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一财号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深度解读中国经济增长驱动力大转型(下)

2022-01-12 18:46:44

作者:刘元春    责编:张健

我们得出的一个基本判断是,在十四五期间,中国的R&D经费投入规模需要实施倍增计划,从2020年的24393亿元增长到2025年的49000元左右,五年期间的R&D经费投入增加规模应为24500亿元左右。

十四五期间中国全面启动科技创新投入对经济增长支撑效应的具体途径与规模预测

针对中国已经全面进入高质量阶段的新发展格局而言,必须加快落实十四五期间“坚持创新在我国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的重大战略目标。这就意味着,必须研究的重大问题,科技创新投入投资究竟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支撑十四五期间中国的GDP增长目标,从而保证2021年至2035年期间中国GDP规模再翻一番的既定发展战略目标。换而言之,在中国以制造业为主的实体经济部门投资动力相对不足,以及在“房子不是用来炒的,是用来住的”核心思想指引下,导致房地产部门投资动力下滑等诸多方面条件的多重约束前提下,如何通过激发中国全方位的创新投入动投资力,来弥补和抵消中国经济新旧动能转化过程中形成的有效投资缺口,进而重塑和强化中国经济的内生型增长动力。

依据我们以上提出的理解创新投入对一国经济增长复杂影响效应的新理论框架,根据当前创新投入的内在结构性特征以及不同的承担主体,可以将科技创新投入对中国经济增长可能产生的有效支撑作用及其具体规模,归纳为如下不同形式的具体途径:

首先,从总体层面的“科技经费投入→GDP增长”渠道来看,2020年中国的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投入额为24393.1亿元,相比2019年的增速为10.2%。特别是在2016年至2019年期间,中国的R&D经费投入年均增长率为11.8%,增速高于美国(7.3%)、日本(0.7%)等科技强国。而中国2020年的R&D经费投入强度达到2.4%,已从2016年的世界第16位提升到2020年的第12位,接近OECD国家的平均水平。我们得出的一个基本判断是,在十四五期间,中国的R&D经费投入规模需要实施“倍增”计划,从2020年的24393亿元增长到2025年的49000元左右,五年期间的R&D经费投入增加规模应为24500亿元左右。

其次,从“基础研究投入→GDP增长”渠道来看,2020年中国的基础研究经费投入为1467亿元,比上年增长9.8%,与全国R&D经费投入规模的比重为6.01%。进入21世纪以来,全球主要发达国家将全面加大基础研究投入作为维持经济增长的核心基础。中国需要在十四五期间快速且有质量保证地提高自己的基础研究投入规模,特别是要强化政府和企业在基础研究投入方面的主体地位。我们得出的一个基本判断是,按照十四五规划的既定目标,到十四五末的基础研究经费投入与全国R&D经费投入规模的比重要达到8%,如果按照中国的R&D经费投入增速保持在12.5%水平,十四五末的基础研究经费投入规模应该达到3518亿元。因此,在十四五期间,中国政府和企业要在基础研究投入方面积极实施“倍增”计划,从2020年的1467亿元增长到2025年的3518元左右,五年期间基础研究投入的增加规模应为2040亿元左右。依据美国在基础研究方面的投入规模,在2020年就达到了7759亿元,因此,中国要尽快在基础研究投入方面先取得规模优势,再逐步取得质量优势。为此,在十五五末中国应该在基础研究投入规模方面必须实施追赶美国的发展计划,有必要尽快达到8000亿元左右的投入规模。对比来看,从“应用研究投入→GDP增长”渠道来看,2020年中国的应用研究经费2757亿元,增长10.4%。与此同时,试验发展经费20169亿元,增长10.2%。应用研究和试验发展经费所占比重分别为11.3%和82.7%。按照国际统计惯例,应用研究和试验发展可以统称为应用研究(Applied Research)。事实上,中国在应用研究投入方面存在难以忽略的结构性问题,主要表现在应用研究方面的投入相对不足,导致中国始终存在从基础研究到产业化转化方面的阻碍。因此,在十四五期间,一方面,中国要积极实施应用研究领域的“倍增”计划,将应用研究经费投入由2020年的22926亿元,提高到2025年的46000亿元,五年期间应用研究投入的增加规模应为23000亿元左右。另一方面,要主动调整应用研究投入结构,适当提高应用研究经费在总R&D经费支出中的比重,可由2020年的11.3%适度调整到2025年的25%左右。

最后,从“高等院校和政府所属科研机构R&D投入→GDP增长”渠道角度来看,2020年政府所属研究机构经费支出3408.8亿元,增长10.6%;高等学校经费支出1882.5亿元,增长4.8%。其中,政府所属研究机构和高等学校经费支出占全国R&D经费支出比重分别为14.0%和7.7%。由此,我们也可以得出的基本判断是,一方面,在十四五期间中国的R&D经费投入规模迫切需要实施“倍增”计划的前提下,政府所属研究机构经费支出由2020年的3408.8亿元增加到2025年的6800亿元,同期,高等学校经费支出由2020年的1882.5亿元提升到2025年的3800亿元左右。因此,五年期间高等院校和政府所属科研机构R&D投入的增加规模,应该分别为3400亿元和1900亿元总左右。客观事实是,为了尽快促进中国全面进入全球创新型国家的领先行列,需要通过加大针对重点领域、前瞻性领域的基础研究和应用基础研究;另一方面,中国高等院校在全球领先的原始创新、前沿研究和基础研究能力方面的自主能力不足,实质上与政府财政投入的相对不足密切相关。因此,必须从顶层设计层面加大对中国顶级高等院校基础研究的各种形式资助力度,尤其要激励中国的高等院校顶级人才聚焦最为前沿的科学探索领域的研究工作。为此,在十四五期间可以适度增加针对一流高等院校或一流学科的原始创新、前沿研究和基础研究方面的财政资助力度,可以在十四五期间针对高等院校和政府所属科研机构实施瞄准原始创新、前沿研究和基础研究领域的重点资助计划,力争主要依靠加大政府的财政投入,在十四五末促使高等院校和政府所属科研机构R&D投入的增加规模分别达到4500亿元和3000亿元总左右。对比来看,从“企业部门R&D投入→GDP增长”渠道角度来看,2020年中国企业部门的R&D经费支出为18673.8亿元,比上年增长10.4%。很显然,中国的企业部门已经是R&D经费投入的主体,2020年企业部门的R&D经费投入所占比重为76.6%。然而,中国企业部门既有的研发投入规模和结构模式,既与中国的科技自立自强和企业技术创新能力全面提升的内在需求不相匹配,也与提升产业链现代化水平和打造现代产业体系的内在需求不相匹配。由此,十四五期间,基于中国正在全面进入的创新驱动高质量发展阶段的基本事实,企业部门的R&D经费投入规模仍然有相当大的提升潜力空间,有必要实施针对企业部门特别是高端制造业部门的研发投入有效增长计划的必要性。为此,我们预测,十四五期间企业部门的R&D经费投入增速为平均12%的情形下,到2025年末企业部门的R&D经费投入规模达到32909.62亿元,五年期间增长14240亿元左右。

综合以上的分析,在初步假定中国不同类型创新活动或不同形式创新主体的研发投入对GDP可能产生的异质性乘数效应,可以得出的初步判断是:一,从总体层面来看,在十四五期间,中国的总研发投入对GDP可能带来的增加值规模可能达到39200亿元,对十四五起期间的GDP拉动效应年均可以达到0.8个百分点;二,从基础研究角度来看,在十四五期间,中国的基础研究投入对GDP可能带来的增加值规模可能达到2650-2990亿元,对十四五起期间的GDP拉动效应年均可以达到0.1个百分点;三,从应用研究角度来看,在十四五期间,中国的应用研究投入对GDP可能带来的增加值规模可能达到36800亿元,对十四五起期间的GDP拉动效应年均可以达到0.7个百分点。类似地,从高等院校及政府所属科研机构角度来看,在十四五期间,中国的高等院校及政府所属科研机构部门研究投入对GDP可能带来的增加值规模可能达到9750亿元,对十四五起期间的GDP拉动效应年均可以达到0.3个百分点。从企业角度来看,在十四五期间,中国的企业部门研究投入对GDP可能带来的增加值规模可能会达到24208亿元,对十四五起期间的GDP拉动效应年均可以达到0.5个百分点。

表1十四五时期中国研发投入对GDP拉动效应预测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

内容来源:CMF中国宏观经济分析与预测报告(2021-2022)——疫情反复与结构性调整冲击下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