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此刻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大咖录|美国紧缩 全球感冒,警惕新兴市场动荡风险

第一财经 2022-01-21 10:20:09

作者:航宇    责编:陈东达

美国通胀继续攀升,创近40年新高。市场对于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的预期进一步升温。美国紧缩是否将冲击亚洲和新兴经济体?如何影响中国?
大咖录|美国紧缩 全球感冒,警惕新兴市场动荡风险

美国通胀继续攀升,创近40年新高。市场对于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的预期进一步升温。美国紧缩是否将冲击亚洲和新兴经济体?如何影响中国?大行其道对话美银证券董事总经理、大中华首席经济学家及亚洲经济研究主管乔虹。

第一财经: 今年的全球宏观环境最重要的趋势之一就是美联储将会收紧货币政策,您是认为会滞后的,为什么您认为会滞后,以及您觉得会多大程度上偏离它本该有的轨迹?

乔虹: 基本上我们现在的观点是说美联储一定会需要进行加息,然后同时它加息的脚步可能滞后于通胀曲线,所意味的它本来应该加息的脚步,也就是说它即使进行紧缩的话,它紧缩的幅度和速度和时点上来看可能都不尽如意。

如果是这样子的结果的话,我们看到如果今年从3月份开始第一次加息,即使是每季度加一次一共加4次,明年再加4次,到2024年如果再加1-2次的话,也就是说从零一直调到2.25-2.5%左右的水平,仍然可能使得美国的金融状况慢慢紧缩,但并不是紧缩特别快,那么通胀的压力可能仍然会在一段时间之内持续。

第一财经: 那么通胀会不会发展到一个令市场觉得比较难以控制的情况?

乔虹: 目前我们看到通胀的情况,在美国现在的情况仍然是有一定的长期存在的可能性。很多人在之前曾经判断说,到底是一个转瞬即逝的这样一个通胀压力,还是说是一个结构性的长期会存在的。那么现在我们看来可能两者都有,而且这种结构性的因素逐渐地也在增加。

首先我们看到劳动力成本在逐渐上升,其次与它相对应的还有一个对于通胀的这样的一个预期,我们看到在逐渐强化,但是今年我们看到可能最高的点已经过了,那么包括食品还有原油的价格的最顶点,对通胀最大的压力的阶段已经过了,但是我们认为它仍然是一个缓步下行的过程,并不会说一下子就掉回2%以下。

第一财经: 我看到在贵行的全球宏观报告当中也提到今年的主要风险,如果通胀没有像预期的程度回落,就可能引发一个标准的政策驱动衰退,那么发生这种政策驱动衰退的风险,您觉得大不大?

乔虹: 政策驱动衰退的风险我觉得是在上升的,在政策不能及时地对于通胀和增长之间的均衡进行调节的时候,这样子风险会上升。大家还是不要忘了,从美国经济体的角度来讲,它的需求的强度仍然是在非常高的水平。那么所以现在我们说又红又热的这样的一个经济体,仍然并没有丧失它自己本身的这个内需的动能。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使这个政策开始往下砸,我们看到也并不会是很快就会变得满地狼藉,那么挑战可能是在于资本市场。

第一财经: 所以您觉得这个政策驱动衰退的风险,目前我们还是不需要太过于担心?

乔虹: 我们认为概率在增加,但并不是大的概率事件。

第一财经: 在上一次美国加息的周期当中,一些新兴市场就引发了动荡,其中有两个典型代表,一个是土耳其,一个是阿根廷。另外一些亚洲的国家,事实上货币也有不同程度的贬值,比如说印度和印尼,那么您觉得本轮美国这种收紧货币政策的周期是不是会引发新兴市场和亚洲市场的动荡呢?

乔虹: 我觉得这个概率也是在上升,但是好处是我觉得美国加息的这种倾向,或者说它的现在短期可能会做紧缩的动作已经为市场广大所接受,投资人已经早就已经意识到了。所以或多或少我觉得,你比如说看看土耳其的情况,那么已经在汇率上,在它的市场上,还有在它的各个方面已经开始体现,并不是说一定要等到美国加息的时候才会出现突然波澜壮阔的资本大退潮的情况,引起新兴市场的整个的外汇市场出现巨大的动荡。

但是我觉得目前来看确实是有这样的担心,就是因为整体的美国一旦感冒,所有的新兴市场跟着感冒吃药打喷嚏吃药的这种状态并没有改变。而且如果美国一旦进行更大规模的这种调整的时候,我们看到很多新兴市场自己的这种政策空间现在非常有限,那么也是通胀高企,同时自己基本上是财政和货币的政策的使用工具基本上用到极限。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虽然我们认为不见得今年一定会出现巨大的这种调整,就像上一轮一样,但是这种风险应该是值得人警戒的,特别是在大家自己本身的防御机制,本身财政和货币政策可能并不是有特别多支持的情况下,我觉得大家还是要小心新兴市场的情况。

第一财经: 从去年的情况已经可以看出,亚洲的分化是比较明显的,特别是如果反映在市场当中,那么去年一些亚洲市场表现的是特别好,比如说像越南和印度市场,那么但是也有一些亚洲市场就表现的相对来说比较的低迷。那么您觉得从今年的情况来看,今年亚洲经济的情况是不是还能支持一些市场继续表现的这么靓丽呢?

乔虹: 今年从亚洲经济体的整体的恢复情况来看,我们其实是对于东南亚也抱有很好的信心,对于澳大利亚,整个亚太这个角度上来看,觉得它应该也能比去年能做得更好一些。东亚来讲,我觉得主要是靠出口,那么都是去年其实是沾了出口的光。但是从国内,中国和日本是大国,内地经济主要可能还是在内需方面可能要更加一把劲。

那么现在来看的情况,我觉得经济可能主要是在疫情之后逐渐地恢复,这一点上,我觉得它的不确定性并不是特别大,但是资本市场还是有它自己的节奏,那么比如说现在大家对于各种事情的担心,无论是国际地缘政治或者是对于疫情等等,可能和经济不是完全相关的事情,但是也仍然会影响到短期估值的表现。

印度和越南就像你说的,去年其实经济并不是表现的非常好,其实严重逊于我们年初给它们的预期的水平,受到德尔塔毒株的影响也会比较大,但是它的股市表现就会比较好。所以这个也很难说这两个一定会是同步的一个表现,今年经济好了是不是股市能更好,我觉得也不一定如此,可能还要看流动性和政策等多个方面。

第一财经: 另外对于中国来说的话,您认为宏观政策的重点将转向稳定需求,政策宽松空间充裕,因此我们看到中国和美国在今年的货币政策的分歧会加大,您觉得这会多大程度上影响中国?

乔虹: 我觉得首先我们看到全球其实除了美国以外,欧洲还有主要的新兴市场经济体,其实在去年都经历了一个比较大的供应链、供给侧的冲击,那么主要也是因为疫情的一个影响,所以使得它们在短期来说,即使有各种政策去支持,需求相对来说比较稳定,但是因为供给突然垮下去,所以一下子对经济有很大的影响,经济不好,然后同时通胀的压力也在上升,但是中国我们看是完全相反的,我们的供给的方面保持的一向是比较平稳,就算去年出现了拉闸限电等等短暂的一些现象,整体来说也是一个比较平稳的节奏。

但是中国这边的压力就在于说,其实从下半年以来,我们看到金融状况比较紧缩,信贷也比较紧的情况下,所以希望在短期之内能看到更多的这样一些政策的出台,能够稳住需求,那么稳住需求是中国今年的一个主要的我觉得宏观目标,那么如果说能够稳住这边的需求的话,那么我们的政策其实还有很多的空间,你比如说财政、货币、信贷,然后房地产政策,多个政策都还可以发力。

那么如果说我们主要是为了放松来企稳,美国主要是为了及时加息,能够抑制它的通胀的压力,这两方面中美两方面的政策的背离会更加明显。在汇率上反映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呢?就是说如果你只预期一个国家的中央银行,它可能会相对于另一个国家的中央银行,它的政策会变得更加紧的话,这个国家的货币就会升值,反之就会贬值。

也就是说如果美联储越来越紧,人民银行这边的政策可能我们预期会进一步放松的话,那么人民币可能有一定的相对美元的贬值压力,在目前的高位,其实贬一点也不是个坏事,所以到年底我们的外汇分析师预测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会达到6.6,那么并不是贬太多,但是可能市场会一定程度上的因为政策的背离,而需要在未来的汇率的预期上有一定的反应。

第一财经: 所以您觉得主要是在汇率市场上反应,在经济上会有一些反应吗?

乔虹: 在经济上最重要的反应,如果美国能够抑制它的通胀的压力的话,能够尽量把现在的周期能够拉长,那么它能够使得它的需求能够比较稳的软着陆的话,对我们来说是个好事。对于我们来说,我们如果要是稳需求能够比较成功的话,那么我们也能够在一季度和二季度,尤其是基数特别高的这种情况下,去年的基数非常高的情况下,我们也能够不会交出一个不太好看的这样的一个成绩单,这两边我觉得都是一个好事,那么经济的企稳,宏观的波动性的减少,其实都是有利于资本市场的。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