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一财号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冒险基因,渴求探索世界的内驱力

2021-12-29 18:39:06

作者:湛庐文化    责编:张健

行为心理学家艾莉森高普尼克发现,人类将玩耍和想象连接起来的方式十分独特。通过玩耍来丰富假想场景对生存而言并不是必须的,但智力探索是人类特有的偏好。

受气候、食物供应或交配需求的驱动,动物史诗般的迁徙常会上演,且几乎所有的动物迁徙都是季节性的。但人类是个例外,人类也会进行系统的、有目的的长距离多代迁徙,但并不全是为了获取必要的资源。

让我们的祖先冒险驾驶小船穿越像太平洋这样的大片水域的强烈欲望,与将来某一天促使我们移民火星的驱动力有关。这种强烈的欲望源自文明和基因的混合

行为心理学家艾莉森·高普尼克发现,人类将玩耍和想象连接起来的方式十分独特。虽然哺乳类动物在幼崽阶段很顽皮,但这种顽皮很快就会转变为诸如捕猎和打斗之类的技能练习,这些技能是成年动物必须具备的。人类的小孩会在成人的庇护和帮助下发育成长,这个过程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根据高普尼克的观点,人类会通过创建能检验假设的假想场景来玩耍,就像小小科学家一样。如果我将这两种液体混合在一起,会发生什么呢?如果我穿过树林,那我能依靠记住的标记,找到回去的路吗?我能用乐高积木在沙发和咖啡桌之间搭座桥吗?小孩子都是大胆的假想者。

当小孩子掌握了必要的运动技能后,他们就会在智力探索的驱动下对自然环境进行观察和研究。

通过玩耍来丰富假想场景对生存而言并不是必须的,但智力探索是人类特有的偏好。不安分守己不仅存在于我们的思想中,还存在于我们的基因中。人类和猴子、猩猩共享了超过95%的DNA,因此,我们和最近的祖先有非常多的共同点。

然而,特定的发育基因使得我们和猩猩,以及其他原始人类有着明显的区别:我们的身高相对较矮,因此能适应长距离行走;我们的手更适合操作工具;我们大脑里的语言和认知区域更大。这些基因由以前被标记为“无用”的DNA区域控制,现在这些区域被公认为理解物种进化的关键所在。

在控制一种极其重要的神经递质方面,一种被称为DRD4的特殊基因起着核心作用,它因此受到了人们的广泛关注。DRD4基因是控制多巴胺的基因之一,而多巴胺是一种能影响动机和行为的化学信使。

DRD4基因的一种变体是7R,拥有7R基因的人更有可能去冒险,去探索新领域,去寻找新奇的事物,而且性格更外向,也更活跃。

在全世界范围内,大约1/5的人携带着7R形式的DRD4基因。有趣的是,7R变异最早可能发生在大约4万年前,也就是在人类大规模迁徙出非洲之后不久,此时人类开始在亚洲和欧洲分散居住。有的研究直接将7R基因与迁徙联系起来。

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的教授陈传升的研究表明,在亚洲主要的静止人口中,目前只有1%具有7R基因,而在现今的南美洲人中,有60%具有7R基因。大约1.6万年前,南美洲人的祖先从亚洲出发,经过极远距离的旅行,才到达南美洲。

那么,是否存在“探险基因”呢?不存在。

一个基因要和其他基因联合起来才能发挥作用,而且人类的行为会受到环境因素的影响,因此基因并不能决定人类的命运,我们也不会因为单个基因的影响就去探险。

此外,未知往往意味着危险,因此,刺激我们去探险的基因并非一种选择性优势。再者,如果这种基因得以表达,反而会带来不利的影响。相比未携带7R变体的人,携带7R变体的人患多动症的概率要高出2.5倍,性行为混乱(这在文化上是遭到反对的,但实际上是一种进化优势)的概率要多一半,而且他们更容易酗酒和药物成瘾。

任何一个狩猎-采集社会的安全运转,都需要社会成员紧密合作,并保持稳定的社会关系,寻求刺激的人太多是非常危险的,而且这些人极具破坏性。然而,在资源短缺或面对压力的情况下,这种特殊的变异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

7R基因的携带者不仅能更好地适应变化,也不会轻易受到惊吓。他们在做决定的时候很少感情用事,他人的负面情绪对他们的影响也很小。

对处于危险的陌生环境中的人而言,情绪波动小和强大的情绪忍耐力是非常宝贵的特质,因为在面临威胁时制订计划和解决复杂问题都需要这些特质。这种冒险基因型甚至可能有助于人们对抗压力、焦虑和抑郁

尽管只有一小部分人携带着此类基因,但这种喜欢冒险的特质能自我强化。如果7R变异在迁徙人群中的出现率稍微高一点点,那么,其出现在有限的基因池中的概率也会增加。流动性和灵活性一旦得到表达,就会不断增强。

最成功的游牧民将会发现新的食物来源和改善生活方式的可能性。最好的工具使用者和制造者将会受到激励,从而创造出新的工具,并开发出现有工具的新用法。这个反馈回路的支点是我们拥有的一个无与伦比的特质:强大的大脑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