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科技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一颗鸡蛋的生意:从价格战迈向质量战

第一财经 2021-12-16 17:57:13

作者:王海    责编:刘佳

由于不存在商超中进场费、条码费等成本,因此在社区电商平台销售的价格要比线下商超渠道低30%左右。

人们在逛超市、药店买药或者去电信营业厅充话费的时候,经常会看到鸡蛋被当作一种赠品来吸引消费者。

商家用鸡蛋来作为导流的工具,一方面是因为它属于家庭日常消费的刚需;另一方面是价格低廉。

“与玉米、小麦类似,鸡蛋属于初级农产品,价格公开透明,一旦价格下降,人们都会来买。”安徽省新联禽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联禽业”)董事长陈辉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消费者对于鸡蛋品质的认知模糊,一些消费者认为鸡蛋都一样,不相信市面上无公害、各类认证等标签,甚至认为花钱也不一定能买到好的鸡蛋,这样就造成人们更愿意买普通的鸡蛋。因此,鸡蛋品牌的打造非常困难,大部分打的都是价格战。

陈辉举例称,比如A省的鸡蛋价格4.5元/斤,B省的价格4.2元/斤,那么全国的鸡蛋贩子都会跑去B省去进货。

第一财经记者在某生鲜电商平台看到,所销售的鸡蛋大多以地域来命名,比如湖北荆州、安徽大别山、崇明、江西泰和等。“以地方来命名的厂家,大多很难摆脱地域的限制,比如商标注册就是很大一道坎,没有法律的意识。”陈辉表示。

2016年开始,新联禽业创建了蛋品业务,在合肥建仓销售,但效果并不如意。

“当时的销售渠道有两类:贸易商、商超。由于公司给贸易商供应的鸡蛋价格是固定的,一旦出现市场上有更便宜的鸡蛋,贸易商会选择价格低的供应商。对于商超,需要跟批发、采购、渠道等多方面角色打交道,这里面的利益链接关系是很难打破的,而且还存在账期(1个月左右)、压款、进场费、条码费等压力。”陈辉表示,在多重因素叠加下,作为行业后来者,公司很难有后发优势。

中国蛋鸡产业集中度低,散户多、规模小,中小养殖户生产盲目,对市场反应滞后,使得鸡蛋价格极易波动。价格的剧烈波动让部分投机的蛋贩子看到套利机会,一些蛋贩子频繁“短线炒股”,行情差时大量囤蛋,行情好时将“库存蛋”投向市场,最终导致养殖户赚不到钱,消费者也吃不到新鲜蛋。

为了摆脱线下价格战的困局,新联禽业于2018年注册了“好念头”品牌,开始探索线上渠道。

“最初跟社交电商平台合作,做一件代发。今年年初尝试新的社区电商模式,入驻了淘菜菜平台,只要按照订单量将鸡蛋送到淘菜菜位于合肥的仓库即可。以前做商超渠道基本不挣钱,钱都花到了推广费用、招待费上面去了,现在能有一些利润。”陈辉表示,由于不存在商超中进场费、条码费等成本,因此在淘菜菜平台销售的价格要比线下商超渠道低30%左右。

与新联禽业的情况类似,抚州市临川龙鑫生态养殖有限公司(下称“龙鑫生态”)也在加快对线上渠道的开拓,合作平台包括淘菜菜、京喜等。

对于配送环节,“先把鸡蛋从养殖基地拿出来,按照不同的规格,分级分拣,包装配送。”龙鑫生态创始人周彩丽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500公里以内,是按照5枚、10枚、20枚的标准打包好送到平台的仓;如果超过500公里,会按照每车1000箱、360枚/箱的统装的标准,发到公司位于杭州、上海、广州的仓库,再根据各个平台的需求将鸡蛋进行打包,进而送到不同平台的仓里面去,实现全国销售一盘棋。

淘菜菜平台数据显示,今年11月平台共销售出2.5亿枚鸡蛋,包括正大、德清源、圣迪乐、黄天鹅等品牌。

在打通销售链路的同时,平台、养殖基地也在提高产品质量。

“一些平台为了保证食品质量,开始从源头上解决食品安全可追溯的问题,在基地定制认养一些鸡舍,我们帮它做代养,它可以通过摄像头看到定制的蛋鸡每天吃多少饲料、喝多少水、用了什么兽药,下了多少蛋。”周彩丽表示,为了帮扶基地周边的农户增收,公司建好鸡舍,将农户引入到基地认养笼舍,提供养鸡所需的鸡苗、饲料、兽药等物资,统一标准、统一管理。农户在基地需要做的工作包括:喂鸡、种草、抓鸡、捡鸡蛋、包装。比如一家农户在基地认养1万只鸡,一年大概能增收7万~10万元。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