上第三党联合执政。但不论社民党成为第一大党还是第二大党,其与联盟党继续组织联合政府的意愿较小。

第一财经:本届德国联邦议院选举将如何影响未来中德关系?

冯仲平:本届德国联邦议院选举后,未来中德关系或在一定程度上发生转变。决定未来中德关系走向的因素在于:谁将担任总理,组阁情况如何,新一届德国政府将采取怎样的对华政策方针。

第一,未来德国总理一职大概率由拉舍特或肖尔茨担任。虽然他们所在的联盟党和社民党已联合执政多年,但在德国国内、欧盟和美国的多重压力下,其对华政策方针难保不变。

第二,在组阁方面,虽然未来谁将成为第一大党一事尚未明晰,但绿党料将进入联合政府执政。绿党意识形态色彩浓厚,对华认识有较多偏见。不过,在德国总理默克尔执政期间,绿党一直是在野党,该党若正式执政,其态度也有可能调整。

第三,未来组阁情况无论是“交通灯”组合、“牙买加”组合,还是红黑两党继续联合,都有可能出现第三党进入联合政府的情况,所以第三党的对华态度也十分关键,将影响未来中德关系走向。

第一财经:近几年,德国政治稳定性逐渐减弱:上届政府的组阁耗时长达171天;此次大选期间,三个主流政党的民调支持率长期徘徊在30%以下。德国政治碎片化原因是什么?

冯仲平:德国政治稳定性下降的原因主要有二:其一,社民党、联盟党等主流政党应对危机不力且政策界限模糊化,使其影响力式微;其二,民粹主义盛行,边缘政党逐步崛起。

中右翼联盟党、中左翼社民党的政策界限日益模糊,这在社民党身上体现得更为明显。以本届联合政府为例,虽然社民党赢得了副总理、财政部长、外交部长等职位,但也使其不得不在一些领域向联盟党妥协,减弱了该政党原有的色彩。对于选民而言,如果选这两个政党都没有太大区别,那为什么要一直支持同一个政党?

对于边缘政党而言,近几年在德国兴起的民粹主义为它们提供了崛起的契机。欧债危机后,德国经济增速放缓,贫富差距加大,底层民众对联邦政府不满情绪加剧。难民危机后,大量难民涌入德国,使德国民众在身份认同上面临冲击。德国社会在经济和文化上面临挑战,导致民粹主义上扬。后果是:德国政治碎片化,且右倾化严重。

默克尔重要政治遗产

第一财经:德国电视二台的民调显示,目前德国民众最关心的议题依次是新冠肺炎疫情、气候、移民和贫富分化,为什么德国民众会主要关注这些议题?在此前几场总理候选人辩论之中,外交议题一直缺席,其原因是什么?

冯仲平:选民关心的议题大多与其切身利益相关,这是为何疫情、气候、经济等议题一直占据总理候选人辩论的主流。

在疫情方面,德国疾控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已宣布德国正式进入第四波疫情,但联邦政府仍在如何防疫和提振经济中摇摆。联邦政府未来采取怎样的防疫政策,将很大程度决定德国经济走向。在气候方面,德国民众对环保问题偏爱有加。如有哪位总理候选人避谈气候问题,他就不可能获得选民支持。在贫富分化方面,目前支持率较高的两个政党——社民党和联盟党态度有所分化。对于德国现行的社会市场经济体制,前者更强调“社会”,后者更强调“经济”,所以两党总理候选人在此辩论较多。

对于外交议题,不能说德国民众不关注,只能说与上述议题相比,这一议题现在与选民相距较远,但外交议题未来也会纳入讨论之中。

第一财经:本次德国联邦议院选举后,现任德国总理默克尔即将正式告别其16年的总理生涯。默克尔留下的最重要政治遗产是什么?

冯仲平:默克尔的座右铭是:“政治就是做可能的事。”其留下的政治遗产体现在国内、欧盟和国际三个维度。

在德国国内,默克尔的政治遗产是“稳定”。默克尔连任四届德国总理,执政时间追平其政治“导师”德国前总理科尔。在政治方面,默克尔所属的联盟党三次与社民党组成联合政府,保证了联邦政府的稳定性。在经济方面,德国经济在过去的16年里也保持了韧性与稳定性。

在欧盟层面,默克尔的政治遗产是“领导”。欧盟过去的十年是危机的十年,历经国际金融危机、欧债危机、乌克兰危机、难民危机等多重考验。战后以来,欧盟一直由法德两驾马车驱动,但在过去十年法国经济疲软、总统更迭频繁,所以德国扮演了欧盟危机管理者的角色:拯救了欧元,主导了《明斯克协议》,打开大门接收难民。

在国际上,默克尔留下的政治遗产是“务实”。在默克尔执政期间,德国对中、美、俄等国的外交政策一直秉持着务实的基调,默克尔能够比较理性、客观地处理与其他大国的关系。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