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评论
  • 从数字看发展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疫情后北欧出生率大涨,经济与生育的关系其实很复杂

第一财经 2022-02-10 19:59:44 听新闻

作者:钱小岩    责编:杨志

在2021年第二季度的“婴儿潮”后,冰岛一直在努力增加产科的病床数。

一般经验表明,随着经济社会水平的发展,生育率就会随之下降,如发达国家的生育率一般会低于发展中国家。

但是,考察经济和社会都高度发达的北欧国家可以发现,其实两者的关系并没有那么简单。以2021年数据为例,北欧国家的生育率几乎都超出了欧洲的平均水平。

新冠疫情暴发后,几乎所有国家经济都在下滑,大多数发达国家的新生儿数量大幅下降,如在2020年,美国的生育率达到历史最低,法国在当年出生的人口数量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少的。

不过,北欧国家却一枝独秀,出生人口不降反升。其中冰岛的例子最为显著:2021年第二季度,冰岛出生人数比常年平均高出16.5%;芬兰和挪威出生率也分别增长了7%和5%;瑞典虽然只增长了1%,但其生育率已经冠居欧洲。

冰岛经济下滑,出生率提升

疫情期间,冰岛医院的床位不够了。不过和大家想象的不一样,急需床位的不是新冠肺炎的患者,而是即将生产的孕妇。

在2021年第二季度的“婴儿潮”后,冰岛一直在努力增加产科的病床数。

为此,冰岛不得不从德国、波兰,甚至远到澳大利亚招募助产士,不过人手还是不敷使用,最终只能将已经退休甚至70多岁高龄的助产士召回应急。

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最大医院Landspítali的首席助产士赫雷达尔斯多蒂尔(Thomsen Hreiðarsdóttir)表示,根据产前检查的数量估算, 2021年整年,冰岛的出生率大概提高了9%。

冰岛官方尚未公布2021年出生人口的统计数据,但是冰岛学者预计,将超过5000人,有望打破纪录。值得注意的是,冰岛上一次出生人口超过5000人是在2009年,当时冰岛正处于2008~2011年的金融危机之中。2008年1月至9月,冰岛货币克朗对欧元下跌了超过35%。

为何冰岛两次“婴儿潮”与经济下滑重合?在冰岛,父母共有12个月带薪假,休假期间可以拿到原有收入的80%,最高可达约2.8万元人民币的金额。

冰岛国家统计小组人口问题负责人卡尔森表示,他在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前生了个孩子。他表示,这实际上对他们家度过金融危机很有帮助。不少人表示,如果不是疫情,现在很多婴儿可能根本不会出生。

生活在挪威的华人学者,同样也是母亲的张女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北欧“婴儿潮”的主因是北欧国家有社会福利兜底,疫情并没有造成太大的不确定性;同时因为疫情导致在家办公,属于个人的时间增多,这些都有利于提高生育率。

瑞典生育率的W走势

北欧的生育率具有一定的风向标作用。

瑞典是北欧五国中相当具有代表性的国家,国土面积和人口均居于首位,在文化上对其他国家也具有相当的辐射效应。

近几十年来,瑞典的生育率呈现“W 型”起伏波动,两度下跌,但又两度回升。2021年,瑞典生育率为1.84,和法国并列欧洲第一。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欧美国家都出现过一波“婴儿潮”,然而,北欧却没有。北欧在欧洲最早面临低生育率的困局。瑞典在1968年总和生育率跌破了2.1世代更替线,而同期整个欧洲的总和生育率还维持在2.5左右。

从20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中期,瑞典生育率一直在下滑,但随着经济发展强劲和鼓励生育政策的执行,多年的下滑趋势被扭转,生育率快速抬升,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达到了顶点。

此后,瑞典的生育率再度下降,瑞典学者对此的解释是上世纪90年代,经济开始走下坡,年轻人在劳动力市场上立足面临到了更大的困难,更多的人选择接受高等教育由此推迟了生育。以后随着经济好转和鼓励生育政策的加大,生育率再度攀升。

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杨舸表示,北欧国家之所以成为生育的“优等生”,首先,政府主导的福利政策体系不仅普惠国民,而且足够慷慨;其次,在于深入人心的中立性别观念在生育和养育环节得到了体现。此外,还在于政府利用各种方式给予保育支持,推动女性平衡职业与家庭。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