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一财号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教培行业:不要乱了方寸

第一财经 2022-01-25 16:09:45

作者:吕峰    责编:张健

站在整体教育商业的角度看,2021年的巨变是一个好消息。它已经让很多胡来的离开了,那么,剩下的是时候彻底反思并重新校对基于教育本质的价值观和行为方式。惟其如此,教育会因为教培行业而全面,否则,总是以“受害者”的姿态博得点同情,本质上完全没有长进。

在经历了2021年的巨大打击后,教培行业中的企业们知道必须要调整才能活下来。接下来的问题是,怎么调整?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企业们还真的是各显神通。据上海证券报:有公司已经准备通过并购进军电动汽车领域;有公司已经做好了进军消费领域的准备;甚至还有公司进行了一系列眼花缭乱的操作,成立了一大堆公司业务覆盖从软件开发到化肥销售等等。原以为会沉静一段时间的教培公司们,用它们充满想象力的动作始终吸引着市场的注意力。

饶有兴趣地去浏览了几家知名教培公司的网站,诸如“全人教育”、“以学生全面成长为核心”、“在线教育科技领先者”等词句扑面而来,那种对教育的情怀经由规范的商业包装让人不禁心潮澎湃。然而,再回到今天的现实,看他们现在正在做的选择和即将进入的赛道,不由得有些恍惚。

可以理解,他们的日子的确是很不好过,从最近开始陆续披露的财报能够感觉到。但是,这能够成为如此选择的理由吗?看看那些策略,不难知道:那可不是简单的调整,而是赛道的彻底改变,就好像一个玩麻将的突然要挤到德州扑克的牌桌上。或者我们可以这样想,那些公司首页上对客户或最终消费者的信誓旦旦,只是来自投资人的要求,抑或是用华丽的文字来取悦消费者,总之,不是真的。即便如此,怎么就会乱了方寸?

照理说,愿景和使命是企业的定海神针基于社会需要,为社会提供价值,那么,企业就有了存续的最坚定的理由。具体的产品形式本来就应该随着环境的要求而调整和变化的,即使有些变化是断崖式的,就好像手机在迭代中已经有很大的变化,就好像曾经有一种产品叫传呼机。愿景和使命是企业的内涵,至于产品和服务,只是一种与需要相匹配的、阶段性手段。这里有个前提,那就是企业的愿景和使命不是用来忽悠的装潢,它必须来自于企业家内心的执着,而这个执着一定是与社会价值牢牢绑定的;它绝不是由外部市场机会驱动,那样产生的豪言壮语只是投机主义的注脚而已。

照理说,成熟的企业家应该保有定力,那是一种源自内心的清醒认知。太平天国失败后,著名将领李秀成在其《自述》中总结了天朝“十误”。其中第八误就是所谓“封王太多”,而且李秀成认为这是“大误”。有史料记载,早期的太平天国只有五个王,而到后期,太平天国封王达到2700多,这也算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奇迹吧。之所以会有这样一个状况,根本原因是太平天国后期内忧外患,洪秀全已经失去了对局面的判断,除了猜疑和相互牵制的因素外,他是希望通过一种近乎疯狂的加官进爵的方法来团结队伍。这样一来,组织内的职务就迅速贬值,组织成员不再在乎轻松得到的组织荣誉,甚至更加蔑视组织内的职务。洪秀全在变化面前乱了方寸,慌不择路地采取一些饮鸩止渴的做法,其实加速了组织的衰亡。领导者必须要十分清楚组织在过去赖以成功的因素,组织在今天赖以存在的因素,组织在未来赖以成长的因素。清醒的领导者至少知道自己不应该做什么。这是战略的本质

照理说,上市,是为了更好的发展,是为了以更充沛的资源更好地将孩子们全面成长的己任做的更完善。得到社会认可和资本追捧,由此产生的商业利益可以用来强化教培行业从业者的内在动机,不应该成为一种奖赏而干扰人们已有的神圣感。否则,这样的奖赏早晚会成为一种惩罚,代价就是迷失了方向。原本从工作可以得到的成就感、参与感、自豪感等被估值、奖金等取代,不是很可惜吗?

最后,想给那些乱了方寸的教培行业管理者几点建议:

重新审视企业的使命:我们为什么从事教育培训行业?我们曾经做的工作对这个社会有什么价值?我们是否真的为学生们的全面成长做了应该的事情?在新的条件下,为了实现使命应该采取怎样的方式?毫无疑问,战术手段需要重新设计,但是必须要从盈利的惯性列车上下来。教育,若果真的是为了孩子,就要彻底摈弃盈利导向,这种摈弃是自上而下骨子里的;

领导者稳定的心态来源于对变化本身的认识。“万变不离其宗”这个成语出自《荀子》“千举万变,其道一也”和《庄子》“不离于宗,谓之天人”,它说明我们面对的事物虽然在形式上有各种各样的变化,但其本质是一样的,是相对不变的,是领导者必须要在变局中找到的关键因素。“一切为了孩子”就是这个关键要素。虽然角度可能不同,但若目的都是这个,那就不必大惊小怪。领导者内心稳了,企业才可能稳下来。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非常流行的企业再造思想,就是通过彻底的颠覆式的对流程反思和重新架构,从而打破已经形成的内在官僚。当然,那样的调整是企业自发的,今天,教培行业发生的变革主要是来自外部的压力。但不管怎样,商业模式的再设计和产品服务的创新由此来推动,未必是一件坏事。

最后,大可不必乱了方寸。站在整体教育商业的角度看,2021年的巨变是一个好消息。它已经让很多胡来的离开了,那么,剩下的是时候彻底反思并重新校对基于教育本质的价值观和行为方式。惟其如此,教育会因为教培行业而全面,否则,总是以“受害者”的姿态博得点同情,本质上完全没有长进。

关于作者 | 吕峰:南开大学现代管理研究所所长,南开大学商学院副教授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